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七十一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七十一章

離開江戶川亂步沒多久,福澤諭吉冷硬的心又猶豫起來。

那是一個孩子。

那是一個智商高到嚇人的孩子。

在失去監護人,沒有錢財的情況下,對方會做出什麼事情?隻要對方願意,他可以讓秘書的謀殺完美無缺,可以一針見血地拆穿其他人隱瞞的秘密,而這個孩子缺乏自保之力,嘴巴亂說話,在魚龍混雜的橫濱市會得罪多少人?

福澤諭吉暗罵自己多管閒事,對方求他收留,他拒絕,反倒是把人拋下後,他有一點後悔未能去看通訊錄的手機號,無法聯係上對方的家人。

【秋也大叔】。

這個備注的昵稱一看就特彆親近,是江戶川亂步信任的人。

福澤諭吉自動忽略“銀發大叔”的美稱,他的年齡當得上對方的叔叔輩,被喊得老了就老了吧,三十多歲的單身漢無所畏懼。

“如果他回家,我就不用擔心了,也對得起那位‘千裡眼’的刑警。”

江戶川亂步的父親為政府破了那麼多案子,拯救了那麼多人,是當之無愧、受人尊敬的存在,。福澤諭吉敬重江戶川亂步的父親,也借由孩子的口,佩服起能在推理方麵壓製住“千裡眼”刑警的家庭主婦。

……那個不靠譜的監護人就算了。

福澤諭吉咬咬牙,折身回去,問了問茶館的老板方向,去跟蹤江戶川亂步。

他做出決定,隻要對方安全回家,自己就不管這個孩子了。

對!他的職業不是保父!

他是保鏢!

一天的時間,福澤諭吉上午花費在SK商社裡,中午耗費在茶館裡,下午跟在江戶川亂步後麵走走停停,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心累。

“這個孩子怎麼不回家?沒有錢,還逛零食店做什麼?”

“為什麼不去找朋友?是沒有朋友嗎?”

“他在看什麼……應該無法發現我吧?我的隱匿技巧稱得上頂尖,再聰明的人也要在看見我才能發現我吧,我有注意保持距離了。”

“時間好快,晚上了……”

“你要去哪裡啊!”

福澤諭吉不知不覺積累了一肚子愁悶,越看越覺得亂步容易走丟。

跟蹤到了彆墅區,福澤諭吉的眉心凝重,這片地區是橫濱市裡世界的“禁區”。居住在這裡的外國人非富即貴,有的富豪們的保鏢都是身經百戰的異能力者,或者是弛聘戰場的雇傭兵,再凶惡的罪犯也會考慮遠離此地。

“他在這裡有認識的人嗎?”福澤諭吉做出合理的推算,“也對,他的監護人定居在橫濱市,肯定有不小的人脈關係,很大概率與彆墅區的人認識。”

福澤諭吉猜對了。

他唯一猜錯的方向是江戶川亂步的投奔理由。

隱藏在夜色下的福澤諭吉謹慎萬分,注意到黑發少年來到一棟法式獨棟彆墅外,按響了門鈴,裡麵很快就有一位美貌的外國女士前來開門。

“姐姐?”福澤諭吉集中注意力,聽見了亂步對女士的稱呼。

【看來是認識的熟人了,能夠收留亂步。】

福澤諭吉心裡想著美好的可能性,放鬆下來,認識了這名少年後,自己一天消耗的精力比出任務當保鏢還要嚴重。

可是他逼迫自己離開,沒走幾步,倏然想到了白天亂步對自己說的話。

【銀發大叔,我不想努力了!我什麼都可以做到!】

【姐姐,你能收留我嗎?】

二者之間,微妙地相似起來,總結為一句話:“我很可愛,求包養。”

福澤諭吉從頭到腳冒出一股涼氣,再次回過頭去看關上門的彆墅,以及彆墅內部豪華的庭院與在樹林中亮著燈的建築物。

“不可能吧?”

外國女士喜歡這麼小的男孩子?

不是聽那些八卦的政府同僚們說,外國女士更青睞於身體強壯的男人嗎?

“一定是我自己嚇自己的。”福澤諭吉繞回門口,等了一會兒,沒有聽見江戶川亂步的尖叫聲,法式獨棟彆墅之中靜悄悄的。

福澤諭吉再去看自己的手機,艱難地說道:“有事情會打我電話吧。”

畢竟,他不會見死不救的。

福澤諭吉懷著迷茫、悵然、不是滋味的心情待了一個小時,漸漸地走遠了。

孤獨的銀狼仍然打心底不想要與他人有過深的聯係。

即使……有一點罪惡感。

彆墅之中,江戶川亂步披著柔軟的毛毯,脫了鞋子,坐在沙發上蜷縮成一團,目光有點懨懨的,手裡捧著女仆端過來的一杯熱牛奶。

江戶川亂步比任何人想象中都要聰明,怎麼可能沒發現跟蹤自己的人。他去了零食店,那個銀發大叔不進去,不給他結賬!他去了玩具店,那個銀發大叔寧願藏在外麵的巨大泰迪熊後麵,也不肯靠近十米的範圍之內!可惡的大人,有錢、有善心、又認識他的父親,卻不肯資助一隻可憐的貓!

他不會原諒對方的!

這個人在他後麵保護他也沒有用!不給錢的保護是白嫖!

——你不會有貓的,你這輩子不會有貓的!

“我是卡特琳·波茲,來自法國。”卡特琳憐愛地看著日本的少年,比法國同齡人要幼小許多,好似一團剛斷奶的小奶貓,“我的日語還過得去,你可以與我交流,你叫什麼名字?為什麼會突然找上我呢?”

“我知道啦,不用多說。”江戶川亂步喝完牛奶,舔了舔嘴角,進入新的環境後重新振作起來,貓貓永遠不會服輸,“姐姐有錢,願意收留我,所以我來找你了。”

卡特琳被貓言貓語直擊內心,好久沒有聽見這麼率真的話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