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五十八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五十八章

在安全屋裡療養的麻生秋接到了一個電話。

中原中也的手機號,麥克風裡出現的聲音卻是成年男性,聲線給人好感。

“您好,請問是亂步君的監護人嗎?”

“是的……”

麻生秋也第一想法就是亂步在東京惹事了。

中也啊。

爸爸對你寄托了厚望,希望你能約束得住亂步,然而你還是失敗了。

“太好了,我與亂步君一見如故,想要邀請他去東京都米花町做客,他說要得到您的同意。”打電話的人先是表明了目標,語氣有點激動,甚至用上了敬稱。後麵他發現自己的態度容易像壞人,解釋道,“我是工藤優作,《暗夜男爵》的作者,剛從美國回日本探親,在尋找靈感的途中見到了令郎和推理能力極強的亂步君。”

麻生秋也凝重的表情一滯,仿佛看見了日本死亡率超高的未來。

工藤優作是工藤新一的父親,而工藤新一則是《名偵探柯南》裡大名鼎鼎的主角兼天煞孤星,一個江戶川柯南能讓日本經濟衰退多少年?

怕了,怕了。

真實的世界肯定不會這樣吧。

他自我安慰後,腦海裡已經替異能特務科更新了最新檔案:【資料番號:▇-▇▇-▇▇-▇:江戶川柯南,原名工藤新一,出生地東京都米花町2丁目21號,特A+級異能力者,異能力名不明,效果為被動提升附近殺人案件的概率。】

麻生秋也用看透人生的口吻說道:“嗯,告訴他,我同意了。”

手機另一頭的工藤優作忍不住吃驚,試探性地說道:“您不用確認我的身份嗎?”

手機的背景音裡夾雜江戶川亂步地笑聲。

麻生秋也嘴角扯了扯,誰想當走哪裡死哪裡的江戶川柯南的父親呢。

“我家孩子就麻煩你了。”

想了想,他覺得自己這麼說不太負責,又補了一句。

“你的人品,值得相信,我也是你的讀者。”

他不用給工藤優作思考的時間,掛斷電話,瞬間笑開花,對在研究咖啡機的蘭堂歡呼道:“蘭堂,亂步在東京找到好玩的事情,要再過幾天回來啦!”

蘭堂欣然說道:“亂步君長大了。”

小家夥懂得自己找樂子,不來打擾他們的生活。

麻生秋也沒良心地拋開兩個在外八成逃課的家夥,讓這個美好的誤會持續下去。

“蘭堂,剛才《暗夜男爵》的作者還對我用敬稱!”

“秋也確實值得彆人尊敬呀。”

蘭堂對秋也在文學上的評價比較客觀,不過度吹捧,也不否認特殊之處。因為他的男朋友有著常人未有的心胸,筆下描繪出了一個栩栩如生的平凡世界,凡是能從字裡行間窺探出那個世界的人,皆會有著特殊的感慨:那是沒有異能力的世界,依舊是有戰亂,但是和平下來後繁花似錦,讓人忍不住多看幾眼那般的環境。

“嘿嘿。”麻生秋也倒是不好意思,說出真心話,“我是沾了亂步的光。”

蘭堂泡了一杯咖啡,給咖啡表麵弄了個漂亮的拉花。

“秋也總是愛自謙呢。”

相隔不遠的東京都,工藤優作把手機歸還給江戶川亂步,心服口服道:“這麼放心的家長實在少見,難不成單憑我的幾句話,他就能確認我的情況?”

江戶川亂步得意洋洋地說道:“為什麼不可以?”

中原中也捂臉,與嘴巴能塞得下一個雞蛋的工藤新一對視一眼。

兩個不相乾的人突然找到了共鳴。

【完全不可以好嗎!!!】

“不對啊,我聽了亂步君的話,特意掩藏了東京地區的口音,即使對我熟悉的人也無法第一時間分辨出來。”工藤優作在之前的聊天裡得知了江戶川亂步的家庭背景,對方有著一對厲害的父母和同樣厲害的監護人,彆說是他興趣盎然了,他身邊的編輯和兒子都是在豎起耳朵聽剛才的電話。

天才年年有,像江戶川亂步這種妖孽卻不常見,尤其是他一家子全是妖孽!

“這種一聽就會知道你的意圖的事情,為什麼要我給你解釋清楚,難道你要給我打分嗎?得了吧,我又不用在你這裡考試,秋也對你放心,說明你真的是個好人。”江戶川亂步吃著薯條,不沾番茄醬,而是沾著快餐店提供的白糖。

工藤優作遲疑地看向橘發小朋友:“中原君,你知道原因嗎?”

中原中也木著臉回答:“我隻是一個普通的孩子。”

工藤優作懂了。

“天呐,我還是感覺到震驚。”編輯終於開口,“亂步君有這樣的推理才能,怎麼會埋沒至此,早就該在警視廳、警察廳這樣的地方大放光彩。”

江戶川亂步無聊地說道:“哦,我以前在警察學校念過書。”

在警方有人脈的工藤優作一喜,然後聽見對方說道:“然後我被趕出去了。”

工藤優作扶額:“亂步君是怪才,真正的怪才!”

“你在胡說什麼啊?”江戶川亂步一張開嘴,語氣老熟悉了,中原中也知道他要照常吹捧麻生秋也,貶低自己的智商了。他十分淡定地分走了桌子上的雞翅,咬一口肉,再喝一口可樂,被迫掌握了一個智商平平的人該如何圍觀吃瓜的精髓。

“全家人在一起,我是最弱的!”江戶川亂步理所當然說道。

“啊!”江戶川亂步突然盯著中也,喜出望外,“差點忘了,有你墊底。”

中原中也哽住,默默握緊拳頭。

毫無意外,中原中也成為了所有人同情的對象,每個人的想法大致可以總結如下。

——活在這樣的家庭裡,太不容易了。

“走吧,中也,我們去米花町玩。”在外人麵前,江戶川亂步出奇地喊了名字,中原中也用餐巾紙擦好手和嘴巴,同他吃飽肚子後,上了工藤優作的車。

編輯負責開車,工藤優作坐在前排的副駕駛室位置上,讓年幼的兒子去接觸那兩個人,算是提前給新一增添一點新奇的交友經驗。

工藤新一不再嫌棄他們,崇拜地說道:“亂步哥哥,我可以問你推理上的問題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