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六十八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六十八章

殺人容易。

但是,殺手行業不好混。

這個概念一直留存在織田作之助的心中,尤其是在聽說有自由殺手被雇主出賣,逃獄前去報仇,最後同歸於儘的地下消息出現。橫濱市越來越亂了,有日本的犯罪者,有國外的罪犯,有心思狡詐的非異能力者和詭計多端的異能力者,大部分情報過了三天就失去價值,被新的情報覆蓋。

他明白背後沒有組織、沒有勢力的壞處,然而他仍然不喜搭檔,不喜組織,不喜聽人命令,所以他與死去的殺手沒有區彆,遲早有一天會落得如此的結局。

那又如何。

除了殺人的事情,他一概不會。

紅發少年坐在早餐店裡,翻著手中斷斷續續看了大半個月的書籍。一本不到十萬字的,他會看了這麼久,不是因為忙,而是某些特殊的原因。

比如說,他終於明白裡女主角的腳趾能摳出三室一廳的來源。

因為真的有劇情會這麼尷尬。

一係列違反常識的劇情,在挑戰你的三觀和五官的麵部表情。裡不僅有仿佛在逗你玩的人體描邊槍術,能夠反重力的跳樓聊天情節,以及業餘到似乎殺手行業待了不到三年,就在二十歲順利榮登世界第一的頂級殺手男主角。

織田作之助艱難地翻向下一頁:“……”

他看見下一頁跳過了“職業技術”上的描寫,進入感情戲階段,鬆口氣。

男女主角的感情戲是他看過的裡,寫得挺不錯的。

哦。

就是床戲多了一點。

再下一頁,他緊張起來,又看見了男主角靠嘴炮,要去拆穿敵人的真麵目。

你是殺手啊,為什麼要修煉話術技能?

可能是看見他的書籍封麵比較眼熟,立刻就有同早餐店的高中生與同學聊天的時候,眼睛發亮地看向他這邊,忍耐不住好奇地問他書籍的內容怎麼樣。

織田作之助的目光冷淡,對回答路人沒興趣的他難得評價道。

“這是一本驚心動魄的。”

在看之前,他不知道自己的情緒原來會有這麼大的起伏。

織田作之助感覺到褲子口袋裡的手機一震,大致猜到雇主發來了信息,上次還沒有商量好報酬,應該是想讓自己過去一趟。他合上僅差結局沒有看完的,有點細微的遺憾——不知道男主角和女主角的結局。

不殺人的殺手,會有怎樣的結局呢?

整個世界都在逼迫他,男主角屢屢逆風反殺,運氣好得驚人。

妻子,孩子,家庭,社會的矛盾……不殺人的信念,這些是他能堅持地看下去的最大原因。偶爾,他會在男主角身上看到隱隱約約像自己的奇妙感覺,比如說男主角的口味偏辣味,吃到女主角做的辣椒拌飯的時候暗暗高興,美食上的描寫十分生動有趣,織田作之助有一次夜晚看見就餓了。

他喜歡吃辣味的東西,也接受男主角的許多浮誇表現之下的人生感悟,文字比現實中觸目心驚的人生要溫柔許多。

寫這本的作者,估計是在勸人向善,不要放棄生命吧?

【人是為自己而活著的。】

【找不到生存的意義就活下去,未來也許能夠碰到。】

【人生就是一部自傳,能否精彩,全靠自己,要是人性的閃光點沒有消失,那麼故事再讓人感到尷尬,也會有喜歡的人下去吧。】

【比起皆大歡喜,我更喜歡自我救贖。】

【辣是痛感,能讓人清醒。】

【我很喜歡那些貓,可惜它們不喜歡我,拿小魚乾也沒有用。】

織田作之助路過某處安全屋,把夾了書簽的書籍順路寄存之後,心裡飄過一個念頭:“不過,我不是貓控,也不會招惹貓討厭。”

出發見雇主之前,織田作之助站在流浪貓的地盤前看了三秒鐘。

確定了,他不是貓見貓厭的殺手。

一切都是巧合罷了。

這世上怎麼會有那麼招貓討厭的人呢,殺人無數也做不到吧?

……

同一城市,同一相似的環境下,福澤諭吉穿著舊時代武士的打扮,一身和服,腰邊沒有佩刀,麵無表情地走在大街小巷裡,熟悉著這座城市的環境。他是一個脫離了政府部門的前暗殺者,過去是被譽為“五劍”之一的銀狼。

如今,他隻是一名保鏢,通常接一些老客戶的一次性保衛任務。

工作之外,他總是思考自己該乾什麼。

要一直這樣下去嗎……

路過一處低矮的牆壁,福澤諭吉注意到了什麼,“唰”得一下,他眼疾手快地從和服的衣袖中掏出小魚乾,姿勢標準,試圖引誘對準牆上路過的流浪貓。

“喵?”

流浪貓嗅了嗅空氣中小魚乾的味道,停下腳步,注視著下方的銀發兩腳獸。

忽然,它像是看見厭惡的東西,飛快地選擇了逃離。

福澤諭吉:“……”

第N+1次喂貓失敗。

銀發男人的表情不變,習以為常地把小魚乾收回去,他試過把小魚乾放在原地裡的行為,後來才發現,沾了他氣息的小魚乾……貓也不吃。

這是何等慘痛的回憶和經驗。

“叮鈴鈴。”

聽見來電聲,銀發男人麵無表情地從口袋裡取出手機,放到耳邊,開口的第一句話不提保鏢的身份,以防又碰到打錯電話的人。

“您好,在下福澤諭吉。”

過了片刻,冷漠的銀發男人愣了愣,像是聽見了糟糕頭頂的消息。

“死了?女社長死了?”他的眉頭皺起,脖子上的圍巾也無法緩和他冷冽的氣勢,那股涼意能讓路人產生雞皮疙瘩泛起的感覺。

他得到的消息是——曾經服務過的保護對象,SK商社的女社長死了。

死因,墜樓身亡。

就在前不久,女社長還詢問過他,要不要做她長期的保鏢。

可惜……他拒絕了。

……

“我出發啦!”

江戶川亂步收到麵試的信息後,準備齊全,勁頭高昂地出門。

為了不讓形象不過關,他大清早跑去找蘭堂先生,讓對方給自己係了個領帶。之所以不找麻生秋也,原因是他認為蘭堂先生係得更好看。

“加油,麵試成功,午餐就加你一個。”麻生秋也習慣性地翻開今天的報紙,嘴角挑起,“沒成功,我和蘭堂就去外麵參加溫泉一日遊了,雖然我在休養狀態下泡不了溫泉,但是我挺喜歡吃溫泉蛋的。”

蘭堂走到秋也的身後,環抱住他的肩頭說道:“我也喜歡,秋也可以看我泡溫泉,上次買的浴衣不夠舒服,秋也再幫我挑選一套。”

兩人散發出甜蜜的狗糧味道。

江戶川亂步一聽兩人要去溫泉旅行,出發前喊道:“你們彆想去了!”

蘭堂輕笑:“哼。”

麻生秋也摸了摸下巴:“好沒良心,蘭堂就不該給他係領帶。”

蘭堂說道:“總不能看他戴著歪歪扭扭的領帶出門。”

麻生秋也握住蘭堂的手,日常為對方溫暖皮膚,“蘭堂喜歡什麼浴衣,我們早點去買,上午就出發吧。”

蘭堂苦惱地說道:“萬一亂步君回來了怎麼辦?”

麻生秋也篤定道:“沒人給他麵試。”

蘭堂發出“嗯”地疑惑聲,隨後看向麻生秋也手中最新的報紙。

上麵出現了一個最新新聞。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