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六十九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六十九章

隔壁房間裡,被關押的職業殺手在發呆。

十四歲少年的雙手雙腳被反綁在椅子上,頭上有袋子罩住,遮蔽了視線,也就少了比較顯眼的紅色頭發。他在安靜的呆坐期間,反省自己的行為,得出結論:“我隻是來接一個商社的殺人任務,錢沒領到,也沒殺死目標,女社長就墜樓身亡了,我要明白是誰搶走了我的任務對象。”

因此,他被當作殺人者綁起來的過程中安分無害,符合年齡的欺騙性,想要借此吸引出另一名殺手。他若是要逃隨時可以逃走,但是不喜歡被人栽贓陷害。

織田作之助在等待,無視福澤諭吉的危險,為了“真相”把生命置之度外。

高級殺手永遠有十足的耐心。

【……】

【……好無聊,想吃咖喱飯。】

【……外麵是什麼聲音?有新的人出現嗎?】

織田作之助的雙眼空洞無神,直到頭罩被人猛地摘掉,光明乍現,他在最短時間內收縮瞳孔,眼睛半闔,減少光線的刺激,去看清楚對方。

那是一個外麵套著保暖大衣,襯衫上係著領帶的黑發少年。

對方擺出氣鼓鼓的模樣,仿佛受了什麼不公平待遇,眼睛明亮有神,外表看上去十三、四歲,年齡與自己相仿,但是身高比自己要矮上一些。毫無疑問,這個年齡的瘦弱少年一般是學生,再不濟就是貧窮的打工者。

結合剛才聽見的聲音……是打工者了。

織田作之助的雙目空洞,內心做出判斷,對方立刻氣得跳腳:“你在想什麼啊,我們的年齡差不多大,我會長高的,不會比你矮!”

織田作之助:“?”

江戶川亂步叉腰,大膽包天地去看殺手的眼睛,眼中浮現了然。

“哇,藍眼睛,比小橘貓的眼睛顏色要深一點!”

他的這一舉動遭到福澤諭吉的反對,福澤諭吉把這個莫名其妙介入殺人案件,又跑到隔壁房間裡去見殺手的少年拉開幾步,“彆靠近這位殺手。”

“沒關係。”江戶川亂步張口說道,“他不會傷害我,更不是殺人凶手。”

福澤諭吉對殺手相同有懷疑,卻始終是懷疑,“你有證據嗎?”

織田作之助十分麻木虛無的眼睛,讓江戶川亂步不太喜歡,卻喜歡偷偷去看。

小橘貓的藍眼睛要有活力多了。

這個殺手太笨了,被人栽贓陷害,隻會乖乖地坐在這裡等!

如果是小橘貓——

嗯,小橘貓會打敗所有汙蔑自己的人!

江戶川亂步的大腦風暴沒有停止下來過,重點分析自家監護人陰謀性的一舉一動,和對方前段時間說的話:【第二個賭,如果你再次贏了我,你可以得到一個會照顧你的、很好的搭檔,以及一份未來會讓你喜歡的工作。】

江戶川亂步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轉,在福澤諭吉和織田作之助身上來回打轉。

他產生了一絲超出麻生秋也預計的念頭。

【搭檔……指的是誰?】

在那本《校花的退役殺手貼身保鏢》的內容裡,男主角身上有著兩個人的痕跡,分彆是福澤諭吉和織田作之助,仿佛在隱喻著保鏢代指兩人。江戶川亂步看完過,再看兩人,一眼就能確定秋也認識他們。

殺手男主角的結局很不好。

家庭破碎。

死於他的原則——回到正常社會之後不殺人。

眼前的兩個人,江戶川亂步可以確定小的紅發殺手會殺人,身手乾淨利落,大的銀發大叔暫時放棄殺人,但是情非得已的時候肯定不在乎殺人解決問題。這麼一看,兩人仿佛又不符合的設定,不!一定有他沒看清楚的細節!

“我決定了,這是我的推理題目!”

