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六十七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六十七章

十一月中旬。

江戶川亂步最近的生活出現變化,變得心驚膽戰。

他發現秋也對他太好了,爽快地給他買各種好吃的,蘭堂先生也對他經常露出溫柔之色,仿佛在說:孩子你去吧,這個家隻需要我和秋也。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江戶川亂步反複和中原中也說道。

“……”中原中也捏住筆頭,努力看亂步的,寫理解,“我完全沒感覺到問題。”

“他們想解決掉我!”江戶川亂步大喊,“殺貓前的斷頭飯!你能明白我每吃一口心愛的粗點心,便感覺自己時日不長的滋味嗎?蘭堂先生的表現最明顯了,絲毫不掩飾自己在期待著我會倒黴的樣子,我隻是拆穿了大人的一次虛偽而已!”

中原中也徹底看不下去,把垃圾拍在了桌子上,“鬨了半天,你想做什麼?”

江戶川亂步說道:“我要去調查清楚!”

中原中也煩躁地抓了抓頭發,並不想卷入亂步和秋也的問題之中。

“我不乾涉你,你彆來煩我可以嗎?”

“不行!”

江戶川亂步急忙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皺巴巴的A4紙給他看。

中原中也勉強看清楚字跡:“活動認定書?”

江戶川亂步補充道:“是政府發行的求職活動認定書,我經常找工作,對這張紙一點都不陌生,秋也把他放在我能看得見的地方,分明是希望我去打工!”

中原中也沉默三秒鐘,眉開眼笑道:“這不是挺好的嗎?”

江戶川亂步說出驚恐的話:“這張紙類是麵試要用的啊!而且是複印品!蓋了章的正品已經提交到了我不知道的公司去了!”

中原中也說道:“你十四歲了,不想上學,總不能待在家裡啃老。”

江戶川亂步左顧右盼:“我也想找合適的工作啊。”

沒找到,能怪他嗎?

江戶川亂步一陣心慌意亂,覺得秋也應該不會嫌棄他抱大腿啊,他親自找的長期飯票,怎麼會臨陣變卦,想要把他塞進複雜的工作環境之中?

推理,推理,推理……結果是情報不足,秋也在秘密謀劃關於他的事情。

貓貓敏感的汗毛已經豎立起來。

江戶川亂步把中原中也當負麵能量垃圾桶,傾述完畢後,他抓起手機去撥打工藤優作的電話,求生欲旺盛,已知的“熟人”裡能為他解答謎題的隻有對方,“莫西莫西!!呐,工藤先生!我想知道監護人在什麼情況下會把孩子丟去工作?”

“……這個,可能是在無力撫養的情況下吧。”

“除了這一點呢?!”

“沒有時間、沒有精力管教,希望孩子能接觸社會早點長大的時候。”

“嘶!”

江戶川亂步抽了口涼氣。

秋也受傷,蘭堂貼身照顧,豈不是符合了重要的前提?

工藤優作似有所覺,對這位心智年幼的少年說道:“你的監護人要讓你去工作?”

江戶川亂步淩亂地說道:“大概、也許?好煩啊,我不清楚。”

工藤優作驚訝:“亂步君分析不出來嗎?”

江戶川亂步喃道:“如果是讓我去工作,也不會讓我在這種地方工作啊。”以他未收到麵試通知就知道,麻生秋也想把他塞進去的是一個人際交往密切的大公司,審核流程比較麻煩,不會輕易地招收未成年的員工。

工藤優作思考,說出他的片麵見解:“或許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糟糕。”

江戶川亂步嘟囔道:“我怎麼可能排斥工作。”

他隻是——排斥那些怪物般的大人們包圍的地方。

結束通話後,江戶川亂步喪氣地坐在紙箱子上,幸好他體格不重,四肢纖細,放著生活雜物的紙箱子沒有被他給坐得坍塌。

中原中也見到難得灰心喪氣的亂步,湛藍的眸子流露出不解。

“你在怕什麼?”

【你在怕什麼?江戶川亂步。】

江戶川亂步同樣這麼問自己,逃避了學校和工作崗位,躲入安全的家,再次去接觸外麵的工作才發現自己失去了半年前跑來橫濱市的銳氣。

他害怕得手腳要發抖,心臟在緊縮,被人責罵的話絡繹不絕地回放。

自己是做得哪裡不好了?工作上又要遭罵了嗎?

為什麼要怪他!

為什麼要用厭惡的目光看他?!

江戶川亂步抱住膝蓋,彎下腰,不想再去看外麵燦爛的世界。他與中原中也坐在遮蔽風吹日曬的簡易房子裡,不用去管大人們的紛爭,可是衣食住行樣樣不能缺,想要活下去要麼有錢,要麼自己去賺錢奮鬥。

“小橘貓做過什麼工作?”

“如果說幫人搬東西和找東西算工作,我有做過。”

“會開心嗎?”

江戶川亂步迷茫問他。

“怎麼可能啊,為金錢低下頭的感覺,隻要體會過就無法喜歡起來。”中原中也的語氣低落下來,自己的同伴們也在經曆這些不喜歡的東西。

“……我做過三份工作,軍營,工人,郵遞員。”江戶川亂步數著自己的工作,其實不算多,“我每一次都告訴自己,要想辦法工作下去,我不想死掉,這個冬天要錢、要溫暖的被窩、要可以使用的空調和熱乎乎的食物,我想活過今年的冬天,一個人在外麵靠著牆壁睡的感覺……太難受了。”

江戶川亂步是愛麵子的人,超級愛麵子!小心眼!他被警察學校趕走後,一度死鴨子嘴硬,不想回去接受校長看在他父親麵子上的施舍。

可是他想活下去啊!

跑出去幾天,他又會回來,接著又跑出去,無法熬住就回宿舍。

隻有特彆餓的時候,他會去找下班的麻生秋也,對方會用包容的目光看著自己,不會指責,僅僅是用長輩的身份在看一個無家可歸的孩子。

“秋也是好人。”江戶川亂步吸了吸鼻子,“若是他讓我去工作,我就去。”

聽見爸爸的名字,中原中也突然掙脫這種沉重悲傷的氣氛。

自己差點被亂步給帶偏了。

他猛地站起身,“等等,不就是工作嗎?你在跟我玩什麼生離死彆?!”

江戶川亂步張牙舞爪道:“沒正式工作過的小野貓不懂!”

“誰是小野貓?”中原中也的臉色可怕,往前一踩,地麵竟然出現了裂縫。

江戶川亂步目瞪口呆地看著他,一溜煙地跑了。

“嗚哇啊——小野貓發飆了!”

“可惡!”

中原中也沒去追趕他,磨著牙,亂步的頭腦這麼好,居然敢抱怨無法活下去,這家夥不知道連笨蛋都在努力生存嗎!

這個世界沒有那麼好,但是也沒有那麼壞,江戶川亂步!

“回來了?”麻生秋也坐在家裡的沙發上,看著橫濱市的新聞節目,聽見玄關處的聲音就抬頭去問在外麵玩了一圈的江戶川亂步。

江戶川亂步收拾好了玻璃心,氣呼呼地跑進來,坐在單人沙發上。

“秋也,你是不是在逗我?”

“沒有啊。”

麻生秋也不接受無厘頭的問題。

“你看這個!”江戶川亂步找出一張報紙,上麵有SK商社的女社長的照片,對方算是橫濱市的大企業家,長著一張女強人的臉。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