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四十五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四十五章

送走那隻會拆散家庭的貓,麻生秋也牽著略心虛地蘭堂回去。

路上,家家戶戶的燈火黯淡下來。

在一家二十四小時的便利店裡,關東煮冒著熱氣,麻生秋也買了一份套餐,端給了坐在便利店的用餐座位上的法國美人。蘭堂的灰綠色眸子移動,瞟了瞟他,捂住耳朵,麻生秋也被他萌化,回頭去便利店買不知道有沒有的冬季耳罩。

晚上十點的橫濱市住宅區,遠離酒吧和KTV,安靜下來。外麵偶爾會有幾個成年人的身影路過,似乎是喝醉酒回家,與女孩子拉拉扯扯,發出下流的調笑聲音。

蘭堂素來是嫌棄那種人的,毫無品德可言,把作為男人的骨氣丟了乾淨。

他低頭去看桌子上熱騰騰的關東煮,食材簡單,有蔬菜有肉類,一個個小巧玲瓏,清澈的湯汁上漂浮一層油,不是什麼精致的法式大餐,卻給人細火慢燉、慢慢煮出一縷生活的香氣的溫馨感覺,勾起了他的胃口。

他用筷子夾起,仔細一嘗,好吧,不能靠想象力美化太多,味道清淡柔和。

“還行。”

蘭堂看在秋也買的份上,提高了評價。

忽然,蘭堂的雙耳上一暖,一雙比體溫高的手掌覆蓋住了那裡,輕輕揉捏,電流般的酥麻躥上腦仁。蘭堂得到男朋友體貼的照顧,不由自主想到之前那個少年說的話,臉頰微微發熱,第一次在外麵被人說是秋也的老婆。而且,真棒是什麼奇怪的言論?秋也平時是怎麼跟其他人介紹自己的存在?

他是男人啊。

按理來說自己要有自尊心吧?

蘭堂暗暗唾棄了自己,緊接著遵從法國人追尋快樂的內心,享受起日本男友的好處。

麻生秋也給他捂暖了耳朵後,才給他帶上有幾分陳舊的耳罩。

——是便利店去年積壓的款式。

蘭堂的對麵,秋也坐到了餐椅上,外表少了白天出門時的整潔,今天過得太刺激,又是拔腿狂奔,又是騎自行車去擂缽街,自救行動特彆繁忙。

“蘭堂,你想加入港口黑手黨?”

“……嗯。”

蘭堂一邊小口吹著湯,一邊吃著關東煮,手指勾著耳邊的長發,防止發絲垂落進去,那副優雅的儀態舉止就不像是在便利店裡用餐的人。

“新人加入港口黑手黨,需要舉薦和擔保,一般很少吸收外國人,這不僅是信任問題,也與有本事的外國人瞧不上橫濱本地的組織有關。”麻生秋也拉鬆衣領處的領結,在戀人身邊放鬆下來,便利店的人離他們有一段距離,聽不見說話的內容。

蘭堂的動作一頓,稀奇地說道:“秋也不打算阻止我嗎?”

麻生秋也剝了個水煮蛋,放入蘭堂的關東煮裡,“以前是會阻止你,蘭堂的精神狀態不好,總是晚上做噩夢,寫詩更有利於你修養……”

“港口黑手黨是遊走在危險地帶的黑道組織,目前的情況特殊,有政府在背後支持,平時要應付跑入橫濱市的罪犯和軍閥。主體上來說,任何組織都是追求利益的,把它想象成一個喜歡暴力手段的企業也沒有問題,想必你在白天去了解過了。”

“在生死邊緣的刺激,有利於找回記憶,蘭堂應該會喜歡吧。”

麻生秋也緩緩地露出奇異的神采,猶如水晶球旋轉,暴露出不曾展現的地方。

黑發青年的氣質細微顛覆日常狀態。

通過中也,他明白了一件事,不要過於溫和無害,適得其反。

他們皆不是甘於平凡的人。

誰撕碎他們飛向天空的羽翼,誰就是他們的敵人。

蘭堂情不自禁地為秋也所吸引,恍然之間,發現自己厭倦了躲在後麵的生活。他想要踏入麻生秋也的圈子裡,他想要追尋冥冥之中吸引他的東西,他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更多的驚喜,讓遲鈍下來的大腦時刻處於興奮與顫栗之中。

蘭堂伸出一隻手,戴著手套的手指撫摸秋也的麵頰,男人柔軟的臉為他而笑。

此刻,黑手黨的職業變得浪漫三分。

麻生秋也理解蘭堂,往深處去想,他理解阿蒂爾·蘭波的本性。

“親愛的。”

黑發青年宛如得到最好的回饋,半闔上眼眸,貼著他的手。

“你會陪伴我一輩子的對嗎?”

蘭堂點頭。

他忠於靈魂,愛上了什麼就會用儘全力去得到,不會輕易放開手。

黑發青年打開眼簾,有翻滾的情緒在孕育。

“我會幫你的。”

“在此之前,請為我耐心等待片刻,我不想讓你以底層的身份加入——”

你必須有異能力,以強者的身份得到港口黑手黨的尊重。

你會強大,無人可欺。

蘭堂定定地看了數分鐘,噗嗤一聲,手指掐住秋也的臉頰,打破對方的正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