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六十四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六十四章

蘭堂負責開車,麻生秋也的身體不適,靠著座椅,比幾天前要好許多。

兩人去接在外麵浪的江戶川亂步。

因為是傍晚的城市路段,交通不算順暢,紅綠燈很多,麻生秋也不用擔心蘭堂開出靈車漂移的效果。麻生秋也用眼神瞅了瞅戀人,說起來自己發現了蘭堂的一個潛在性格,追求冒險,不安於穩定,樂於接觸陌生的事物,而且上手速度很快。

蘭堂不是腦力派的人,然而學習能力也不差,原著中要不是沉溺於對過去的追憶,以他安排出的布局,不會這麼快被太宰治拆穿謊言。

蘭堂太感性了。

一個把自我的情緒淩駕於理性之上的人。

更可怕的是——他說錯話,也不在乎,反而會對你找到破綻很感興趣。他是一個很瘋又相當矛盾的人,追求著意料之外的驚喜,卻相當的戀舊。

麻生秋也得吐槽一句:一頂帽子用八年,能不戀舊嗎?

“蘭堂,到了喊我。”

麻生秋也戴上車內的眼罩,閉目養神一會兒,堵車真是不分國內外。

上一世幾十年前的日本啊……有這麼繁華嗎?

曾經沒出過國的人也不得而知。

大約是淺眠了一段時間,麻生秋也聽到車窗被扣響,側過頭,碎發在皮質座椅的表麵發出窸窣聲,看向人溫潤地目光在養傷狀態下略顯精神不足的黯淡。一個黑發少年在他醒來後,貼近玻璃窗,臉頰貼出大餅臉的滑稽效果。

江戶川亂步的臉蛋,攤平了也是一張可愛餅。

“亂步,上車吧。”

麻生秋也的聲線輕微沙啞,為他的年齡往上又加了四五歲。

似乎是他的錯覺。

他看見亂步的翠綠瞳孔流淌著光河,無數信息在流動,彙聚成無暇的信賴。

孩童純真的心,是世界上最美麗的東西之一。

蘭堂從駕駛室出去,與秋也一同擔負起監護人的責任,把江戶川亂步的行李箱塞進後備箱。江戶川亂步一見蘭堂,沒有立刻上車,跑過去活潑地說道:“蘭堂先生,秋也怎麼無精打采的呀,要不要讓他出來曬曬太陽?”

蘭堂不由自主地去看天空,黃昏之際,橫濱市的天上渲染出火燒雲的景象。

“現在也沒有能曬的太陽吧。”

“可是外麵空氣好。”

“不了,秋也有一個月的假期,之後有空可以去出門逛。”

“哇,好多假!”

江戶川亂步今天的話格外的多。

蘭堂看亂步淩亂的衣領,強迫症有點犯了,親手給他把係錯的扣子扣好,他的自然卷的長發順勢劃過了耳朵,遮住了少許視線,側臉高雅而柔和,比之在車內病弱的麻生秋也,此刻蘭堂是該放在雕塑殿堂上的藝術品。

街道的十米之外,有一個身材嬌小的男孩穿著衛衣,兜帽蓋頭,假裝路過的模樣。

如同被“父子”友好的畫麵吸引,他扭過頭去看。

一瞬間,怔忪了。

麻生秋也口中的蘭堂就站在路邊,灰藍色的大衣,長發落滿肩頭,好似烏壓壓的雪鬆,高挑的身形以無形的氣質奪人眼球。

中原中也與蘭堂長得並不像,發眸色也不像,他是橘發藍眼,而蘭堂是黑發綠瞳,哪怕是日本人身份的江戶川亂步都看上去和蘭堂有父子相。明明對比日本人,中原中也的五官稱得上精致立體,但是一和真正的法國人比,少了那份深邃之感,把一個日法混血兒的特征對比得清清楚楚。

中原中也既高興,又失落,心道:“我果然是長得像蘭堂先生的前任。”

媽媽這個戲稱,他喊不出口。

對方根本不認識他,就算恢複記憶,恐怕也不想認下與前任生下的孩子。

中原中也最後看了一眼蘭堂和車內身體不舒服的麻生秋也,快速離開,那雙以防萬一,戴了美瞳的綠眼睛裡不知不覺溢出委屈之色。

車內,麻生秋也的視線在看街道,陡然見到一個小個子,眼皮跳了跳。

那個身高……不對,是那個邁著外八字步伐的小鬼。

不就是他的親崽嗎?!

想到中也可能出現的心情,麻生秋也欲言又止,低頭拿出手機,沒辦法了,現場無法交流,隻有靠這個時代最偉大的交流工具——手機。

【中也,我在注視你。】

這個短信抵達中原中也的手機上,令要跑掉的橘發男孩身體一顫。

自誕生起,有一個人溫柔地注視著他。

那是親情嗎?

為什麼沒有血緣關係,自己拒絕過對方多次,對方仍然如此會關心他?

【秋也先生,人類的父母一定會愛孩子嗎?】

“……”

麻生秋也來不及回複中也,看見走向駕駛室的蘭堂,對方的神態淡然,戴著耳罩,相對於在敵人麵前的表現要平易近人許多。

江戶川亂步鑽進了汽車的後座位,撲到前排的座椅,雙手去搶秋也的手機。

麻生秋也沒抓牢,給他搶了過去。

蘭堂不悅道:“亂步?”

江戶川亂步啪啪啪得一通亂按,把手機又送還回了麻生秋也。

麻生秋也好奇他乾了什麼事,打開一看。

【當然是這樣的!】

江戶川亂步輸入的字仿佛充斥著力量,擲地有聲,能敲碎人心的隔閡!

麻生秋也垂下頭,啞然失笑,令蘭堂產生了探究手機的想法:“秋也,你們兩個在玩什麼?”麻生秋也回答他:“我在看一個作文的主題,題目是父母是否愛孩子,亂步毫不猶豫地替我回答了,當然是愛啊。”

蘭堂啟動了車子後,隨口說道:“一般而言,不愛不會生下來吧。”

歐洲世界崇尚的自由戀愛,導致人口經常負增長,蘭堂的答案沒有錯,但是麻生秋也用手指小小地戳了戳蘭堂的大腿,弄癢了對方。在對方的小動作下,蘭堂的灰綠色眸子斜睨了過來,被窗外的黃昏添上一份豔色。

他發現秋也含笑看著自己,眼神一軟,波光粼粼。

如今回憶。

已經禁欲了快半個月了。

後座上的江戶川亂步玩著自己的手機,沒眼睛去看前排的大人們。

【小橘貓,你爸媽又在秀恩愛了。】

即使有什麼深仇大恨,趁著蘭堂先生失憶,早點趁虛而入,培養感情,這不就能讓可憐巴巴的小橘貓回到這個家庭了嗎?

最大的問題是……那張臉,究竟與前任有多像?

江戶川亂步的眼神飄來飄去,試圖推理,然而他推理錯了對象。

蘭堂的性格比較與眾不同。

所以……

江戶川亂步捂住了雙眼,從指縫中看到甜蜜蜜的兩人,又透過表麵看見真實。

【秋也大叔,你知道你的老婆是一個雙性戀嗎?】

【他剛才是在想你要是女孩子,要是你撒撒嬌,他完全不介意有一個孩子啊!】

【他偶爾還想上你呢!】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