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七十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七十章

箱根,一處小型私人溫泉會館。

在露天溫泉旁邊,坐在藤椅厚墊上吃火鍋的兩個人看向手機。

桌台上的手機震個不停。

“這都嚇不跑?”麻生秋也的表情無奈。

“呼——嘴巴麻了,又燙又辣。”蘭堂的喘氣聲暴露出剛才的原因,若非在喝冰牛奶,壓著舌尖上火辣辣的感覺,他甚至無法去接第二通電話。某種意義上,會用這種方法接電話的他們皆有一顆惡作劇的心。

“蘭堂這麼喘氣,聽得人太心顫了。”一身黑色浴衣的麻生秋也托腮,欣賞著今天魅力無邊的法國美人,“就好像我們在做什麼一樣。”

蘭堂為了追求時尚和美感,選購的浴衣到小腿處就分叉,露出光裸的小腿,上半身裹著完整一塊的皮草披肩,雪白的獸毛之中夾雜著野性的灰黑。為了支撐住這樣彆具一格的泡溫泉打扮,他的身體又是在哆嗦,又是在熱得汗流浹背,可謂是冰火兩重天,宛如一隻瑟瑟發抖的法國貓。

“為、為了吃火鍋。”蘭堂含淚說道。

“因為風度,不要溫度,因為怕冷,所以吃辣,而為了吃辣……你居然碰了平時不喝的冰牛奶。”麻生秋也吐槽他,“你這樣下去,腸胃會吃不消的。”

他們吃的是一個中式鴛鴦鍋。

麻生秋也的飲食被管控,暫時不能碰辣,紅湯那邊就歸蘭堂吃了。

蘭堂問道:“你不接電話嗎?”

“不接。”麻生秋也不想接了就穿幫,更不想讓彆人聽見蘭堂的喘氣聲。

麻生秋也的筷子想要去夾紅湯裡煮熟的食物,遭到蘭堂的拍手。

“不能吃!”

“……我聞著味道很饞啊。”

“你可以饞我。”

“……蘭堂……即使你誘惑我,我也是坐懷不亂的。”

麵對蘭堂汗水津津的美色衝擊感,麻生秋也一臉嚴肅地捂住腰側。

蘭堂白了他一眼,“你捂的是腎部。”

麻生秋也順水推舟地捂住傷口,“這裡要休養。”

桌子下,蘭堂脫去穿不習慣的木屐,腳趾潔白,比不上少女的嬌嫩圓潤,骨骼透出蒼勁的美感,是一雙男人應有的雙足。他沒穿鞋襪的腳背發涼,蹭到麻生秋也的腳窩處,一副想要汲取戀人身上的熱量的意思。

麻生秋也被撓癢了,心甘情願地讓蘭堂把腳藏到浴衣衣擺下。

“彆撓我,我還要吃東西呢。”

“電話好吵。”

“沒事,他堅持不了太久,一個亂步足夠擺平他,大不了我出錢雇傭他保護亂步,就是不知道他樂不樂意接受了。”

“你認識那個人?”

“政府部門出來的‘銀狼’,昔日暗殺腐敗官員的殺手,由於厭倦了為政府殺鷹派而辭職當了保鏢,算是這個世道難得有良心的男人。”

“評價真高。”

“有的人,值得這麼讚揚,好人多了,壞人才能少一點。”

麻生秋也聽著手機不再響起,用沾了紅湯的筷子點了點唇,品嘗細微的辣意。

他的神情淡然,毫無端架子的做作,學不來蘭堂的優雅就不會去學,他隨性至極談論著政府的機密話題,令這份偷嘗的姿態有一種說不出的意味。

頑劣的智者。

便是以他人的人生,供自己品嘗味道。

蘭堂的雙眸笑著注視著這樣的秋也,心裡不由升起一抹狐疑,秋也這麼會忽悠人,是不是忽悠過自己?以後得小心一點,不能和亂步君那樣聽之信之。

“秋也,我加入港口黑手黨後能和你在一個部門嗎?”

“我不知道,要看上麵的安排。”

“你也會有不知道的事?”

“多著呢。”

麻生秋也在蘭堂的跟前永遠是真實的性格。

穿越者的優勢是看過劇本,然而隨著時間流逝,劇本的有效期在一點點減少。

之後,是憑真本事來穩住人設了。

“……”福澤諭吉泄氣,再大的怒氣在沒人接電話後也會消失。江戶川亂步完全不意外,笑嘻嘻地說道:“他們玩得開心,不會接的。”

福澤諭吉把江戶川亂步的手分開,心腸冷硬地說道:“我送你回家。”

江戶川亂步瞪圓眼睛:“銀發大叔,我說了我無家可歸!”

福澤諭吉說道:“我不信。”

江戶川亂步慌了一秒,左右四顧,找出新的借口:“我沒工作了……如果銀發大叔能幫我找一份適合我的工作,我可以勉為其難的接受。”

福澤諭吉聽見這麼“上進”的話,坐了回去,“你想要怎樣的工作?”

江戶川亂步喜笑顏開,開始興衝衝地宣揚自己過去的豐功偉業。

什麼在警察學校被踹出去,在軍營揭發上級,因為沒有學會大人們舉報的遊戲規則,導致被關禁閉開除了,後來又跑去工地搬磚、去郵遞局當郵遞員,把彆人的信件往垃圾桶裡丟,美其名曰“幫你消除垃圾”。

福澤諭吉深呼吸,壓下顫抖的手。

最可怕的是乾了這些事,經曆了三份工作的江戶川亂步依舊不明所以,天真無邪地說道:“這些工作好麻煩啊,有沒有不這麼麻煩的工作啊!”

福澤諭吉的內心大喊:【這是什麼家庭養出來的小鬼啊!】

“也就是說——你——把其他人——當成和你的父母、監護人那般聰明?”

“我是笨蛋,沒大人聰明!秋也和我雙親都說了我是小孩子!”

“如果他們在騙你呢?”

“不可能!”

江戶川亂步氣勢洶洶地反駁,如同一隻齜牙的黑貓。

福澤諭吉用貓比喻眼前的黑發少年,突然心裡好受了一點,隻要是貓,再任性的舉動都可以原諒。他安慰自己後,緩和下口吻:“我沒有說他們是在害你,我是在說——你這麼聰明,難道沒有發現,這個世界的成年人沒你想的那麼聰明?”

江戶川亂步的怒氣一滯,臉上閃過難以覺察的慌亂,“你在說什麼啊。”

福澤諭吉說道:“你其實發現了吧,你是個天才的事實。”

江戶川亂步的綠眼睛睜大,流光溢彩,若仔細看去,那是惶惶不安的驚懼。猶如一個孕育絕世天才的繭在晃動,幼蟲貼著繭,感受著外界傳來的震動和觸碰,瑟瑟發抖,不敢去接觸繭之外陌生的世界。

福澤諭吉忽然說不下去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