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四十二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四十二章

謀劃三年,隱瞞兩年的秘密就這麼公開了大半。

在麻生秋也長達六年的穿越人生裡,除了第一年的不知所措,之後的五年,他以編劇和導演的雙重身份活著,編織出一個虜獲阿蒂爾·蘭波的愛情蛛網。

如今,獵人與獵物的角色不複存在。

他愛上蘭堂,隻希望這場美夢持續得久一點,待對方夢醒能記住更多。

他賭的是六年後沉澱的感情。

而不是現在的!

若是由於亂步的多嘴而翻車了,使得劇情出現大幅度偏差,他死不瞑目啊!

麻生秋也心中沉甸甸的,不吝嗇用最糟糕的方向去推斷結果。中也具有誕生前的記憶,所以中也知道自己不是人類,不可能有人類的父母,即使存在這類特殊的人,那也不該是一個普通人能頂替得上的位置,畢竟中也出現的地址是軍事基地。

麻生秋也是黑手黨,橫濱租界爆炸之際年僅二十歲,沒有軍隊和政府的背景,展現給中也看的溫和那一麵,太普通,太年輕了!

早知道……他應該在中也麵前裝逼?

為時已晚。

要不要殺貓祭天?

他看向江戶川亂步的目光陰沉,江戶川亂步不敢再拿他的西裝褲擦臉,“大叔!我不會害死你兒子的!那隻橘色的貓咪什麼都不知道,笨笨的,我跑到他麵前,一見麵就知道他在找父母,給他取名的父親不就是你嘛——”江戶川亂步以跳躍性極強的說話邏輯,嘰裡呱啦地“複述”了一遍自己碰瓷中原中也的過程。

聽完了亂步手舞足蹈地描述,誤會的事實遠比想象中好,麻生秋也愣住。

麻生秋也不敢置信這隻頑皮的黑貓沒坑死自己?

“你確定你說的是‘現任父親’?”

“對啊!”

江戶川亂步抓住了自己和大叔和好的關鍵,眼巴巴地盯著大叔。

江戶川亂步嘟噥道:“我以為橘色的貓咪是你男朋友和前任女朋友生的,父親和母親沒有跟我說過男人之間也可以生孩子,而且生得出這麼大的一隻。”

兩隻小貓之間的交流出現了性彆認知錯誤。

亂步判斷蘭堂是男性,魏爾倫是女性,兩人之間很早有了兒子中也。

中也誤會了,判斷蘭堂是的女性,魏爾倫是男性。因為蘭堂與麻生秋也在一起,所以這位他不知道真名的“媽媽”甩掉了前任男朋友,組成了一個新的家庭。

這麼一來,麻生秋也成為了中原中也名義上的現任父親。

邏輯上合乎道理。

麻生秋也踱步,揉著作痛的額角,理清楚令人頭禿的亂步式的話語。

“還有挽回的餘地。”

魏爾倫,麻煩你變成女人吧!

聽著海水的浪潮聲,麻生秋也冷靜道:“亂步,你和我一起去見中也,增加可信度。”

江戶川亂步看向倒在地上的自行車,委屈湧上來,“不要!”

麻生秋也瞪向亂步。

江戶川亂步兩眼淚汪汪:“我屁股疼。”

麻生秋也:“……”

麻生秋也走上前幾步,扶起自行車,抖落沙子,鏈條沒有摔壞。

橫濱郵政局給予的自行車是老款,在他上輩子的年代已經不流行了,略像老爺爺車,車身的中間有一條橫杠,適合帶人坐上來。

“過來。”麻生秋也對他招呼,江戶川亂步不動,被揍得有一點心理陰影。

“不會再打你屁股的。”他的怒氣消散,勾起無奈的笑。

“我帶你過去。”

解決得完美,問題一筆勾銷。

那條他們追逐戰的路上,三花貓邁不動奔跑的步伐,精疲力儘,換成小碎步行走。

【亂步,體諒一下年紀大的人吧,我跑不贏你們。】

作為一隻貓,它太難了。

三花貓的目光看向自己預測的方向,忽然精神抖擻,看見了熟悉的自行車!

向來乘坐轎車回家、資產一天比一天多的麻生秋也騎著一輛自行車,自行車的單杠上坐著一個江戶川亂步。黑發青年脫掉了顯眼的高檔西裝外套,頭上扣著一頂從亂步身上摘下的郵差帽,有意擋住給人印象深刻的細長眉眼。

他把載人的自行車騎得有一點歪歪扭扭,車鈴響起,避讓行人。他在少年嬉笑的無意識搗亂下,勉強適應了騎車的感覺,往擂缽街的地址而去。

真正令三花貓瞪大眼睛的是來自喪失父母的亂步,抱住了黑發青年的腰。

那是孩子依偎在長輩身側的親近之情。

一次指路,三份工作,讓江戶川亂步與麻生秋也締結了不解之緣。仿佛是受儘委屈的雛鳥,跌跌撞撞地飛行,終於碰到了自己的同類,暫時有了安穩的生活。

【是有意,還是無意的?】

【亂步選擇的撫養者,居然是港口黑手黨的人,這可怎麼辦……】

三花貓用想洞察這個人的目光,猛然死死地看著兩人。

坐在自行車上的江戶川亂步似有所覺,要往三花貓的方向看去,卻被麻生秋也單手壓住了腦袋上,吹亂的黑發短發在掌心下帶來細癢的感覺。

“不要亂看,老實坐穩了,我已經很多年沒騎過自行車了。”

三花貓是街景。

這個時期的亂步不該去關注到夏目漱石。

遭到麻生秋也阻止後,江戶川亂步滿不在乎,懶得計較路上有誰在看自己。他很快忘記疼痛的教訓,把臉埋在擋風的地方,大腦放空,享受片刻的寧靜。

從鄉下來到城市裡,他就一直在陌生的地方掙紮,隻為活著而活著。

他不想死。

可是要他去適應這個世界,他十分艱難,不明白大家在想什麼,不明白一件簡單的事情為何如此複雜,好似被披著人皮的怪物包圍在了中間。每當工作上遭到責罵,江戶川亂步屢屢想要痛哭流涕,卻又在父母生前的話和大叔的態度中找回自信。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