江戶川亂步自顧自地做出決定,然後返回外麵的辦公室,一陣名為搗亂的推理。

伴隨秘書的驚恐,無數張合同如雪花般飛了起來。

真相很簡單。

秘書□□,但他付不起高級殺手的酬勞,便空手套白狼,算計聽從雇主要求的殺手,留下對方的指紋。緊接著,他再利用女社長對自己的信任,騙對方走向今天起了大風的窗口,把對方從高樓上狠狠地推下,將死亡的真相栽贓陷害到按照時間約定過來殺人的殺手身上。

至於秘書為什麼能在女社長的衣服上假造殺手的指紋,源自於他以前是檢察官的職業,在法院裡,秘書經常接觸到這些殺人陷害方麵的技巧。而陷害他人的指紋道具,便藏在秘書的身上,被搜出來就真相大白。

這場自導自演的雇主殺人戲碼,終結在一聲槍響之下。

織田作之助生氣了。

遭到雇主出賣的一流殺手選擇報複背叛者,持槍行凶,一如丹尼爾對行定渡邊的報複,現實永遠在上演著曆史之中發生的事情。

殺人者恒殺之。

幸運的是秘書死了,殺手活著,沒有被卷入同樣的死亡結局。

警察局來人,將紅發少年押運離開,江戶川亂步攔在了前麵。織田作之助對推理出真相的江戶川亂步平靜以對,不感激,也不怨恨,比對陌生人的態度要好一點。

江戶川亂步活潑地問道:“你有沒有看過那本書?就是名字很長、很爛俗,男主角以前是殺手,有一些劇情尷尬到讓你一天之內看不完的?嗯嗯,我知道你看過啦,你對裡麵的校花有怎樣的看法?”

織田作之助的嘴角有了細微的笑意。

“我沒見過校花。”

他實話實說。

沒上過學的殺手,自然不知道真正的校花是什麼樣,也不會有其他看法。

“你覺得我怎麼樣?”

江戶川亂步的問題太跳脫性了,沒人能理解他在想什麼。

織田作之助漠然地看著江戶川亂步,對方神采飛揚,陽光明媚,翠綠的眼瞳裡有著孩童的無暇純真,笑的可真像一朵花。

“……”

“說呀,殺手先生!”

“……你聘請不起我,我也沒有打算轉職成為保鏢。”

“銀發大叔!這位殺手先生沒有用了,你們快點把他帶走!把他關進最差勁的監獄裡,每天的夥食裡不要放辣椒!給他吃甜的!米飯上灑滿糖!”

江戶川亂步翻臉無情。

在旁邊,注意安全的福澤諭吉一陣胃痛,感覺幾天幾夜才能解決的一件事被壓縮到了半個小時的時間裡,造成了他精神上的負擔。

聽見江戶川亂步的狠話,織田作之助麵無表情的臉上泛起一絲波瀾。

瞳孔地震.jpg

人乾事?

逼迫一個嗜辣如命的人去吃甜食?

偏偏在警界有人撐腰的江戶川亂步,還真的能做到他說的這些話。歸根到底,不打算保護“校花”的“殺手先生”失去價值,被“校花”送進監獄了!

故事的支線版本誕生,可喜可賀。

……

午餐在一家日式茶館裡,是江戶川亂步死皮賴臉跟著福澤諭吉進來的。

福澤諭吉無法阻攔。

看著對方連續吃下九碗紅豆麻薯的……紅豆餡,他的內心在一點點暴躁起來,用極高的修養維持住勸誡的想法,“少年,你為什麼要對殺手說那些話?”

江戶川亂步吃得可開心了,“我在考驗他是不是裡的殺手啊!”

福澤諭吉皺起眉,“?你在開玩笑嗎?”

怎麼會有人把當成現實,太天真了!

“是我的監護人寫的,我覺得他有把線索藏在裡,等我看完之後,我發現他果然是在向我暗示什麼。”江戶川亂步得意洋洋,“像我這樣的年齡、這樣的情況,我肯定是他寫的需要受保護的‘校花’啦!”隨即,他若有所思地,“如果不是這個人,難道是你?有我在的話,怎麼可能是這樣的結局。”

裡的前殺手先生沒腦子,不懂其他行業的事情。

可是他懂啊!

亦或者,秋也在向他暗示:成年人的世界無比複雜,不能掉以輕心?

江戶川亂步用勺子戳麻薯皮:“銀發大叔,你要去哪裡,記得帶上我哦,我接下來一個星期的夥食全部要靠你啦。”

福澤諭吉反應過來,冷聲道:“我很感謝你的破案,沒有讓殺害我的前雇主的凶手逍遙法外,之後我會向市警表明是你的功勞,這不代表我要收留你。”

江戶川亂步眨巴著貓兒般的綠眼睛。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