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五十五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五十五章

“我們去哪裡?”

“在亂步回來之前,我們的一個秘密小窩。”

坐在輪椅上的麻生秋也被蘭堂推出醫院,穿著病服有氣無力道。

他用厚實的紅圍巾遮住了臉,不想被同僚認出來,皮膚難掩失血過多的蒼白。他嗅著蘭堂留下的氣息,望向灰色的天空,十一月初的天氣寒涼了下來,進醫院看病的人很多,提前預示著今年會有一個非比尋常的冬天。

蘭堂的手上提著醫療物資,來到停車場,放入後備箱,隨即蘭堂看向在輪椅上需要人扶的秋也,想要給對方來一個公主抱的手在蠢蠢欲動。

麻生秋也感到無奈,小聲道:“暫時不能被人發現關係。”

蘭堂妥協了。

為了給秋也報仇,蘭堂願意忍耐幾天,不惜隱藏了手上的情侶戒指。他伸手攙扶秋也坐進副駕駛室,有他在,再厲害的武器也無法炸翻這輛車。

“蘭堂,你知道怎麼開車嗎?”

在轎車發動後,麻生秋也從轉移位置的疼痛中回過神。

他驚愕地盯著蘭堂。

負責駕駛車輛的蘭堂目視前方,略顯生疏的進行操作:“看過幾本書。”

蘭堂在踩下油門之前,對秋也安撫一笑。

“放心吧,有彩畫集在呢。”

“……”

你這個洗成白板的頂級賬號,這麼說更讓人不放心了好嗎!

鬼知道你有沒有掌握練駕駛技能!

一個小時後,曆經了各種兜圈子、躲監控、猛然進“彩畫集”又猛然出“彩畫集”的詭異操作,麻生秋也保養了幾年的車子上增添了許多英勇的勳章。

“不、不用這樣啊。”麻生秋也氣息奄奄地癱在副駕駛上。

“我是為了安全起見,新的住所不能被人發現啊。”蘭堂替他解開安全帶,附近再無陌生人,他把秋也抱向安全屋。

麻生秋也反抗不能,以病弱的狀態接受老婆的照顧,最多指揮對方去哪裡拿鑰匙,“我的意思是……這裡的地址……已經泄露了。”

“???”蘭堂發懵地看他。

麻生秋也歎息一聲:“要對付我的人,肯定不會放過我的司機,他知道我的大部分行蹤。我已經提前暗示過田中,小命最重要,不要再停留在原本的崗位上了。”同時,他也暗示過對方把他的事情忘掉,不過他不覺得對方做得到。

他把圍巾摘下,要戴回蘭堂的脖子上。

蘭堂說道:“哦,這就是秋也的計劃?讓敵人過來找我們?”

麻生秋也垂下眼簾,“我其實有一個很致命的弱點,之前是廣津前輩在幫我遮掩。”

蘭堂把他放到小沙發上,給安全屋拉開窗簾,“是什麼?”

能這麼隨意地問彆人的弱點,唯有不分彼此、又全心全意信任秋也的蘭堂了。

麻生秋也賣了個關子:“很快你就會知道了。”

蘭堂說道:“嗯。”

注視著開始整理房間、勤快做家務的蘭堂,麻生秋也感動得快哭出來了。

這是他精心養了兩年多的大美人啊。

此刻蘭堂的精神狀態和身體情況,遠比動漫裡鬱鬱寡歡、燒書為樂的準乾部蘭堂要好,沒那麼早加入港口黑手黨,便意味著對方有足夠的時間休養。

“蘭堂,我們的新家怎麼樣?”麻生秋也擠眉弄眼道。

“小到可憐。”蘭堂看著五臟俱全的麻雀窩,誠實地說出了他會說出的評價。

臥室和客廳相連,一個衛生間,一個小陽台!

麵積還不如酒店的商務大床房!

恕蘭堂直言,他覺得這輩子都不會再住比它更小的地方了。

“安心吧,明年就會買彆墅。”麻生秋也拍了拍沙發座位,是自己精心挑選的雙人座,不是什麼一排下去十個人都能坐的大沙發,“這裡裝修布置的不差,比酒店要好多了,彆一副我怎麼知道你在想什麼的表情,我就是想要體會和蘭堂住小家的感覺,這麼小的地方,不管做什麼事都能看到彼此的身影……會很幸福吧。”

麻生秋也的眼神柔和:“我已經因傷請假了一個月,想多陪陪你。”

在蘭堂踏入黑暗前,他想要珍惜這段純白的時光。

“才一個月嗎?”蘭堂走過來,親吻戀人,唇齒之間殘留著藥的味道。

秋也真的是受苦了。

非異能力者在這個世界的暗麵是如此的劣勢。

“是啊,誰讓我大部分時間是坐在辦公室裡的文職人員。”麻生秋也纏綿地注視著他,說出的話飽含了三次元穿越者的吐槽,“醫生說了,休假一個月,禁/欲三個月,注意不要超負荷工作就可以,要是我無法正常上班,我就是一個廢材。”

這個不科學的異能力世界,黑手黨成員的人均武力值拔高了不少,身體素質遠超三次元的人。君不見經過體術鍛煉的人能輕鬆跳個兩米高,虛無的殺氣都變成了能夠被高手感應到的東西,傳說中政府部門掌握的“古武術”就更玄之又玄了。

即使是第二次聽見醫生的囑咐,蘭堂仍然有一種天崩地裂的感覺。

請假時間短,修養時間長。

他的臉色憂鬱得能讓麻生秋也心化了。

“三個月嗎……”

“是啊。”

麻生秋也捂住自己受傷的小腹,憔悴的表情顯得格外無辜。

……

司機田中緊張不安地坐在椅子上。

在他對麵,在港口黑手黨內部難得一見的大人物看著他,如同在看螻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