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七十二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七十二章

“亂步在哪裡?”

一則陌生的號碼出現在麻生秋也的手機短信上,昵稱是一隻貓爪印的圖案。

早上就被萌住的麻生秋也幸福地回複:【大概在福澤先生那邊吧。】

未料,夏目漱石回複了一個簡言意駭的字眼。

【嗬。】

麻生秋也瞬間清醒。

怎麼回事?

夏目先生突然在嘲諷自己?還是說,嗬嗬表達的是高興的心情?

麻生秋也忐忑地發送短信:【福澤先生的武力值高強,為人剛強果決,是裡世界比較有名的孤狼和保鏢,我覺得他非常適合保護亂步。】

夏目漱石:【嗯,我知道了。】

之後,夏目漱石不再理會跑去箱根不見蹤影的麻生秋也,密切關注起江戶川亂步和福澤諭吉的動向。他可不是放養在一邊就不管的家長,被他認定了的鑽石,他會非常注意對方的成長情況,從旁進行合理的引導工作。

而他眼中的麻生秋也——

“你就算是顆虛假的鑽石,也怕是變成粉鑽和黃鑽了!”

沉迷美色要不得,強者,必然單身!

夏目漱石變回了三花貓的身體,探訪完了江戶川亂步落腳的地方,之後,它蹲在福澤諭吉的必經之路上,吹著風,抖著胡須,一副看透貓生的凝視表情。

永遠是貓圈老大級彆的貓.jpg

彆問,問就是你擼不到,要心靈純潔美麗的小女孩才行。

箱根的私人溫泉會所裡,度過一夜的兩人睡醒,榻榻米上癱倒的麻生秋也看向蘭堂,蘭堂眨了眨眼睛:“說吧,什麼事?”

麻生秋也說道:“我感覺夏目先生在罵我……又感覺他是在誇我。”

蘭堂替他看完短信內容,用法國人思維解答:“一定是在誇秋也,要是罵的話,直接說秋也是笨蛋就可以了。”

麻生秋也突然安心,抱住老婆說道:“早上好,親愛的,等下去看風景嗎?”

蘭堂與他蜜裡調油地說道:“我們去逛街購物~。”

麻生秋也淪陷,“好啊,我的卡隨便你刷,我們買買買——!”

此生最大的投資是什麼?

現在花錢養蘭堂,未來阿蒂爾·蘭波在床上等自己!

我老婆真棒!

一個電話的到來,把麻生秋也從戀愛腦的快樂中戳破。麻生秋也先看了看有過一兩次記錄的號碼,再回憶自己以前乾了什麼——他投資了一個劇院,找了劇院的經理要了兩張“VIP”觀眾席的票,順便介入了劇院內部的事務裡。

遠程完成這一切的黑發青年恢複了把事情密謀於心的從容,手指纏起蘭堂的長發,卷了一圈又一圈,溫柔地說道:“蘭堂,我們白天去逛街,晚上去看話劇吧,‘世界劇院’的第一場話劇在晚上八點開始。”

蘭堂的眉梢有了挑起的意思。

這個人,又開始了新一輪的“表演”嗎?在邀請他一起去看話劇?

“那場戲有這麼好看嗎?”蘭堂一語雙關,要求劇透,“回橫濱市可是要坐車一段時間,我們在箱根有溫泉呢,而且沒有其他人打擾我們。”

麻生秋也差點沒把持住,老婆撒嬌,簡直能讓人把布局拋之腦後。

“戲……應該還不錯吧。”

不敢說大話,麻生秋也順著哄蘭堂:“有異能力呢,還有謀殺之類的,什麼天使啊、神的審判之類的宗教元素和推理元素應有儘有。”

蘭堂聽著五花八門的內容,興趣缺缺,“我不信教,是秋也寫的劇本嗎?”

法國美人的目光裡寫滿了控訴——你的介紹水平太差了。

“算是吧,上次不是和你說過看話劇的事情嗎?”麻生秋也汗顏,隻好占據了劇院編劇的功勞,實際上劇本和他沒什麼關係,他負責的是局外的細節調控。

“有這件事嗎?”蘭堂在床上聊天的內容向來記不住,聽秋也這麼說,勉為其難道:“接電話吧,就算換成鋼琴音,也太聒噪了。”

麻生秋也不在意接電話,晾了幾分鐘,寵溺地說道:“這可是蘭堂為我彈的鋼琴,錄製下來後,無論聽多少遍都不會膩。”

蘭堂用手指劃過秋也的唇峰,藝術家般的手修長優美。

“我每天可以為你彈,彆用這樣的目光看我,我們的時間不是很漫長嗎?”

“嗯。”

麻生秋也眷戀地回答。

他關注“世界劇院”的新話劇有很長一段時間了。

有關“天使”的話劇預售門票出來後,他就找了個職業中介人,對劇院進行投資,解決對方資金周轉和人手不足方麵上的難題。他不插手劇院的運轉問題,隻要求一點,遇到嚴重到影響劇院發展的事情上,必須找他電話商量後續。

他投資劇院,是想要通過這件事促成福澤諭吉和江戶川亂步的羈絆。

劇情的蝴蝶早就開始影響未來,話劇本該是在昨天上映,與女社長的死發生在同一天,但是由於編劇的靈感、演員的排練問題,哦,可能還有資金充裕後不打算趕時間的因素,話劇的上映時間安排得晚了一天。

麻生秋也沒有去逼迫劇院符合原著的時間線,因為那是控製狂的行為,而且萬事萬物自有規律,看似突然的“變化”,很可能是日積月累導致的結果。

森鷗外的“最優解”是會把劇情掌握在手裡。

麻生秋也的解決辦法是順應命運,不管千變萬化,抓住核心的部位。

核心——V組織、夏目漱石、福澤諭吉、江戶川亂步!

這才是最重要的!

他慢吞吞地接通電話,絲毫不意外女經理焦慮又忐忑的通知殺人預告信:“麻生先生,今天早上,我們劇院收到了一封預告信,內容好像是要殺人。”

麻生秋也問道:“具體的內容是什麼?”

女經理語氣古怪地說道:“就真正意味而言,天使將會殺害演員。”

殺人之事,麻生秋也習慣了,不得不說港口黑手黨是一個鍛煉人的地方。他有條不紊地說道:“聽上去像是在開玩笑,但是人命關天,先自行檢查道具和場地,確保人員的安全,注意詢問演員們有沒有結仇的對象,一般的殺人總要有原因吧……聽我的,下午再去報警,交給警察來解決,我在警方多少有一點人脈。”

女經理精明地問道:“為什麼要等下午?”

【因為下午,我才能和蘭堂逛完街,去關注你們那點小事。】

麻生秋也內心吐槽,麵上淺笑,接電話也會習慣性偽裝自己,“要是過早報警,市警們不會太用心的,萬一檢查一遍就走了,演員和觀眾的安全誰來保證?”

女經理聞言,接受了這個理由:“是啊,現在市警的人手稀缺,我們的新話劇在晚上開始,麻生先生能安排市警在晚上對我們進行保護嗎?”

麻生秋也敷衍道:“會的,市警會來保護你們的。”

女經理客套性地詢問他何時來,敲定時間,表示準備好了VIP觀眾席,保證觀看話劇的過程中不會與其他觀眾坐在一塊地方。

麻生秋也對女性的細致很信任,全權交給了對方。

十分鐘後,麻生秋也擺脫了公關營業的笑容,肚子有一點癢,低頭一看,是蘭堂的手在撫摸他的傷口位置。當初可怖的槍傷結疤,在二十多天的時間內恢複得七七八八,留下了印記,不用再包紮上紗布。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