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五十一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五十一章

沒有文豪名字的普通人想要覺醒異能力,成功率猶如中彩票。

麻生秋也想要蘭堂覺醒異能力,便簡單了許多——

隻需要一個契機。

【危險。】

……

港口黑手黨本部,對他有敵意的人突然多了起來。

上午八點,麻生秋也下了車,準時上班,筆直地走入本部一樓的大廳。他走向電梯的位置,四周形形/色/色的黑手黨成員們對他行注目禮,基本上是看高層的待遇,但是眼中卻少了應有的敬畏之心,賺錢高手和異能力者是兩碼事。

港黑內部不是沒有非異能力者,卻身居高位的人,例如幾個部門的部長,全部是管理能力強或者是技術過硬的人。他們滿足於自己一部之長的位置,不會再考慮往上升,因為以能力而言,他們足夠坐穩自己現在的位置。

麻生秋也不一樣。

若是能賺錢賺到破格的程度,鈔能力是能夠等同於異能力的。

這很難很難……呃,可能比中彩票要容易一點。

首領許諾他準乾部的位置,為的是利益,更是想把他的賺錢能力全部逼出來。麻生秋也要是能做到首領的要求,一個非武鬥派的準乾部的位置唾手可得。

麻生秋也按下樓層鍵,站在電梯裡,其他人沒有進來。

電梯上升,他抬頭去看電梯裡的監控攝像頭,眼神平靜,想到了首領的另一層意圖。

【首領對我是信任,而不是看不順眼的話……】

【這就是磨礪了。】

麻生秋也這顆過於璀璨的假鑽石,被首領挑中,要拿來打磨一番了。

他該慶幸嗎?

至少與他互相打磨的不是真鑽石!

會碎的!

麻生秋也埋在工作裡,為港口黑手黨寫下了一年計劃,用的全是短線的賺錢法。在地位沒有穩定下來之前,他並不想給港口黑手黨留下太長遠的投資,畢竟給彆人賺錢,還天天受到小命的威脅,哪裡有給自己賺錢來得好。

錢、權、美色,是男人心中的奮鬥目標。

以前是沒有機會觸碰到權利,如今他不想去考慮其他東西,隻管完成考核。

夏目老師的粗腿,他抱定了!

“為了老婆!”麻生秋也充滿動力,“為了家庭定位!就算蘭堂明年加入港口黑手黨,我也不能淪落到讓老婆養我的地步。”

臨近下班,廣津柳浪一身英倫風的打扮,手上把玩著打火機,在等下樓的電梯。火苗時而冒出,時而消失,他已經和黑蜥蜴的人約好了下班去喝酒,看到邊角磨損的打火機又忍不住想起了送他的人——麻生秋也。

一個很不錯的年輕人,脾氣穩重,能力不缺,可是其他方麵很另類。

他發現在本部見到高升後的麻生秋也永遠獨自一人,匆匆而來,匆匆而去,脫離了翻譯部門後,對方與相關部門的人熟悉,但是沒有一個人稱得上朋友。這個人的視線偶爾會停留在港口黑手黨外的城市景色上,自得其樂,很少去關注同僚。

對方到底在看什麼?到底在高興什麼?

沒人知道。

人是一種抱團的生物,能脫離團體的人是孤獨的,同樣是危險的。

麻生秋也碰到的麻煩可不小。

出於這份提攜之情,廣津柳浪特意在電梯前等了一段時間,果不其然,每天準時下班的麻生秋也就出現在了前麵的電梯裡。黑發青年玩著手機,見電梯停下,往前看便看到了廣津柳浪,立刻把手機塞回口袋裡,“廣津先生!”

廣津柳浪走入電梯,“秋也君。”

電梯之中發生了怎樣的交談,外人不得而知,本部負責管理監控的成員也不會去有意看兩名港黑高層之間的對話。等到廣津柳浪離開後,麻生秋也臉色猶豫,難得用手機撥通了過去的同僚的電話:“武川前輩,你們晚上有空嗎?喝個酒?”

廣津柳浪告訴他,不要局限於工作的交際之中,有空不妨去接觸其他人,越是底層時候認識的人,越有可能給予你意想不到的驚喜。

港口黑手黨這顆紮根在黑夜中的大樹,每一根樹根,汲取了不同的養分。

除非做人太失敗,不可能每根樹根都不想支持麻生秋也。

一家人氣爆滿,但是下班時間點裡有許多黑西裝人士的居酒屋裡,麻生秋也一來便受到了熱烈的歡迎,許多過去認識的同僚們站起身,笑著揮手打招呼。

“麻生君!”

“我就說麻生君會來,麻生君很注重承諾的。”

“來喝酒啊,麻生前輩!”

“麻生,這邊!我給你留好了座位,今天必須讓你這個升職的家夥請客!”

武川泉城拍著空座位,放開工作壓力的說話。

這就是文職成員之間的氛圍了,沒那麼緊張和針鋒相對,永遠不用擔心隨便說話會被打,他們不靠武力值交友,更像是正常的會社職員。

“多謝。”麻生秋也快步走去,稍稍不適應,脫離了中下層一段時間,他找回過去被拉著下班喝酒的感覺,居然有一種奇異的輕鬆感。

喝酒的過程之中,麻生秋也不可避免地成為了被奉承和灌酒的對象。

誰讓他的人生看上去那麼美滿。

麻生秋也自然不會去解釋自己的危機,來者不拒,能喝下就喝下,臉頰上很快有了微醉的紅暈,眼神則保持清明,他在外麵一定會保持的理智和警惕。

“你小子也不容易,混到高層變成這幅摸樣。”武川泉城對麻生秋也擠眉弄眼,他才是標準的大叔年齡,娶妻多年,在翻譯部門待了十年,一眼就看出了麻生秋也的狀態。武川泉城自認辦不到,喝酒也要保持理智?那樣活得太辛苦,神經遲早會崩斷。

“來喝酒,不用想太多,喝醉了也會有人送你回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