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四十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四十章

中午12點整。

港口黑手黨本部,麻生秋也抬手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時間。

“OK,午休倒計時。”

擺在他桌子上的是各種金融投資方麵的資料,略顯古老的台式機亮著屏幕,是宛若心電圖般起起伏伏的股票頁麵。某種意義上,這些確實是股民們的“心電圖”,因為一不小心就能讓你心肌梗塞到原地暴斃。

拋開了工作,麻生秋也推門出去,前往食堂吃飯,邊吃邊玩手機。

他名義上是西田乾部的人,但是工作的成果涉及大額的資金流動,容易暴露港口黑手黨內部的情報,他向來是直接對首領稟報,算是掛在乾部這邊的首領直隸人員。這麼一來,五大乾部之一的西田乾部並不會親近他,還會懷疑他是首領的監督者。

麻生秋也對此不做解釋。

站隊很重要,作為牆頭草,他奉信的是誰當首領站誰的隊伍。

“喲,這不是麻生君嗎?又在玩手機?”麻生秋也聽到聲音,迅速站起身,凡是能直接和他打招呼,還用這種口吻的,彆管三七二十一,肯定比自己地位高。

果不其然,麻生秋也看見了在港口黑手黨內部的另一位大佐乾部,對方的名聲很大,性格也很受到下屬的愛戴,非要形容就類似於文野後期的乾部中原中也。大佐的態度相當的平易近人,坐到了他附近的位置上,現在是用餐高峰期,他這麼做也不奇怪,說到底就是對最近踏入高層的麻生秋也認認臉。

放在一年前,麻生秋也與大佐乾部的接觸距離,向來在十米開外。

“大佐乾部。”

“彆那麼客套,你又不是我的直屬部下,把我當同僚就可以了。”

大佐讓自己的部下去打飯菜。

男人的手臂放在桌子邊緣,肩膀上搭著黑西裝外套,襯衫領口解開了兩個扣子。日本的夏天可不怎麼涼爽,外出進入食堂,他一身黑西裝也是熱得夠嗆。除了未來不怕長痱子的太宰治,就算是異能力者在大太陽底下也會中暑的啊。

“大佐先生,您怎麼來這裡吃飯了?”麻生秋也坐了回去,給足了對方麵子。

“主要是離得近啊。”大佐乾部無奈地說道,“回來後不想等,也不想出去吃,聽說你不是在投資什麼產業嗎?什麼時候考慮增加一下橫濱市飯店的配送服務?”

麻生秋也認真思考,回答道:“人力成本過高,不過中高端飯店可以考慮。”

大佐乾部失笑:“你還真的這麼嚴肅考慮啊。”

待大佐乾部的飯菜到了,麻生秋也遵守日本的職場規則,等上位者先開始吃飯,再自己隨便用餐,完全不想因為小事而被迫得罪一位乾部。

麻生秋也把手機塞了回去:“衣食住行,哪一樣得人心,哪一樣就賺錢。”

大佐乾部點頭稱讚道:“不愧是賺錢的高手。”

麻生秋也弄不清楚他的意圖,莫非是投資和炒股想要插一手?

大佐乾部壓低聲音:“就是你想的那樣,有穩賺不賠的好生意,不妨來找我,想必首領大人也不介意添加一點投資成本。”

沒有人嫌錢多,黑手黨高層開銷大,什麼彆墅、美酒、豪車樣樣不缺,要是再養幾個情人,那更加缺錢了。如果有人不在乎這些,那他們所圖的就比金錢更大。

麻生秋也放下心。

大佐乾部夾起一塊炭烤秋刀魚,無視餐廳裡下降幾個度的說話聲。

“麻生君,提前預祝你成為乾部後補了。”

“!!!”

麻生秋也猝不及防地被他揭露這件事,瞳孔縮小,本能地去關注其他人的態度。

餐廳裡吃飯的人全部臉色微變。

想必一天之內,港口黑手黨裡大部分人會知道這個消息。

大佐乾部平靜地說道:“彆怪我沒提醒你,這是首領的意思。”

麻生秋也蹙眉:“大佐先生,您又何必在餐廳裡說出來,我還不是候補。”

大佐乾部放開胃口吃飯,含糊其辭道:“你是真傻還是裝傻啊,五大乾部本來就缺了兩個人,小紅葉鎖定了一個位置,你要是當上乾部候補,相當於你離乾部臨門一腳,這意義可就不一樣了,你賺錢歸賺錢,總得想辦法讓其他人服氣。”

麻生秋也發呆,飯菜不香了。

港黑首領創建港口黑手黨至今,五大乾部的席位換了許多個人,目前剩下大佐乾部、西田乾部、八木下乾部,全部是能打的異能力者。大佐算是裡麵的常青樹,非異能力者想要坐穩這個位置,幾乎是天方夜譚。

大佐乾部對他開朗一笑:“比如我,我對你有可能上位也是不服氣的。”

麻生秋也無力,真有敵意就不會特彆說出來了。

“大佐先生,您給我留點麵子吧。”

“哈哈,沒辦法,你實在太不能打了,未來總不能住在港黑本部吧。”

用完餐,大佐乾部對他拍了拍肩,以示鼓勵,留下他造成的壓力就輕鬆地走了。

他的話有一部分來自於首領的意思,有一部分是自己的態度。

不想死,彆坐上這個位置。

坐上了,那就努力提高自己,拿命來坐穩準乾部的席位吧!

感受到四周細微的敵意,麻生秋也頭皮發麻,心底發悚,港口黑手黨再怎麼說是黑道組織啊,裡麵喜歡用槍的人比喜歡用腦子的人多。麻生秋也咬著筷子心想:“等我什麼時候賺到了十億美金,找首領大人換一個獎勵吧。”

如果他是單身狀態,苟在港黑本部的宿舍裡倒也無妨。

然而他有老婆和兒子啊!!!

麻生秋也坐在橫濱“黑夜”的巢穴裡,深深地思念著活在光明下的兩個人。

【蘭堂在外麵當詩人。】

【中也應該玩瘋了,最近不用做作業。】

第三個小小的、委屈的身影從他的腦海裡冒出來,好似在打滾的黑貓。

【……】

【亂步能安分兩個月,我就謝天謝地了。】

麻生秋也忽略心底的一絲不安,橫豎有夏目漱石在外麵看守,用不著自己擔心。

大概……吧?

等找到福澤諭吉,他就能給亂步安排一個長期飯票了。

麻生秋也把餐盤送還回去,得到食堂的人友善地笑意:“麻生先生總是這麼客氣,完全可以放在餐桌上讓我們來收拾。”他不去解釋什麼,保持自己在上輩子培養下的良好修養,心不在焉地走向自己的辦公室,期間碰到了不少打招呼的同僚。

他的名聲要在港口黑手黨更上一層樓了,要麼烈火烹燒,要麼以普通人的身份爭出一條出路,在黑道組織裡把其他異能力者們壓在腳底下。

麻生秋也開始探聽黑市上的消息,企圖找到福澤諭吉當保鏢的線索。

他卻不知道自己的貓咪後院麵臨失火。

“喂!”中原中也跑到起身離開的江戶川亂步的前麵,雙手張開,用身體企圖擋住這名不知來曆的郵差,“不要走,把你剛才說的講清楚!”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