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49章 第四十九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四十九章

九月下旬。

“哈哈,小橘貓該叫我哥哥大人啦!”

擂缽街,標準“失業在家”的江戶川亂步對一個人叉腰狂笑。

他對中原中也的稱呼隨著秋也的想法改變,秋也在腦補什麼,他能大概猜出來。

中原中也坐在台階上,手裡玩著顏色鮮豔的小玩具,收到了秋也托亂步送過來的同款小黃鴨。麻生秋也不知道兩人的具體相處模式,儘量一碗水端平,實在無法端平,那也是魏爾倫“女士”的黑鍋,他是一個撫養戀人和前任兒子的好父親。

中原中也的神色低落,一時間還無法調整過來。

他現在有兩個同樣性彆的父親,然而親生父親蘭堂失憶,不能見到他,雖說他心甘情願留在擂缽街與同伴們一起生活,但是說不渴望親情是不可能的。

聽完亂步的炫耀,橘發男孩看了看他,直接捏爆了嘎嘎叫的小黃鴨。

“啪!”

江戶川亂步的笑聲戛然而止。

翠色的眼眸睜大,江戶川亂步意識到蘭堂的兒子不好惹,足以暴打自己。他轉念一想,世界是公平的,小橘貓不如自己聰明,對方把智商加到了力氣上麵。

“小橘貓,你彆難過嘛,我把我的小黃鴨送你一個。”

江戶川亂步從口袋裡掏出另一個小黃鴨,與中也分享自己的快樂。

“不要喊我小橘貓。”中原中也不滿地說道:“我有名字,叫我中原中也!還有,我跟你不熟悉,休想當我的哥哥。”

“中原……中也?名字太長啦,不好記。”江戶川亂步裝傻。

“中也!”中原中也咬牙。

江戶川亂步轉移話題,活潑地說道:“大叔讓我帶你去市立圖書館,不要整天玩瘋了,我們得學習法語和拉丁語,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中原中也的臉色微僵:“我在學英語……”

江戶川亂步吃驚:“英語有什麼好學的,大叔應該早就把你教會了吧。”

中原中也:“……”

江戶川亂步繼續刺激人心:“大叔會四國語言,我們最少也得學會四種吧。”

在天才的對比下,中原中也對學習感到了無與倫比的壓力。

“不、不用了。”

他開始後退。

“不用跟我客氣啦,大叔說啦,把你教會了,給我買粗糧點心!”

江戶川亂步用無憂無慮的語氣,把明明力氣很大、卻不敢反抗的中原中也拖去圖書館。

中原中也在巨厚的翻譯字典麵前感受到知識的分量。

荒神恐懼.jpg

江戶川亂步胡亂翻頁,在旁邊製造唰唰的噪音:“好無聊啊,這麼容易。”

幾個小時過去,中原中也的魂魄已經吐了出來。

江戶川亂步扭頭看向九歲大的男孩,啊咧,怎麼睡著了,還在吐泡泡。

“……”

他再去看圖書館裡的其他人。

坐在旁邊看書的成年人們表情一言難儘,注視著這一大一小的兩個孩子。

代入進去,成年人們覺得自己就是那個睡著的橘發男孩。

太慘了。

九歲就要學這麼枯燥無味的語言。

“幸好有中也。”事後,麻生秋也對自己的崽升起一抹內疚,中也不愧是塊磚,哪裡有用就能往哪裡搬,連吸引江戶川亂步出去玩耍都辦得到。

江戶川亂步白天在外麵玩,中午用零花錢吃飯,晚上回家蹭晚餐。

一個星期下來,不亦樂乎。

麻生秋也最新奇的是亂步居然和蘭堂相處得不錯,少年似乎在蘭堂麵前不敢太皮,既沒有敢泄露要命的問題,也沒有去刺激蘭堂的精神。這樣的限定收養版本的亂步,比其他版本的亂步乖巧可愛多了,至少不會打電話說自己迷路了!

沒錯。

十三歲的亂步根本不迷路!

亂步天生方向感不好,但是他腦子好啊,靠推理和記憶力就能找到路!

這一點讓麻生秋也不由思考,究竟要不要“封印”亂步的推理能力,迫使對方找到證明自己“不普通”的原因。在小說版“偵探社設立秘話”裡有提到過,當時亂步的精神狀態瀕臨崩潰,站在懸崖邊緣,無法理解這個不可理喻的世界,福澤諭吉不善言辭,為了救這個孩子臨時編出亂步是異能力者的借口。

誰知道這個簡單的謊言騙成功了?

對方給予了亂步十三年的緩衝期,使得亂步破繭成蝶,終於可以獨當一麵。

他該怎麼培養亂步……

今天的晚餐,是蘭堂下廚做的法國菜。

江戶川亂步一邊吃著超越者親手做的大餐,不是很合胃口,一邊伸手想抓桌子上夾起封口的零食,被蘭堂用手輕輕打了一下手背,縮了回去。

麻生秋也好笑地說道:“亂步,我有一句話早就想說了,你知道是什麼嗎?”

聽見大叔的話,江戶川亂步眉飛色舞地說道:“要漲零花錢了!”

蘭堂心道:“想多了。”

麻生秋也再次麵無表情,黑手黨式冷漠。

“我今年二十二歲,你下個月是十四歲的生日,嚴格來說比你大八歲左右。”

“噢,八歲呢~。”

江戶川亂步左顧右盼,咬著刀叉,又出現不良習慣。

蘭堂瞥他。

江戶川亂步委屈地放下來。

麻生秋也展開一個誘惑性地笑容,險些讓蘭堂笑出聲,因為對方說道——

“亂步,喊我哥哥,下個月給你生日驚喜。”

“……喊你……哥哥?”

江戶川亂步十分費解,說道:“這不就亂了輩分嗎?我和小橘貓說過……”突然,他在桌子下的腳被麻生秋也踩住,閉上了嘴。

麻生秋也歎道:“算了,你直接喊我‘秋也’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