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四十四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四十四章

蘭者,取其芬芳也。

蘭堂,高雅而芳潔的廳堂。

麻生秋也曾對蘭堂說過,在大洋彼岸文化接近的華國,是如此定義這個名字,他很喜歡法語“蘭波”諧音而來的日本名“蘭堂”。

蘭堂也喜歡,這樣他就不是間諜,隻是一位自由而浪漫的法國詩人。

如果與戀人平安度日,他或許會沉寂多年……

世界上沒有如果。

他看到了危機,看到了秋也的受傷、工作上的保密,看到了這個世界表麵下的異樣。原來秋也說的是真的,異能者們站在時代的浪潮上,普通人站在底下仰望,唯有少之又少的非異能力者可以爬上金字塔的頂層,與那些人相提並論。

與法國女孩卡特琳幾次聊天下來,他忽然產生與卡特琳相似的錯覺。

——我有沒有異能力呢?

蘭堂宛如金綠寶石的眸子,在不自覺的某種時候,溢出了流光般的金色。

每當這個時候,蘭堂會用手遮住眼簾,小小抱怨一句。

“好冷的陽光啊。”

那浮動的金色淺光像極了陽光。

然而,蘭堂的常識和畏寒的本能誤導了他,對於正常人來說,真正的金色太陽照射下的陽光,應該是溫暖的,淨化的,不會給人冬天般的感覺。

法國超越者阿蒂爾·蘭波的異能力“彩畫集”,卻是冰冷至極的亞空間。

有傳言……進入亞空間之內的敵人……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

夜幕下。

橫濱市的某處民宅,客廳亮著燈光。

“秋也沒接我的電話。”蘭堂不開心地去翻手機的信息,上麵有一條條秋也對他賣萌求寬恕的話語,大意是今天晚上臨時有事,要在外麵吃飯。最新的一條消息,是麻生秋也在居酒屋裡與人聚餐,沒辦法走開,問他要不要帶食物回家。

本來比較生悶氣的蘭堂,被戀人的各種劃時代表情包的轟炸給打敗了。

麻生秋也:【最愛你了,要吃天婦羅嗎(●—●)。】

蘭堂餓著肚子,想多了解一下他:“我也愛你呀,麻煩發一個定位給我。”

電視劇上說了,日本男人在外應酬多,但是會經常耍小心思。

他不會給秋也這種機會的。

幾秒後。

手機上傳來了一個定位:是橫濱市某家居酒屋的地址。

蘭堂抓起鑰匙,起身離開,準備去偷襲秋也,看看秋也是為了哪個無聊的同事讓自己在家裡等著,“比起等你帶食物回來,我更想出去和你吃一頓。”

港口黑手黨的工作,勢在必行了。

蘭堂捏了捏自己胳膊上的肉,近期鍛煉略有成效,肌肉沒那麼綿軟了。

居酒屋,麻生秋也已經吃完了飯,滿桌子上是各種食物狼藉,中原中也對江戶川亂步浪費食物的做法很不恥,江戶川亂步得意道:“大叔有錢。”

中原中也針對道:“大叔……呸,說錯了,他的錢也不是你的錢啊。”

江戶川亂步吐舌頭,貓貓挑釁.jpg

中原中也鬱悶。

注視著兩個亮爪子,有一點脾氣不合的小鬼,麻生秋也倒是不擔心,相比起太宰治,江戶川亂步的性格好上許多,兩個人之間打起來的可能性很低。

“亂步,晚上的橫濱不安全,我送你回去。”麻生秋也轉頭對中也說道,“你在附近熟悉,我就暫時不送你了,彆怪爸爸沒有關心你,亂步住的地方離這裡遠,再加上他的性格,什麼時候被人綁上石頭沉了大海也不足為奇。”

江戶川亂步吃飽喝足,小臉紅撲撲的,不樂意地說道:“你就是不想帶我回家!”

麻生秋也磨著牙說道:“彆忘記我們的賭約。”

江戶川亂步活像是在親生兒子麵前爭寵的養子,嬌氣的模樣看得中原中也咂舌。

“他到底幾歲?”

“你問亂步?他十三歲,馬上是一個十四歲的大孩子了。”

麻生秋也回答得有一點淡然,一點滄桑。

“不要小瞧他,中也。”麻生秋也提醒九歲的兒子,“你們兩個不是一個類型的人,他的心思比較活躍,你會被他耍得團團轉的。”

中原中也不信,心道:我又不是笨蛋。

麻生秋也把一張卡放進中也的口袋裡,不顧對方拒絕,“密碼是你生日。”

說完,麻生秋也親了口小橘貓的臉蛋,一本滿足。

中原中也臉紅地“嗯”了一聲。

未來隨便刷黑卡的重力使,這個時期體會到了被爸爸“包養”的滋味。

有錢使人快樂。

江戶川亂步走到了居酒屋的門口,掀開簾子,大聲道:“快走啦!你男朋友會來!”

麻生秋也嘶了一口氣,迅速結束父子溫情,戰略性撤退。

“中也,記住了!”

“絕對不能讓蘭堂看到你!我沒見過蘭堂的前任,但是覺得你可能會像她。”

中原中也看過秋也手機裡的一張照片,那是一個長頭發的外國人,黑發綠眼,五官優雅深邃,他當即苦著臉點頭,“我會想辦法避開。”

目送著麻生秋也與江戶川亂步的離開,中原中也張了張嘴巴,沒說出話。

【我的現任父親是好人啊……】

這個年代,就算是中原中也都知道一件眾所周知的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