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五十三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五十三章

什麼叫作小心謹慎?

能不出外勤就不出外勤,外勤期間必穿防彈衣,永遠不一個人亂跑。

即便如此,麻生秋也讓人守在洗手間外,推門進去,脖子上就抵著一把匕首。

麻生秋也的全身僵硬,寒毛直立。

“Ciao~。”來者堪稱神龍見首不見尾,直接在他背後無聲無息出現,用漫不經心的意大利語打招呼,能把麻生秋也的心臟病嚇到發作。

鋒銳的刀鋒能輕而易舉劃破脖頸。

厲害一點的人,割掉他的脖子也是一件輕而易舉的小事。

“我是一名路過遠東小國,賺取路費的小殺手。”殺手先生的年齡聽上去不大,切換到日語毫無違和感。麻生秋也的眼睛往匕首處看去,根據傾斜角度,判斷對方的身高,應該是低於他身高、大約一米七以上、十六歲到二十五歲以下的男性。

麻生秋也被他抵住了大動脈的位置,喉頭顫了顫,不敢吞咽口水。

對方不立刻殺他,說明有希望。

想到流竄到橫濱市的外國殺手,麻生秋也試圖拉近關係,說出來的日語卻嘶啞,出賣了他心驚膽戰的情緒,“你是意大利人嗎?我聽見你說了‘你好’。”

殺手先生笑道:“看來你認出我的國籍了,這不就必死無疑嗎?”

“我知道一個口頭禪是‘Ciaosu’的殺手,他叫Reborn,取名為重生。”麻生秋也一聽他輕佻的語氣,懸著的心稍安,不是本國遵守規則的高級殺手就好。要知道本國的殺手級彆越高,越不會跟你廢話,還是外國人喜歡亂來。

來自意大利的殺手先生難得從日本人口中得知同行,問道:“很厲害嗎?”

麻生秋也瞎扯根本不存在的人,“厲害,他原本是一個優雅且愛喝咖啡的殺手,習慣用槍,工作以外的時間不會輕易動手,與黑手黨有很深的關係。”

殺手先生說道:“原本?”

看來,他有聽故事的愛好,真是個不靠譜的殺手。麻生秋也狠狠腹誹,慶幸自己有機會說話,而不是被一刀斃命,“他中了名為‘Arcobaleno’的詛咒,從成年男子變成了脆弱的孩童,聽說轉職去給裡世界的繼承人當家庭教師。”

“從殺手到家庭教師?有機會我去了解一下。”殺手先生的手很穩,說話的呼吸聲紋絲不變,“如果我不殺你,你能拿出多少錢來換取你的性命?”

目的出現了!

這個世界能讓殺手違約的原因,請參考獵人世界的伊爾迷·揍敵客!

商量的錢沒談妥是主要原因!

麻生秋也緊張地回憶自己的可支配資金,又聽見對方說道:“彆說謊。”

殺手先生危險地說道:“我能感知到謊言。”

麻生秋也:“……”

我拿這個世界沒有的裡包恩忽悠你的時候,你怎麼沒說你感知到謊言?

意大利的殺手專愛用讀心術騙人嗎?

麻生秋也認命道:“我的流動資金不多,可能不夠。”

殺手先生答道:“那你死定了。”

“我不知道背後的人許諾了什麼,但想必令你不滿意。”麻生秋也目不斜視,雙手一有小動作,脖子上就多出一道血痕,製止了他的行為。

“沒錯,那個家夥發布的暗殺懸賞是殺一個黑道上沒背景的非異能力者,結果我領取了任務才發現,要殺的人特彆會賺錢,遠超了應有的懸賞價值。”殺手先生戲謔,“你要是對你的褲腰帶特彆有興趣,我不介意幫你解掉,讓你噓噓。”

麻生秋也慫了:“不用。”

一打岔,麻生秋也緊張的情緒得到緩解,說出自己的優勢:“殺手先生,我尚未成為港口黑手黨的準乾部,這條命在黑市上值不了太高的價格,可是有耳目的人都知道我的賺錢能力,我的價值在於未來,殺死我,錢太少了可是血虧。”

殺手先生說道:“但是你出不起價格。”

麻生秋也腦海中閃過自己的十億計劃,篤定地說道:“僅僅是現在出不起。”

在他背後,遮擋住了麵容的殺手先生猶豫了起來,眼中冒出精光,“然而殺手是不會去看未來的,我們擁有的是現在。”

麻生秋也忍氣吞聲道:“你是一個很有個性、崇尚自由和金錢主義者的殺手,不然不會來找我,所以我向你提出一個建議。”

殺手先生說道:“說說看。”

麻生秋也掐住了指甲,“殺我的時候,用槍,不要一擊致命,給我留口氣。”

殺手先生好奇:“為什麼?你以為我會給你活路?”

麻生秋也搶奪回自己失去的氣勢,站直身體,“錯了,我是在向你證明,我隻需要一口氣,就能翻盤。我如果能活下來,便必然會成為準乾部,我會付給你足夠多的酬勞,彌補這件事。我很缺人手,假如有一個喜歡金錢的高級殺手,我會很樂意在未來出高價進行雇傭,畢竟殺手先生應該很討厭欺騙你的雇主。”

“我聽說,有的殺手對雇主不滿意,喜歡殺完任務目標再殺雇主。”麻生秋也的冷汗從額角流下,嘴角挑起,“也不用在意我是否會憎恨你,一個人要是非常渴望活下來,又非常理智的話,不會得罪一名技藝高超的殺手。”

他接連誇讚殺手的本領,顯然把對方捧得很舒服。

殺手先生反問:“如果你死了?”

麻生秋也沉穩地說道:“那就死了。你依舊可以找你的雇主要酬勞,尊敬的自由殺手。”他十分冷靜,冷靜到以性命來做資金,籌夠籌碼。

殺手先生一想到兩頭通吃,不由感覺到殺手生涯打開了新的大門,說實話他很佩服對方口中殺任務目標又殺雇主的殺手,那會是他的理想偶像。殺手先生的心思活躍起來,“有趣的決定,你要是被其他人殺死,便不怪我了。”

在殺手先生要撤離衛生間,翻窗出去前專門看了一眼對方。

麻生秋也沒有回過頭,信守不得罪人的承諾。

不去探究。

除了一個意大利年輕殺手的情報,其他的,他一無所知,也不想知道。

十分鐘後,衛生間的門口有保鏢在敲門:“麻生先生?”

麻生秋也的雙肩鬆垮下來,解決完生理需求,走出來對著鏡子洗手,而後他看見了脖子上的細小血痕,眼神沉重三分,防彈衣保不住脖子和腦袋啊!

擔心身上有殺手放的竊聽器,麻生秋也刻意沒檢查,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