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五十四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五十四章

百米開外。

附近居民宅樓頂上,對麻生秋也放冷槍的意大利殺手沒有立刻離開。

他眯起眼觀察了十幾秒鐘。

瞄準鏡裡倒下的人,腹部出血,呈現出子/彈高速射出的貫穿性傷口,有小概率會夾雜防彈衣破碎帶來的二次傷害。以這樣的傷勢,除非有高明的急救手段,從這裡開車到最近的醫院,上下班高峰期,路程會超過十五分鐘……

“遠離港口黑手黨和鬨市區,地點偏僻,救援性低,可不是一個宜居的地方。”

“我是不是想錯了?並不像是聰明人的選擇啊。”

意大利殺手有一點遺憾。

他得到過雇主給予的情報,麻生秋也是一個非異能力者,因為雙親去世的緣故加入港口黑手黨,認識的異能力者高手都是港口黑手黨裡的人,那些人並不會為他強行出頭,更不會做出下班時間保護麻生秋也的行為。

一句話,地位不夠,缺乏力量,卡在了一個尷尬而危險的境地。

“收工吧。”

意大利殺手要拆卸狙/擊槍,忽然猛地俯下身,看向麻生秋也那邊的情況。

“這是什麼?!”

一片金色的耀光籠罩在了麻生秋也。

宛如金色的透明方塊!

這個四四方方的東西瞬息之間擴大,要向四麵八方侵蝕而來!

意大利殺手憑借對危險的直覺,舍棄狙/擊槍,毫不猶豫地空手/□□逃跑,幾秒鐘後,他所在的居民樓就被張開的亞空間籠罩了進去!

意大利殺手拔腿狂奔,跳上停靠在路邊的車,踩油門後回頭,心有餘悸。

車輛後的金光在黃昏下宛如虛幻的光幕,眨眼即逝,被收了回去。

釋放範圍超過了百米距離!

“空間係異能力?”

這樣的大範圍,開玩笑的吧?!!

然而觀察到這駭人一幕的人太少,大多數居民宅生活的人僅僅感覺自己眼花了一下,好像外麵的陽光灑了進來,身體有一點發冷,好似自己的錯覺。

即使是異能特務科駐紮在橫濱市的分部,遲鈍老舊的檢測儀器也沒有反應。

遠離監控中心,地點過於偏僻,爆發時間太短暫了!

“秋也!怎麼辦?!我不會急救——我馬上送你去醫院!”蘭堂在暴怒中無意識地使用出“彩畫集”,卻無法讓時間倒流回安全的那一刻。他顧不上自己覺醒的異能力,按住麻生秋也在流血的傷口,驚恐地看著血溢出指縫流個不停,染濕了他的皮質手套,失去了平常的冷靜,“不要睡著,不要睡著啊!秋也!”

麻生秋也抓住了蘭堂的胳膊,臉色慘白,用一口氣撐著沒昏迷:“……你有異能力了。”蘭堂發出哭腔,雙手顫抖,“我的力量、我救不了你。”

他爆發出來的力量,明顯不是治療係異能力啊!

他甚至不知道具體有什麼用!

“我相信你……蘭堂……”麻生秋也不去看自己的出血量,斷斷續續地說道,“我相信你……為我覺醒的力量……一定能做到……”

蘭堂的灰綠色眼眸湧出水光,把金芒淹沒,那是茫然和痛苦。

可以嗎?

他的異能力可以救人嗎?

秋也不會騙他……曾聽聞過,異能力是人類的奇跡啊。

下一秒,金色的亞空間自現實中切割而出,如同一顆方塊,從蘭堂的手中落在了地麵,兩人所在的地方立刻發生變化,四周濺起金色的漣漪,隔絕了外界的物理法則,“彩畫集”展開的亞空間以冰冷的溫度包圍住了他和麻生秋也。

阿蒂爾·蘭波真正的能力應該是——

空間係通靈者!

切割現實世界,創造出獨立的亞空間,在亞空間之內,他可以讀取活人或者屍體,讓對方死後化作保留記憶、人格、力量的人形異能力,完完全全被自己掌握。

這是一個非常恐怖、潛力極強,把人殺死又“複活”的力量。

然而“複活”的不會是本人!

是人偶!

是武器!

總之不會是生前的秋也!

蘭堂在進一步了解到自己的異能力後,險些崩潰,根本不是救人,是殺人啊!秋也那麼信任他,他怎麼會覺醒這種殺人的力量?

“等等——!”

蘭堂感覺到了一絲異常,低頭去看麻生秋也腹部的血,血止住了?!

“找到了,是物理法則!”蘭堂絕處逢生,“在我的異能力範圍之內,秋也的傷勢不受到物理法則的影響!”

麻生秋也痛得說不出話,死死地抓住戀人的胳膊,看見滿是金色的亞空間。

這就是……最高等的異能力……彩畫集嗎……

他已經意識模糊。

“蘭堂……”

不要放棄啊,靠亞空間的特殊規則可以拖延他的出血量,把他送去醫院。

千萬不要放棄搶救、把他讀成人形異能力啊!

之後,麻生秋也陷入昏迷。

車裡麵的司機田中,已經嚇懵了,抱頭蹲在駕駛室:“我是無辜的……我就是一個司機……”他極度害怕,不敢出去,生怕躲在暗處的殺手順手把自己乾掉。車子的後車門被蘭堂拉開,蘭堂抱住秋也上了車,渾身是血,“不想死就立刻開去醫院!”

港口黑手黨名下的醫院。

在蘭堂的亞空間保護下,麻生秋也支撐到進搶救室的時間。

醫生和護士們來不及去好奇那份金色的力量,匆匆把人推進搶救室。港口黑手黨的醫院有一個好處,隻要是他們的成員,壓根不用彆人簽字,認臉即可,高級成員可以免去醫療費。當然,要是搶救不回來,後續的安葬費也一並由港口黑手黨承擔。若是等到明年,港口黑手黨的成員們就能享受到某人投資的火葬場一條龍服務。

在醫院的全力搶救下,手術過程花費幾個小時。

等到醫生通知手術平安結束後,蘭堂整個人鬆懈下來,如同一張繃緊太久的弓。

他坐在了外麵的休息椅上,嘴唇微微哆嗦。

徹骨的寒意仍在。

一名外科手術的醫生走出來,白大褂上還沾著血,看向他:“你沒事吧?”

蘭堂搖了搖頭,淺色大衣上的血乾涸了。

“秋也君要在裡麵再躺一會兒,不能出來。”外科醫生自我介紹道,“我是草翦叢一郎,秋也君是我的半個朋友,不過他估計沒對你介紹過我。”

蘭堂擔心著秋也,不想理會他。

外科醫生環視周圍,確定沒有護士會聽到後,走到蘭堂的旁邊,放低聲音說道:“當年橫濱租界爆炸,你是被秋也君送過來的,我給你治療過……等秋也君醒來,你告訴他,儘快領取醫療物資出院,消炎針和止痛針可以在家裡打,有問題讓他用手機聯係我,目前他在港口黑手黨名下的醫院不算百分百安全。”

蘭堂的身上倏然冒出了殺氣,氣得要命,“這算是什麼組織啊?”

自己人保不住自己人?

“沒辦法,黑道組織啊,一不小心出意外很正常。”外科醫生叮囑完就遠離了他,慫慫的,感覺到了這名法國青年有非比尋常的殺意。

蘭堂握緊手掌,血在手套上泛起濕潤惡心的感覺。

“秋也……”

垃圾組織,謀害人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