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四十三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四十三章

沒有誰一出生就是善良的,正義的。

中原中也自國家的明爭暗鬥、法國諜報人員的搶奪、日本政府的軍事基地中誕生。

傷亡無數,以一場戰爭級彆的鮮血奠定了“荒霸吐”的名聲。

同時,他是迷茫而悲傷的,徘徊在擂缽街,幫助弱小,無人理解他看著橫濱租界的舊址在想什麼心事,同伴們以為他是在想念失去的父母,隻有他自己知道——

【這裡是我毀掉的。】

【我出生後,死了許多人,人類知道後會敵視我。】

【日本政府也可能會抓我——!】

中原中也的喜悅不到半秒鐘,目光仿佛觸及了恐懼點,神經陡然繃緊。

他的瞳孔縮成針尖,宛如橫濱海麵的眸子不複耀眼,壓抑至極,從深處湧出黑暗且猩紅的東西,混合著美麗的藍色,如同畫師的調色板傾瀉,流淌下諸多混雜的色彩,這些組成了中原中也獨一無二的靈魂,乾淨與複雜,自信與不安,內心激蕩著波濤洶湧的感情。

無辜的稚子懷抱著無與倫比的力量,降臨於世。

是幸運,亦是不幸。

“你在說什麼啊!”中原中也敏感地大叫道,拋開了被麻生秋也教導的文雅用語,“這樣的誕生,莫名其妙的出現,哪裡稱得上高興了!”

麻生秋也的手落空,中原中也後退了一大步,情緒激動道:“我沒有父親!”

他注視著瑟縮炸毛的中也。

這個孩子,原本有希望成為他的弟弟、他的兒子,得到他的撫養。

可惜,他選擇了阿蒂爾·蘭波,造成了這般局麵。

“亂步,麻煩你幫我一個忙。”麻生秋也對一頭霧水的江戶川亂步說道,“我不想與中也的談話被打擾,請你替我引開周圍的人和動物。”

江戶川亂步想聽秘密,越有趣的秘密越吸引他。

麻生秋也阻止了亂步的開口,加重語氣:“今天的事情是你鬨出來的,害得我無法回家,你沒資格和我講條件。”江戶川亂步理虧,父母培養出來的道德觀使得他選擇認錯,同意幫專心解決父子矛盾的大叔,不甘心地一步三回頭地走了。

待江戶川亂步不可能聽見聲音後,麻生秋也屈起手指,給中也一個腦瓜崩。

中原中也被他偷襲中,頭微仰起,差點想要反擊。

“嗚!”

紅光不曾出現。

“看來我對你的教導,你有記在心裡。”麻生秋也一改完全順著哄他的溫柔,站直了身體,成年人的氣場瞬間壓製住了年幼的中也,“不要濫用力量,若是越過了人與非人的‘汙濁’界限,縱然你天生強大也難逃一死。”

中原中也瞪大眼睛:“你知道?!”

麻生秋也用看到傻兒子的眼神,“我不知道能站在你麵前嗎?”

“你的‘開關’尚未出現,在此之前,你不能動用全部的力量,重力甚至會壓低你的身高,你在我麵前就是一個誕生兩年的小孩子而已。”

開關是什麼?

壓低身高什麼的,不可能吧。

中原中也意識到麻生秋也與自己的巨大信息差。

“我可是有力量的,麻生先生沒有。”中原中也試圖找破綻,語氣尖銳,“麻生先生知道得再多,也休想用父親的身份欺騙我,我不是什麼好騙的小孩子。”

麻生秋也說道:“你繼承的力量並非來自於父母。”

此言一出,中原中也的尖刺鬆了少許。

“何況——”麻生秋也笑了,“你以為我偷偷養著你是為了什麼?吃飽了撐著,非要磨練你?難道亂步沒有告訴你,我是在保護你啊。”

中原中也固執己見:“我不用人保護。”

麻生秋也突然提起了另一個話題:“我的戀人,你不怎麼了解他吧。”

中原中也無端緊張,呼吸急促。

“你的日語實在不太行。”麻生秋也扶額,“我在你麵前幾次提起戀人,用的稱謂是男性化的‘他’,為什麼你就是能腦補成‘她’?明明你們兩個沒見過麵,互相不了解,他在你心中自帶母性光環的buff嗎?”

中原中也錯愕:“啊?”

麻生秋也笑吟吟地說道:“我的戀人,蘭堂,他是一位法國男性。”

出乎意料的同性關係鎮住了單純的中原中也。

“不是女人嗎?!!”

說好的母親呢!

“誰告訴你是女人了?”麻生秋也輕描淡寫地說道,“中也,我今天教你一課,不要對不了解的事情妄下定義。蘭堂是男人沒錯,我總不會不知道自己戀人的性彆吧,我和他在一起有兩年多的時間了,你是他和前任的孩子。”

中原中也窒息:“……我要與他當麵交談。”

麻生秋也乾脆利落道:“不可能,彆想了,他什麼都不知道。”

中原中也怔住。

小朋友,你是不是頭頂上有一排問號。

麻生秋也內心發笑,找回了養崽的快樂,小時候的中也凶萌凶萌的,一旦看穿對方假裝有氣勢的表現,便會明白對方根本不敢傷害自己。

成年人的手段是肮臟的啊。

“他失憶了。”

更恐怖的真相還在後麵,足以摧毀中原中也的思緒。

“失憶前,他和前任鬨掰,一氣之下接受了我的追求。後來,橫濱租界爆炸,我為了救下身受重傷的蘭堂,不得不暫時放下你,對於這件事,我很抱歉,我是確定你會被人撿到才走的,而且有把握能把你救回來。你的身份,我大概知道一點,是橫濱租界隱藏的軍事基地的產物,所以你一出生就有七歲。”

麻生秋也臉色沉重,放任一個七歲兒童在爆炸現場有一點缺德。

幸好這個人是荒神。

“如果你不信,捏碎長命鎖,長命鎖有夾層設計,裡麵鑲嵌了特殊工藝的金豆子,是我提前準備給你的壓歲錢,如果在市麵上有流通,我能查得出來。”

他看向中原中也的項鏈處,等著對方有所反應。

中原中也握住長命鎖,不忍心破壞,語氣低下了:“我知道它有夾層。”

中原中也信了三分,試探地問道。

“我有出生當天的記憶,你還記得你對我說的話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