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七十三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七十三章

求收留的貓貓多令人憐惜?

對於“它”的美好印象,隻停留了一個晚上的時間。

卡特琳迎來了人生中的新危機——她收留的聰慧少年在乖巧的休整一夜後,撕開可愛的表麵,暴露了其中的真麵目。

一下樓梯,卡特琳就看見了彆墅內驚恐的女仆,對方似乎想要行凶???

“女仆小姐,你在驚慌什麼?”江戶川亂步用天真的口吻說道,“既然背叛了主人,就乾脆利落一點啊!離職嘛,為什麼要待下來?你已經和姐姐的第四任男朋友睡到了一起,很滿足偷情的感覺,哦……畢竟是外國人,混血兒?你很向往國外的生活,不想留在日本了……”

日本本地聘用的女仆一個激靈,尖叫地喊道:“不要說了!”

她藏在背後的手想要舉起來!

那裡有一把水果刀!

“真有意思,你想要殺我?”江戶川亂步滿臉無辜,指著自己的臉,說出的話越發的像是在嘲諷,“我和你沒關係吧,大人就是這樣感情用事嗎?”

女仆的精神被他逼到死角處,用全部的勇氣對抗感情曝光的恐懼。

“你這個小鬼懂什麼——!!!”

這一聲太過嚇人了,就像是女鬼的嘶吼。

卡特琳從看戲的角度醒悟過來,等下,是自己被綠了?卡特琳的笑臉僵住,提起裙子急促走下台階,厲喝道:“女仆?!”

女仆的水果刀未能刺出去,不知所措地拿在手裡,哐當一聲,掉落在地。

“卡、卡特琳小姐,我我我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

卡特琳語塞三秒鐘,看向急忙走出來的法國管家,對他說道:“將她解聘,把她趕出去,向所在的聘用機構提起投訴,不要讓她的嘴巴到處宣揚。”

法國管家慚愧地應下,看向滿臉害怕的女仆的時候眼神冷冽。

對於她的處理結果,江戶川亂步歡快地表示:“姐姐,你被NTR了耶!”

卡特琳紮心。

雖然不知道NTR是什麼意思,但是結合語境不是什麼好東西。

江戶川亂步說道:“這沒什麼,大人好像都喜歡找刺激——”他拿起茶幾上的新鮮水果,塞進嘴巴裡,被甜得歡喜不已,“姐姐,我們今天要出門吧,我看見了有郵遞員送來了門票,應該是話劇、歌劇、音樂會之類的,我看了今天的報紙,報紙上說今天晚上有一出天使的話劇,應該就是那個了吧。”

卡特琳往他所在的地方走來,疑惑道:“我有訂這種門票嗎?”

法國管家說道:“應該是一些想要討好小姐的人,預留下來的特殊門票,畢竟小姐經常外出,喜歡觀看橫濱市本地的藝術品展覽和舞台表演。”

卡特琳矜持地頷首,“也對,日本這種小地方,隻有這些能入得了眼。”

江戶川亂步皺了皺鼻子,本能地討厭這種倨傲的說法。

“姐姐,你不是要找日本男朋友嗎?這麼看不起日本人,你會什麼都找不到的。”

“呃……”

“讓看看,咦!姐姐認識蘭堂先生嗎?蘭堂先生也喜歡去這些地方看展覽,日本已故的富豪烏丸蓮耶收藏了很多展品,我在你的彆墅裡看見了好幾樣,你應該是衝著某一件流落海外的藝術品來日本度假的吧。”

江戶川亂步的說話隨心所欲。

卡特琳越發感覺到自己暴露在他人的視線下,不自在地問道:“你和蘭堂先生是什麼關係?我和他是朋友,但是他並未對我介紹過你。”

江戶川亂步翠綠的眼瞳,仿佛有看透人心的魔力。

“你在說謊。”

“……”

“你為什麼說謊?你並沒有把他當朋友,你覺得他是一個很好看又很奇怪的人,私底下偷偷調查他,發現一無所獲,對方好像隱藏了過去。”

“……這也是你分析出來的嗎?”

