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六十二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六十二章

“秋也,你不能流汗,我單獨睡一床被子吧。”

蘭堂選擇回去的地方,意外的不是之前寬敞的民宅,而是兩人的安全屋。

即使他擁有保護秋也的力量,仍然按照秋也的話,認同了最親密狹窄的地方。蘭堂在衣櫃裡搬出一床厚厚的被子,鋪在麻生秋也的旁邊,傷心地說道:“我不會再讓你的傷口出問題了,你不要拒絕,我知道你舍不得我,可是我要照顧你!”

麻生秋也托腮。

蘭堂,我並沒有拒絕的意思啊……

大部分心有靈犀的情侶,在一些小問題上,總是會有著奇異的偏差。

蘭堂睡入沒有第二個人體溫的被窩裡,一陣寂寞孤獨冷。麻生秋也喝著早餐的粥,望著要睡覺的蘭堂,把一個熱水袋塞進了蘭堂的懷裡,充當自己的□□替身。

上午補眠的過程中,蘭堂把自己裹成了蠶寶寶,睡得比較沉。

麻生秋也後知後覺地發現蘭堂精力透支了,對方不再是信心十足的超越者,為了防禦暗殺,緊張萬分,即便是五感相當敏銳,蘭堂也害怕漏過不知名的敵人。因為渴望保護秋也,因為希望進一步掌握異能力,蘭堂親自出動,擊殺行定渡邊,而不是讓木村瀨明去床上刺殺,把計劃中敵人逃走的最大隱患解決掉了。

“是我忽略了,蘭堂。”麻生秋也把碗放下,稍稍側過身體。

他浪漫而向往強大的法國美人,雙眼閉著,睫毛卷翹,微顫地呼吸使得他就像是一隻會受驚的鬆鼠,而對方不會躲入安全的洞穴,想要保護自己的戀人。

從救下蘭堂起,總是在照顧蘭堂的麻生秋也不禁甜蜜起來。

我付出多少,你回饋我多少。

真好。

麻生秋也與蘭堂一並休息,享受沒有工作的悠閒上午。

——危機已經解除了。

中午,麻生秋也在吃午飯前,讓蘭堂扶著自己去洗手池,蘭堂一陣疑惑,把打濕的毛巾遞給秋也,但是麻生秋也拉過他的雙手,放入水龍頭下的溫水裡。

蘭堂:“秋也?”

麻生秋也如同說著父母輩的吉利話,笑著回答。

“我們洗乾淨手,把罪孽都洗掉,然後我們再一起去吃飯。”

“……”

蘭堂怔怔地看他,洗手池的鏡子上倒映著兩人雙手相握的畫麵。

不知不覺,源自於殘酷的異能力世界帶來的黑暗,從蘭堂的目光中慢慢褪去。

蘭堂重歸純然。

“嗯,我把臟東西洗掉了。”

蘭堂洗好手,用毛巾去擦秋也氣色不好的臉,留下柔潤的水印,“我也要把秋也的傷痛擦掉,等你好了,把修養期間錯過的事情都補上。”

麻生秋也接受他的擦拭,取笑道:“重點是錯過的事情嗎?”

蘭堂光明正大地說道:“我喜歡性生活,不行嗎?”

麻生秋也說道:“行吧。”

是男人,不能說不行!

他的思路一歪,忍不住聯想到另一個單身多年、卻喜歡“性生活”的男人。

當年沒去考東大……是遺憾,也是正確的呢!

……

補習班的時間結束。

同時,去米花市的兩個人坐車回來了。

他們收獲不小,隨身的行李箱塞滿了彆人送的禮物,有讀本、小發明的道具、寫作累積下來的作文等等,江戶川亂步和中原中也滿載而歸。

下了車,看見熟悉的橫濱市,江戶川亂步伸個懶腰大聲說道。

“我回到橫濱來啦!”

可惡,秋也和蘭堂沒有來接自己。

江戶川亂步去看導致這種事情的“罪魁禍首”——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宛如讀心術附體,怒聲道:“關我什麼事!”

他才是最慘的!

親兒子!被放在外麵撫養,沒有辦法回家,還要看這個養子的臉色!

中原中也一瞬間為自己腦補了許多悲慘的事情,忽略了他自己要留在擂缽街,並且身具無與倫比的異能力的因素,鼻子一酸,可憐起自己的遭遇。

江戶川亂步哼哼道:“都怪小橘貓是藍眼睛。”

中原中也吃驚:“和我眼睛有關?”

江戶川亂步翻找口袋裡的粗點心,沒找到,路上吃光了,“我要吃東西!”

中原中也擺了擺手,“等下買。”

江戶川亂步撅起嘴:“你是藍眼睛,蘭堂先生的前任也是藍眼睛,你沒發現秋也偶爾看著你的目光在思索嗎?他是在想怎麼把你偽裝起來。”

對方的目光停留時間最長的部位,便是中原中也的眼睛。

那雙好似大海的藍眼睛。

中原中也為了讓他說下去,主動承擔起拖著兩個行李箱的責任,邊走邊問他:“爸爸不是說沒見過另一個人嗎?”

江戶川亂步理直氣壯:“像這些大人,隔空判斷很難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