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五十九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五十九章

麻生秋也的計劃並未出現差錯。

有一個最好的“內應”在,化作人形異能力的“木村瀨明”回到港口黑手黨,借用他在黑蜥蜴的身份地位調查田中不難。說到底,首領大人對麻生秋也的器重沒有消失,即使未提供異能力者進行保護,也不是其他人能明麵上謀/殺的人。

麻生秋也的司機沒有死,僅僅消失半天的時間,換了個崗位。

“木村瀨明”找到田中後,扭了扭脖子,感覺輕鬆萬分,他知道自己就是一具虛假的人偶,可是心情十分好,仿佛失去了負麵情緒,甚至很享受這樣的狀態。

多麼厲害的異能力啊。

把死去的人變成一具有自我意識的傀儡,力量與生前一般無二。

“木村瀨明”再次讚歎蘭堂的力量,連昨天夜裡見到麻生秋也和蘭堂後被殺的事情也記得一清二楚,不過當他試圖回憶蘭堂的身材時,心頭波瀾不驚,被迫進入了男人的“賢者狀態”。他瞬間秒懂,蘭堂不希望有人意淫自己,哪怕是一具人偶。

“可怕,可怕極了。”打扮符合當下嘻哈風格,潮流到給自己染發、打耳釘的黑蜥蜴成員說著彆人聽不懂的話,對田中展開了一個戲謔的笑容。

“田中,快點把你知道的事情說出來,我還等著早點安息呢。”

“木村大人……我什麼也不知道啊。”

田中想哭,然而說出來的話沒人信,對方的眼神恍若是在看一個死人。

“不能說嗎?”對方再次問道。

“我、我真的不能。”田中是接受過嚴厲警告的人,家人被人拿捏住,吞吞吐吐說道,“您不要逼我了,大家都是港口黑手黨的人,我不能背叛麻生先生。”

“木村瀨明”想笑,笑得大聲,如果沒人背叛麻生秋也,自己又怎麼找的上門。

四舍五入就是這個人害死了自己啊!

“叛徒。”

他吐出了這個詞,田中的臉色煞白,低下了頭。

“你要是無法說出來,我可就得把你帶走了。”虛假的“木村瀨明”威脅著他,田中被逼無奈,低聲說出了一個手機號,“木村大人可以聯係他。”

“木村瀨明”點了點頭:“多謝。”

他瀟灑地走人,處理叛徒不在他的任務範圍之內。

田中好半天沒回過神,癡呆道:“這麼容易就打發走了?黑蜥蜴的人真好說話。”

通過手機號,“木村瀨明”爽快地進行自薦,以賣身給對方為代價聯係上幕後之人,並且表示不親眼見到對方,他不敢擅自對港口黑手黨的內部成員動手。

準乾部行定渡邊雖然瞧不起他的膽小,但是認同了這個效忠的理由。

站隊之後,木村這個小子就是他的人了。

電話裡的人報出一個地址,“木村瀨明”根據地址見到了行定渡邊。

行定渡邊坐在沙發上,部下守在房間內外,“木村瀨明”被經過搜身後進入房間之中,臉上絲毫沒有遭到搜身的恥辱感。

行定渡邊高看他一眼:“木村君,我是行定渡邊。”

“木村瀨明”驚喜連連:“原來是你!”

行定渡邊矜持地頷首,以為對方是在高興站對了勢力,自己在橫濱黑道的威望不算低,放到幾個準乾部裡也是極有希望成為乾部的人。

“木村瀨明”順勢對他下跪,行了臣服的禮節,“行定大人,請接受我的效忠。”

太好了。

我的屍體可以安息了,輪到你了。

可悲的準乾部先生……嘻嘻……乾部的位置不是你能染指的……

……

“篤篤。”

又一個夜晚,安全屋的窗戶被人敲了敲。

完成任務回來稟報,“木村瀨明”眼巴巴地站在外麵看著屋子裡的兩個人。

不過,似乎回來的不是時候……

蘭堂在給麻生秋也換藥,半蹲在床旁邊,紗布一圈圈地纏繞上黑發青年蒼白的腰腹,遮掩住難看的槍傷。黑發青年倚在床頭,輕輕喘息,額頭有著溢出的汗珠,短短幾天的時間不足以讓傷口獲得愈合,反而因為遠離了醫院的無菌環境,傷口出現發炎的跡象。

在戀人的低燒和濃鬱的藥香之下,蘭堂隔著紗布,在傷口上落下輕柔的吻。

“再等等,秋也,我馬上為你解決掉暗殺你的人。”

“蘭堂,去開窗戶吧。”

“不用,讓他自己從門口進來,我又沒有上鎖,黑手黨的人就是沒規矩。”

“……”

蘭堂,我也是黑手黨的一員啊!

麻生秋也無語,蘭堂馬上為自己的話打補丁:“秋也在我心中是男朋友!”

麻生秋也熬過了換藥的流程,把後續的事情交給了蘭堂。

“木村瀨明”麻溜地從門口進來,關上門,討好地說道:“麻生先生,蘭堂先生,抓了您司機的是準乾部行定渡邊,這個人的異能力,我說不上來,肯定不是無害的類型。我見他的時候,四周都是他的人,不好通知蘭堂先生過來。”

蘭堂收拾好藥箱,冷漠地問道:“有辦法讓他落單嗎?”

“木村瀨明”思考:“冒險一些的話,能把人數降低到兩三人,這些準乾部對自己的小命很在乎,要真是有乾部級彆的力量,首領大人早就把他們提拔上去了。”

蘭堂說道:“你打算怎麼做?”

“木村瀨明”咧開嘴,宛如地獄裡的惡鬼,“我會用我殺了麻生先生的借口……不不不!您不用對我放殺氣,我是已經死了的人啊!”在急忙求饒後,他改口說道,“還有一個辦法,這位準乾部名下有一家賭場,每個星期喜歡去那裡賭一把,我可以借機過去拉近關係,等到他身邊沒人的時候,我就通知您!”

蘭堂一句話駁回:“太慢了。”

“木村瀨明”苦著臉看向麻生秋也,麻生秋也居然有種欺負死人的感覺。

然而。

良心並不會痛,特彆快樂。

麻生秋也微笑:“找到對方的家不難。”

蘭堂的不讚同地說道:“秋也,你安心養傷,不要為這件事費神。”

麻生秋也回答道:“早點解決也好,我也不想留著敵人過夜啊,你看木村君迫不及待地想要再死一次了,我總得成全自己的仇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