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五十六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五十六章

夜晚,是暗殺者的時刻。

麻生秋也一邊遠程檢查兩個小家夥的補習班進展,一邊在安全屋裡修養。

他看見中也的小作文,笑得差點傷口崩開。

作文裡充斥著濃濃的怨氣和悲哀,闡述了自己在東京以來的所見所聞,中原中也以九歲孩童稚嫩的文筆,刻畫出了一個作天作地的江戶川亂步。

麻生秋也用手機回複了表揚的點評:【寫得非常有代入感。】

不是他不想用電腦,坐直身體太麻煩了,而筆記本電腦……不好意思,這個世界剛結束戰爭,多國處於戰後的混亂年代,不存在IBM公司和蘋果公司,筆記本電腦十分笨重,令用慣了輕薄的現代筆記本電腦的麻生秋也很不習慣。

中原中也在用出發前,麻生秋也買給他的紅色手機發短信。

【一周時間馬上到了,我什麼時候能回橫濱?】

【補習班的上課內容都看懂嗎?】

【……看懂了。】

說謊。

麻生秋也不是傻爸爸,把九歲的小孩子塞進少年補習班裡,本身就是一種拔苗助長,問題是天才是不一樣的,他不會拿常理來對待自家的崽。

中原中也,身體年齡九歲,真實年齡不足三歲,平時和正常小孩子沒兩樣。

江戶川亂步,身體年齡十四歲,真實年齡……嗯,這個就不提了,反正是一個很活潑好動的孩子,在推理的領域注定了獨占鼇頭。

其智商高得驚人,情商低得可怕。

兩者對比下,沒一個是正常人,無論是荒神還是人類天才,全部有待學習。

【秋也!你的計劃結束了嗎?我想念橫濱的粗點心啦!】這個回複顯然是江戶川亂步搶了中原中也的手機,任性地發給給麻生秋也的。

因為信息的隔絕,江戶川亂步尚不知道麻生秋也受傷的事情,推理出對方要借此機會完成一個斬除後患的計劃,從而令蘭堂順利的加入港口黑手黨。是什麼計劃呢?江戶川亂步猜測是和麻生秋也的過去有關,聰明的大叔必然給自己安排好了殺手鐧。

麻生秋也萬分感謝江戶川亂步對自己的高估,默念:“距離產生美。”

天天住在一起,說話容易有破綻,他十分擔心在江戶川亂步眼中的智商光環消失。

這種光環有多爽,誰戴誰知道。

【快了。】

麻生秋也安慰完兩隻在外地互掐的貓貓,坐在床上去看浴室的方向。

蘭堂在洗澡。

不愧是自己選擇的磨砂玻璃門,朦朧而完美!

麻生秋也深吸一口氣,摸著纏繞了紗布的腹部,啊,不小心摸錯到腎部了。未來有那麼多相處的機會,假如自己不好好休養,怎麼對得起蘭堂**的愛意。

安全屋外,木村瀨明望著沒有關燈熄火的房間,嘴角泛起冷笑。

他已經在隱匿中調查好了四周的路況。

沒人能來救麻生秋也。

即使是信的背後寫的法國異能力者,他也不放在心上,歐洲異能力者的名聲如雷貫耳沒錯,但是一個剛剛覺醒異能力的外國佬能有多強?空間係很特殊,而壓製人行動力和壓製傷口的空間係就雞肋無比,最多成為輔助性的異能力者。

木村瀨明對自己的身手有自信,用一分鐘可以把安全屋內的人抹喉。

“我可是黑蜥蜴的人。”

他的麵色隱隱猙獰,加入港口黑手黨的黑蜥蜴小隊後,他做了不知道多少肮臟的事情,再不願意又怎麼樣,自己尋求了組織的庇佑,便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異能力者,更接近於都市傳說,而非日本主流媒體會報道的對象。

他們在日本社會中落單會非常危險。

傳言有組織在秘密針對他們,說他們是日本的毒/瘤。

木村瀨明對於這樣的說法嗤之以鼻,全是借口!貪圖他們的力量,又汙蔑他們的名聲,日本戰敗,是那些當官的人的問題,與他們異能力者有個屁的關係!

沒有異能力者的日本是什麼樣的?世界上的異能大國會怎麼對付日本?木村瀨明沒有去思考過,思維就像是停留在這一步便不願意向前,他承認自己沒出過國,對外界不甚了解,隻能在橫濱市本土活躍,對靠腦子上位的“分析師”有過一些羨慕。

如今,這份羨慕就變成了實打實的殺意。

【你要是跟我沒仇,我懶得理你,你要是對我有仇?不好意思。】

【先下手為強!】

【普通人就懷抱著被異能力者殺死的怨恨,去死好了!】

木村瀨明找到陽台處,悄悄潛入進去。

在他踏入安全屋的一霎那,麻生秋也沒有感覺到異常,臉上笑眯眯的欣賞戀人沐浴的背影畫麵。反倒是殺氣侵入的時候,離得遠一點的蘭堂猛然轉過身,透過玻璃門仿佛能看見自己的敵人——我可以為秋也報仇了。

麻生秋也移開視線,靠著枕頭,注視著到來的黑蜥蜴成員。

“木村君,你來了。”

大約是聲音過於平靜淡泊,少了仇恨,木村瀨明急於殺戮的動作一頓。

“喲,這不是可憐兮兮的‘分析師’嗎?分析出了我的來意?”木村瀨明的手裡拿著匕首,手指靈活地轉了個刀花,把對文職人員頭腦上的忌憚和體術上的不屑表達得一清二楚,“那你知道是誰泄露了你的下落,又是誰讓我過來殺你的嗎?”

麻生秋也反問:“來殺我的人,自己不知道嗎?”

木村瀨明嘴角微抽。

可惡的聰明人,自己還真不知道,最多是在港黑幾個準乾部中瞎蒙一個。

“你以為你這麼諷刺我,我會泄露更多的信息嗎?”木村瀨明堂而皇之地推黑鍋,“今晚過去,你會死在殺手製造的煤氣爆炸之中,所有的證據會隨著你的死亡會被清理得乾乾淨淨,那個人在背後指使我這麼做的人……可不是我和你能得罪得起的。”

麻生秋也笑道:“指使?你是擔心我藏有竊聽器嗎?放心吧,不會泄露出去的。”

黑發青年麵對著嘻哈風格的染發男人,倏然陰沉下了嗓音。

“為人子女,當為父母報仇,即使我對他們感情不深也一樣。”

“……”

木村瀨明與他對視,神經質地咬了咬牙,知道這份仇恨要用死亡來化解。

麻煩透頂!

讓自己多出被拿捏住的殺人把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