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三十九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三十九章

江戶川亂步焦頭爛額地完成了要求。

幸好他丟的信件不多。

也幸好,他對每一封丟的信件有印象,沒有刪除多餘的記憶。

江戶川亂步的上級在辦公室裡再次見到黑發少年,黑發少年的皮膚上全是汗水,夾雜著類似於從垃圾堆裡跑出來的臭味。即便是這般的狼狽,對方穿著皺巴巴的郵遞員工裝,頭上的帽子也遮不住那雙宛如驕陽般自信的翠綠眼眸。

這是一個非常獨特的少年,接觸得越深,越能發現江戶川亂步的“與眾不同”。

他的上級想到近期發生在對方身上的事,胃疼了一秒。

丟信件是最嚴重的。

這個小鬼管不住嘴,喜歡到處亂說話,把不知道哪裡偷聽來的消息說得沸沸揚揚。

“這次就算了。”悠閒的編製人員放下手裡的晨報,回答道,“下次再犯錯,無論我多想包庇你,你也必須離開橫濱市郵政局了。”

“我去送信啦!”江戶川亂步左耳進,右耳出,得到答案就蹦出去了。

目無尊長!

可恥的有……那麼一點可愛。

他的上級翻了個白眼,要不是小鬼長得好,換個人,他早就大發雷霆的嗬斥。

橫濱市的彆墅區。

待在住所的卡特琳站在陽台上,舒展身體,與那些勞累的社畜們不同,她在做瑜伽,家族的金錢支撐著她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說來比較愚蠢,二十六歲的卡特琳本身毫無特殊力量,她卻堅信自己有潛藏的異能力,隻是尚未覺醒而已。

她經常遊走在危險的地帶,尋找刺激自己的機會。

毫無由來的直覺,如此堅信。

這些年,她在收集各種異能力覺醒的資料,豔羨地看著那些一躍而成為天之驕子的人,哪怕被真正的異能力者恥笑也在所不惜。

看到最後,卡特琳心酸了,因為異能力者的特質非常鮮明,異於常人。

——沒有一個是徹頭徹尾的普通人。

或是信念,或是理想,或是心智手段,上帝仿佛把閃光點全給了異能力者,留給普通人就剩下稀薄的光芒,一萬人裡也難出一個天才。幸好異能者們是上帝的寵兒,很少去勞心勞力追求權利,這個社會的金字塔上層才沒有被異能力者霸占。

“外麵是郵差嗎?”卡特琳呼吸著清晨的空氣,懶洋洋地看向外麵。

而後,她的目光一盯,視力不錯地看清楚了騎自行車到門口的郵差少年,對方的黑發在帽子下亂翹,低頭在掏包裡的信件,準備投入外麵的收信箱。

卡特琳的內心發出尖叫聲,感到了無與倫比的緣分。

是他!

是那個求包養的小可愛!

是丘比特的金箭射中了她的心臟,讓她在日本碰到了貓係少年!雖然對方的年齡小,僅十三歲,但是姐弟之間培養幾年感情不就好了嗎?

卡特琳不再猶豫,撥通管家的電話,果斷地說道:“派人給我寄信!”

你我本無緣,全靠姐姐我有錢!

江戶川亂步稍稍抬頭,在略微刺眼的陽光下瞥過彆墅風格,“法國人的居所啊。”

大叔的男朋友就是法國人,就是不知道具體的性格。

“嘻嘻。”江戶川亂步翻找出下一封信件,看到是擂缽街的地址,不意外地說道,“不枉我在這麼多信件裡搶到了這封信。”

事實上,寄往擂缽街的信件是最沒有人願意接的。

那裡混亂、貧窮,是無家可歸的流浪漢的聚集地,僅次於橫濱市另一邊更有名的貧民窟,繼而令橫濱市的市民們覺得正經人家的孩子要遠離擂缽街。

“擂缽街……”

江戶川亂步跨上車,躍躍欲試地去認識一下大叔養在外麵的兒子。

擂缽街是在橫濱租界的舊址上重建的,地圖上還未更新,保留著過去的地址。它是橫濱市最大的“傷疤”,用直升飛機拍攝就能看見,擂缽街宛如一個通往地獄的漏鬥狀焦黑坑洞,巨大的近圓形深坑能震撼初見之人。

江戶川亂步也不例外。

他睜大了一雙眼睛,把鄉下人進城的震撼感和新鮮感表達得完美,可是他的腦海裡想的事情是其他人永遠無法企及的。他在根據舊址的圖片和地理信息,複原擂缽街誕生之前的原貌,並且無數條人命以數據的形式在他的腦海裡飛快增長。

形成之際,有多少人喪命,有多少建築物毀於一旦,極致的力量是如此狂暴!

慢半拍,江戶川亂步吐露出了驚呼:“哇!”

比得上一場戰爭的傷亡率。

看得仔細了,江戶川亂步變得迷糊起來,抓了抓黑發,“是什麼政府研究的秘密武器導致的嗎?一瞬間的爆發力摧毀了周邊的一切,大人們玩得太危險了吧。”

正所謂我們沒有敗在其他國家手裡,而是自己殺光了自己人?

江戶川亂步悟了。

他的自行車騎不進去,停放在擂缽街旁邊,背著包,踩著坑坑窪窪的樓梯走進去。

江戶川亂步離開不久之後,自行車就遭到了擂缽街孤兒的偷竊。

小孩子有小孩子的優勢,不用和大人比臉皮。

“這是我們的!”

“走開,不許搶我們的東西!”

“我們快點運走,賣個好價錢,擂缽街裡都沒有人騎自行車。”

“鎖有點麻煩……”

在乒呤乓啷的砸鎖聲結束後,幾個孤兒就拖走了自行車。

江戶川亂步的腳踏在擂缽街的土地上,有一點小心翼翼,就像是怕被想象出來的黑色火焰燒焦鞋底,又像是怕踩到了死在這裡的人。

他的目光所視之遠,追溯到了兩年前的過去,對這裡的人略帶幾分好奇。

另一邊,九歲的中原中也跳過重重阻礙,遊走在擂缽街搭建的房屋過道之間,男孩如同一抹跳動的橘色火焰,生命力旺盛,天生的身體素質極高,大人們很難跳上去的房屋,他一躍而上,手腳並用,靈巧得令追逐在身後的同齡人們羨慕。

“中也的速度太快了。”

“呼——追不上,我認輸,我們要輸給中也一頓飯啦!”

“是誰說讓我們比賽的啊!”

“哈哈!”

一群十歲左右的小孩子們打打鬨鬨,生活貧窮,但是衣服卻洗得乾淨發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