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六十五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六十五章

監獄裡發生了一件意外,有收押的犯人逃走了。

工藤優作準備在老家待到過年,收到了警察廳朋友的來電:“優作老兄啊,上次那個殺手跑了,我們誰都沒想到他有異能力!”

工藤優作詫異:“一名異能力者?什麼類型的?”

在家裡構思的男人嚴肅起來,身邊退出影壇多年的妻子端來咖啡。放到了書桌上,工藤有希子沒有離開,倚靠桌沿,聽著丈夫和警察廳的對話。聽完之後,工藤有希子感慨道:“日本的警力是一年不如一年啊。”

“也不能這麼說。”工藤優作揉了揉眉心,“誰也無法預估戰爭的影響,這幾年是日本政府最艱難的時刻,我們定居美國,避開了戰亂,卻始終不能忘記祖國。”

工藤有希子好奇地問道:“日本和美國的差距有多大?”

工藤優作苦笑:“無法形容,我不是兩個國家政府內部的人,但可以肯定的是——美國是一個在高速發展,潛力巨大的國家。”

工藤有希子點頭,對比兩邊的城市,目前美國的繁榮程度令人歎為觀止。

“優作,你要幫警察廳抓人嗎?”

“這倒不必。”

工藤優作找到亂步君的手機號,把事情編輯成短信,發送過去。他不是喜歡在台前奔波的人,聰明至極地說道:“亂步君能抓到殺手一次,便能抓到第二次,隻要能解決掉流竄的罪犯,我把人脈借給他用又如何。”

工藤有希子驚歎道:“你對那個少年十分看好。”

工藤優作問道:“難道你沒有?”

工藤有希子作為一位喜愛兒子的母親,好勝心滿滿:“亂步君的頭腦好,有著遠超過了新一的天賦,可是這個社會,人情世故也很重要。”

工藤優作大笑,摘下眼鏡,沒有留胡子的臉看上去年輕許多。

“我不擔心這一點,你忘了亂步君的監護人嗎?有這樣隔著距離就能看穿一個人的家長在,對方會安排好亂步的未來,就像是我們對新一的期待……怎麼可能放任弱點而不去彌補呢?成長起來的亂步君,未來隻能讓人仰望吧。”

“爸爸,亂步哥哥在哪裡?我想和他去夏威夷玩!”

房間門口,工藤新一聽見亂步哥哥的名字,火速跑了進來,被爸爸抱起。

一家三口和樂融融。

東京,這座大城市到底是比橫濱市要安全許多。

江戶川亂步寫完了作文,滿腦子漿糊地爬回了自己的房間,仿佛有無數條金魚在旁邊遊來遊去,吐著笨蛋的泡泡,在問他:“你寫的東西,在講什麼?”

預料到到中原中也的反應,江戶川亂步尖叫一聲:“啊!”

他在床上癱倒,挺屍。

江戶川亂步趴在床上一動不動半晌,突然抬起手,抓住了手機。

打開一看,他的眼中恢複精神鬥誌。

“殺手跑了!”

果然,這也在秋也的算計之中嗎?之前秋也轉達的那些話,不是在告訴殺手失去價值,而是給殺手去追殺雇主的機會,是自己低估了大人的壞心眼。

等等,敵人不是投誠了嗎?

江戶川亂步掌握的信息量不足,光著腳要跑去問秋也,走了幾步,他又回頭心虛地穿上拖鞋,覺得蘭堂先生在一定程度上和母親一樣可怕。

家裡的時鐘顯示,晚上九點,一般而言兩人還沒有睡,會在看電視。

可是客廳裡沒有見到他們的身影。

江戶川亂步來到隔音效果很好的主臥外,貓貓探頭,躍躍欲試,聽見了細微的聲音。看完過《校花的退役殺手貼身保鏢》的江戶川亂步一臉“我懂了”的表情,然後下一秒,他猛然後退一步,看見了門被人打開了。

蘭堂穿著絲質睡袍的身影攔在了門後,神情不太美妙,“亂步君?”

江戶川亂步乖乖地舉起手機:“蘭堂先生,我得到消息,說殺手從監獄裡跑了。”

蘭堂一愣,而後流露出令貓貓發悚的笑容。

“跑了?可以啊。”

“嗯嗯!”

“你不用去追查,這件事交給我,殺手不會再出現了。”

“不能交給警察嗎?”

江戶川亂步遵循著父親教導的例子,歪了歪頭,雖然對接觸到的警察大叔們的印象非常不好,覺得他們看上去沒有用,但是有父親那樣的人在,警察大叔們肯定有他不知道的本事,不是小孩子能抵抗的。

蘭堂摸了摸單純的江戶川亂步的頭,溫和地說道:“你無法阻止一個人去找死,我們作為旁觀者,應該像觀眾一樣笑著看他走完結局。”

江戶川亂步踮著腳,想去看蘭堂肩膀後麵擋著的畫麵。

蘭堂用手掌壓下了小矮子的行為。

“亂步君,該去睡了,不要打擾我和秋也的休息。”

“秋也不是在養傷嗎?”

“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