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三十七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三十七章

橫濱摩天輪的對麵,位於二十樓的橫濱的貓咪咖啡廳。

麻生秋也與蘭堂在看夜景。

相比起受到貓咪歡迎,膝蓋上、大腿上肩膀上長滿了貓的麻生秋也,蘭堂的反應冷冷清清,與咖啡館的一隻高傲冷漠、趴在貓窩裡的布偶貓如出一轍。

麻生秋也聽見蘭堂打了第二個噴嚏,不由遞上餐巾紙。

蘭堂捂住鼻子:“秋也,貓的味道太重了。”

貓咪咖啡廳養了近二十隻貓,衛生管理得極佳,室內通風,地板光潔,奈何這裡有一個五感極為敏銳的法國人,一進入貓咪咖啡廳,蘭堂就倍感不妙,感覺自己被許多隻貓的氣味包圍了,裡麵夾雜著貓砂盆裡若有若無的臭味。

這味道……他承受不住。

“對不起,蘭堂。”麻生秋也雙手合十,對戀人道歉,自己擅作主張訂了位置。

“沒關係。”蘭堂不敢去碰咖啡杯,擔心飄進貓毛。

“我想和蘭堂聊一些有關的話題,結果變成這樣,有點失敗。”麻生秋也起身,找來經營咖啡廳的小女生老板,付賬讓在外麵玩耍的貓全部回籠子裡。

貓咪們對麻生秋也的好感度-10。

最後,貓咪咖啡廳就留下一隻二十斤重的海豹雙色布偶貓。

麻生秋也把它單獨地抱住,不顧它想開溜,坐回了落地窗旁邊的座位上。

蘭堂的呼吸總算緩過來,好奇地摸了摸這隻符合審美的漂亮貓,“秋也想說什麼?”

布偶貓看似高冷,掙紮幾下就妥協了,甩了甩尾巴。

它躺在麻生秋也的雙臂之間。

湛藍的眸子,目光就像是俯視人類的貓主子。

麻生秋也撓著它的下巴,“啊咧,這個嘛……我上次不是碰見了一隻小貓咪嗎?”蘭堂點了點頭,當作那不是人:“說吧,它長得好看嗎?”

一聽蘭堂這麼問,麻生秋也汗顏:“那隻貓咪長得很可愛,最近失去了父母,獨自在橫濱流浪,它有著綠眼睛,毛皮漆黑鮮亮,但是沾染上了塵土,喜歡到處亂跑,總而言之是一隻非常聰明活潑的小貓咪。”

蘭堂給了他一個眼神,繼續說下去。

麻生秋也舉起手裡的布偶貓,試圖和貓一起出賣顏值,“我和那隻貓咪打了個賭,要是它能自食其力兩個月,不依賴任何人,我就答應給它找飼主……或者是……”

蘭堂了然地接話道:“收養它?”

麻生秋也尷尬。

打完賭,他就突然想起自己忘記和蘭堂商量了,有不尊重對方的嫌疑。

這個家不是麻生秋也一人的。

“黑發,綠眼睛。”蘭堂若有所思地看著秋也,自己的眼睛是金綠色,秋也是雙黑的發眸色,溫吞地說道,“是混血還是日本的品種?”

“日本的。”怕他誤會,麻生秋也連忙解釋道,“它是個活在陽光下的貓咪,容易學壞,我不想把它拉入陰影,但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總得和你說一聲。”

蘭堂說道:“隨你。”

麻生秋也以為自己聽錯了,眨巴眼睛,“蘭堂同意了?”

蘭堂優雅地指向麻生秋也懷裡撒嬌的布偶貓,冷淡地說道:“彆長這個樣就行。”

布偶貓:“喵——”

麻生秋也一時半會沒領悟男朋友的意思。

蘭堂看他關鍵時候犯傻,側過頭,假裝去看橫濱夜晚的城景。

“我不喜歡長得好看,又是藍眼睛的貓。”

“……”

麻生秋也呆滯。

他覺得自己抱錯了貓,牽連到另一隻橘貓,崽啊,爸爸對不起你!

麻生秋也垂死掙紮一下:“蘭堂,藍眼睛也很好看啊,像大海一樣的顏色。”

蘭堂倏然回頭,震驚地脫口而出。

“你在外麵養了幾隻貓?!”

以上。

話題被迫終結。

麻生秋也放走了被擼得很舒服,戀戀不舍的布偶貓,兩人的臉色冷靜,仿佛忘記了剛才焦灼的氣氛。麻生秋也拉過椅子,坐到了蘭堂的身邊,想握住對方的手,蘭堂涼涼地回答:“摸過貓的手不要來弄臟我的手套。”

麻生秋也情商極高地笑道:“我給你重新買雙新的手套,讓我牽一下,我愛你啊。”

蘭堂輕哼一聲,尖銳的脾氣軟化下來。

繁華的夜景之中,摩天輪的燈光最吸引人,倒映在兩人的眼底。

一切都是這麼美。

黑暗隱藏了繁華之下的罪惡和混亂。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