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五十七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五十七章

港口黑手黨內部即將發生不為人知的變化。

“木村瀨明”取代了死去的屍體,與活著的外表一模一樣,不僅不會表現出對蘭堂和麻生秋也的憎恨,還能笑著接下偽裝成黑蜥蜴成員的任務。他的人格表現活靈活現,眼中神采奕奕,比之前陰鬱的氣色都要好。

“好的,我會去找到你的司機田中,再把背後算計我的人找出來。”

“木村瀨明”在深夜揮一揮手走了。

男人的身影消失在陽台處。

即使靠劇透,早已得知“彩畫集”的恐怖之處的麻生秋也都臉色微變,看動漫和親眼目睹是兩碼事,至少動漫裡沒有清晰刻畫出活人和人形異能力的區彆。

“不管有多麼真實,他都不再是活著的那個人。”蘭堂感應著對方的距離,語氣嚴肅了下來,“秋也,不要被他的表現欺騙了,他的人格和記憶是虛假的,猶如一段編寫了找人任務的程序,你可以把他看作是我的異能力。”

蘭堂再三叮囑自己的戀人,仿佛在不知道的過去,留下了極其糟糕的印象。

“千萬不要對這個異能力有‘複活’的幻想,不存在的!”

“蘭堂……我不會這麼想的。”

麻生秋也憐惜地看他,令蘭堂從魔怔中醒來,垂下頭,“是我多言了。”

“你為何要對我感到羞赧。”麻生秋也拉住蘭堂的手,濕潤的皮膚光滑柔軟,是活人的溫度,“掌握這樣詭異的異能力,對於行走人世的你來說是負擔。”

蘭堂冷色調的眼睛浮現霧氣,猝不及防被觸碰到心底的柔軟處。

“秋也總是那麼懂我。”

“蘭堂,答應我,不要對你的異能工具產生感情,我不會利用你複活任何人,更不會把你的異能力的當作救命的道具。”

麻生秋也又歎了一口氣,看著在出浴後殺氣騰騰的半/裸美人。

“我說……你不冷嗎?”

“嘶!”

蘭堂用最快的速度鑽進被窩裡,裝逼遭雷劈,他冷得寒顫,想靠近麻生秋也的懷抱,又害怕壓到對方的傷口,欲言又止地說道:“秋也。”

麻生秋也挪了挪位置,很快他就感覺到自己的雙腿被人抱住。

蘭堂宛如一條美人魚般纏住了他。

著實令人吃不消。

麻生秋也撫摸著蜷縮在被窩裡的心上人,烏木般的頭發從他的指縫中流瀉,發香四溢,帶來輕微地冷感,讓人忍不住想象童話裡黑發白膚的白雪公主。對方是那麼風情無限,哪怕是第一次見到蘭堂的木村瀨明都短暫失神。

“蘭堂,你一次性可以驅使幾個創造出來的人形異能力?”

“最多同時驅使一個人形異能力。”

“能輪流?”

“能。”

蘭堂把自己的異能力交代出來,在他的大腿上靠著,笑容多出甜蜜。

這份甜蜜背後的殘酷,也成為了一種美麗。

“秋也,你想殺多少次就多少次,我會把你的敵人創造出來,讓你解氣。雖然死亡是一件令人悲傷的事情,但是人形異能力這種工具,損毀了也沒有關係,隻要敵人的屍體在我的手裡,我能讓他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蘭堂要溫柔一點啊,彆說這麼嚇人的話。”

麻生秋也刮了刮蘭堂的鼻尖,蘭堂深信不疑地說道:“秋也不會怕我的。”

“嗯……我不怕。”麻生秋也咽下口水。

他開始佩服保羅·魏爾倫了。

是誰給了你勇氣背叛阿蒂爾·蘭波?你不怕被殺得死去活來嗎?

他再次確定,阿蒂爾·蘭波和保羅·魏爾倫這對搭檔裡,占據主導權的估計是阿蒂爾·蘭波,否則在原著蘭堂的記憶裡,不會誤以為自己親手殺了魏爾倫。

麻生秋也感受某處被貼近,咬牙說道:“蘭堂,你要不要穿上衣服再睡?”

“為什麼?”蘭堂疑惑。

麻生秋也含情脈脈地說道:“我怕你著涼啊。”

蘭堂幸福地蹭著秋也,“秋也就是我的暖爐,我的太陽,在你身邊沒有那麼冷。”

麻生秋也的腎……不,他的肚子又痛了。

老婆撒嬌真好看。

可鹽可甜,可攻可受,可男可女(?),說的就是阿蒂爾·蘭波啊!

東京,中原中也聽從江戶川亂步的話,整理行禮,決定明天就坐車回去。江戶川亂步在翻看報紙,看見什麼感興趣的地方就大呼小叫要出門,無奈之下,自覺實力足夠保護對方的中原中也隻能跟上對方,充當年齡最小的保鏢了。

江戶川亂步對此評價道:“小橘貓太操心了,碰到危險,我跑得比你快!”

中原中也嗬嗬。

不好意思,碰到危險……老子、呸,我速度比你快!

知道江戶川亂步不了解異能力,中原中也樂得如此,總算有一項能碾壓對方的特長,他不會輕易暴露出來,要等江戶川亂步震驚的貓貓臉。

“總感覺你在想什麼壞事。”逃課的兩人走在東京大街上,江戶川亂步突然湊近中原中也,翠綠的眼睛折射出理性的冷光。中原中也下意識心虛,很難想象,有這樣目光的人會如此單純,性格像是一個三歲的小孩子。

江戶川亂步哼笑幾聲,蹦入一個自動販售機前,要買波子汽水。

“彆讓我發現你在隱藏什麼,小橘貓。”

“喊我名字!”

中原中也的青筋迸發,控製不住脾氣,無處可出的踹了一腳自動販售機,哐當一聲,自動販售機內掉落了兩瓶波子汽水,令江戶川亂步驚喜地瞪大眼睛。

“小橘貓,再踹幾腳!我們有免費的波子汽水可以喝了!”

這一刻,江戶川亂步的道德修養為零。

不遠處。

一個穿著英倫風打扮的紅領結小男孩看向兩人的方向,嘴角抽搐,大步流星地上前勸道:“喂,你們這麼做太過分了吧,想要喝飲料,自己掏錢去買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