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四十七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四十七章

亂步的收留問題尚未談妥,三花貓的馬甲就掉了。

遭到扒馬甲的夏目漱石的臉色精彩,回憶起投喂,氣得快要吹胡子瞪眼。

注意到麻生秋也的視線,中年男人摸到自己帽子下的頭發,嘴角抽搐,那是夾雜著三種發色的頭發,可以說是在日本當代走在潮流的前沿。

“我的發色是天生的!不是三花發色!”

“嗯嗯,我懂!”

麻生秋也連忙把過於囂張的氣勢,收斂回去,不去踩夏目漱石的痛腳。

“你不懂——”夏目漱石捏著手杖,想往年輕人頭上敲,這是什麼場合,居然敢說出他的事情,“單憑你的觀察力和分析力,你合格了,然而在做人方麵,你不合格!”

一句“不合格”震耳欲聾。

麻生秋也正襟危坐,接受教訓:“請指教。”

夏目漱石把震驚壓製下來,皮笑肉不笑地看著這名觀察過一段時間的人。

小夥子,你也缺乏社會的毒打啊。

“假如我要殺你,你能用什麼方法進行反抗?”

“呃。”

麻生秋也發出局促的短音,不會去反駁對方提出的問題。就像是水缸裡一邊放水一邊流水的道理,老師布置作業是不會跟你講合不合常識。

任何人思考這個問題,需要推斷出一個前提:夏目漱石有多少力量?

在日本,夏目漱石被譽為傳說中的異能力者,堪稱日本裡世界的“最強者”。這個“最強者”的名頭具體能擰出多少水分,不得而知,反正麻生秋也不信對方是武鬥派的異能力者,“我是貓”的異能力擺在那裡,三花貓的武力值太低了!

與其說夏目漱石是騙子,不如說他在經營人設,穩定住日本的異能力界。

日本太渴望有一位強大的異能力者了!

從原著中江戶川亂步單身匹馬來到港口黑手黨,PK中原中也,結果中原中也掉進陷阱裡來看,腦力派的智慧從來不會亞於武力派的力量。

近戰上,夏目漱石的體術不會太弱,否則壓製不住森鷗外和福澤諭吉。

目前中年狀態下的夏目漱石不僅能打!還能動腦子!

“我打不過您。”麻生秋也道出實情,“反抗的話,也不現實,我能用的武器就是語言,殺我的代價太高了,您無法承擔。”

夏目漱石沒好氣地說道:“一點反抗意識也沒有嗎?”

麻生秋也喪氣:“我的體術一般,為了見您,沒有帶槍,請您善待柔弱的我。”

夏目漱石:“……”

夏目漱石仿佛看見第二個“最優解”的歪苗子,眼神鄙視。

“如果用鑽石來形容人才,你的堅硬度可實在不夠。”

“夠亮不行嗎?”

“不行!”

夏目漱石與他說話不再裝腔作勢,既然對方看穿自己,自己也得拿出本事。

“太講究理智,容易與人產生摩擦。”

森鷗外膝蓋中槍。

“太順從情感,則會被情緒左右。”

麻生秋也聽見源自於《草枕》裡的話,心虛地記住了。

“太堅持己見,終將走入窮途末路。”

因為不想再當暗殺者,“銀狼”福澤諭吉離開政府,在理想的末路邊上晃蕩。

這三條珍貴的人生道理,夏目漱石給予了初次交談的人,說明了他對麻生秋也的看重。他見過的人何其之多,不會輕易認可一個非異能力者,因為這樣的人通常要拿出比異能力者更耀眼出眾的才華才能走上巔峰!

“麻生秋也,你想要拜師於我,可是你有能夠付出的代價嗎?”

“你沒有。”

“赤誠之心,感天動地,這隻存在於當中。”

夏目漱石把一張寫有電話號碼的名片,壓在了咖啡杯下。

“關於亂步的去處,我覺得你們的性格很適合,暫時交給你了……你要是想成為我的學生,我給你三個考驗,第一,把江戶川亂步引入正途;第二,成為港口黑手黨的準乾部;第三,我還沒有想好,等你完成前麵的兩項考驗,時間越短越好。”

“到時候,我再來和你談一談你身上的問題。”

這位裡世界的大佬瞥過麻生秋也鎖骨處的咬痕,風輕雲淡地走了。

書咖裡。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