卡特琳的眼神一沉,懷疑起江戶川亂步的彆有居心。

“我是想告訴姐姐,調查沒有意義。”江戶川亂步不討厭卡特琳,否則也不會投奔對方的彆墅,他隻是實話實說——以尖銳傷人的方式。“蘭堂先生接近你,是懷念祖國和過去,不要試圖去調查蘭堂先生背後的事情,他可是我看見的迷霧最多的大人!你要是亂來,會死掉的,肯定會死的。”

卡特琳不再靠近江戶川亂步的沙發,停留在三步之外,輕撫耳邊的長發,“你說的沒錯,我調查過他,不過你對‘朋友’的定義太狹隘了,小弟弟,做朋友是要有對等的關係和相互的了解,我是希望和蘭堂先生成為朋友的。”

江戶川亂步笑道:“所以我才提醒你呀!”

卡特琳在他的純真之中感受到頭皮發麻,對管家示意,調查出了對方的來曆嗎?

管家說道:“查到的就是一個簡單的背景。”

江戶川亂步得意洋洋,“我是鄉下來的人啊,你要去我的家鄉調查嗎?”

卡特琳拍了拍胸脯:“你太嚇人了。”

江戶川亂步今天早上就不錯的精神立刻蔫了下來。

“為什麼大人喜歡說相似的話。”

嚇人?

他哪裡嚇人了。

“姐姐,你是外國人,你在外國沒有見過像我這樣的人嗎?”江戶川亂步向她求證,卡特琳回想後說道,“像你這樣聰明的天才有是有,肯定少見。”

江戶川亂步撇嘴:“又在騙我,怎麼可能少見呢。”

卡特琳的腦門要飄出一個問號了。

什麼跟什麼啊,早上要這麼刺激人嗎?她慢半拍地記起要找第四任混血男友算賬,氣勢洶洶地走向座機的方向,“亞當,你死定了!”

把卡特琳的早上搞得一團糟後,江戶川亂步靠水果吃飽了肚子。

卡特琳吵完架回來,還未坐下……

“姐姐,你的胸托下滑了,不去重新整理,會一路往下滑的。”

“——?!”

在乎外表形象的卡特琳捂住胸口,呆了呆,迅速去二樓更換衣物,留下江戶川亂步捂住眼睛,表示根本沒有辦法看下去。

法國管家已經處理好女仆的問題,回來便看見小姐換了新裙子,與昨夜求收留的日本少年坐在沙發上在翻看什麼東西。準確來說,卡特琳在得知了江戶川亂步的推理能力後,迫不及待地拿出前麵幾任男友的事情詢問對方。

這絕對是最好的私家偵探——在發現線索方麵還是免費的!

隨後,卡特琳又爆發出一聲慘叫。

“上次也被穿牛角了嗎?!”

“姐姐,你們法國人好開放啊,我看了你的聊天記錄,確認你的第三任德國男友也綠過你,同時交往了最少兩個女朋友。”

“我要殺了他!!!”

“你不用生氣啊,你不是也精神出軌他弟弟了嗎?”

“……”

“你在聊天裡多次提到德國先生弟弟,嗯,也是一個綠眼睛的男人。”

江戶川亂步鄙視地看向卡特琳,裝模作樣,彆人綠了你,你也在綠彆人啊。

法國人的感情觀太亂了,還是蘭堂先生好。

“不管怎麼樣,我對交往對象是有感情的。”卡特琳手回手機,一陣酸澀,自怨自艾,“該死的德國佬,我看他正經的模樣,結果也那麼亂來!”

江戶川亂步任性地說道:“我不想看你的感情問題了,快帶我出門,我走路怕累,要坐車子,還有我叫江戶川亂步,不要喊我小弟弟。”

卡特琳確定了他的聰慧程度後,對嬌氣的亂步百依百順,不再看待為小可愛。

這是一顆被人掩藏起來的寶藏。

她心動了。

若是帶回法國,被好好培養,不亞於掌握智慧的異能力者了吧?

“好,我帶你出去,不過你確定要穿成這樣嗎?”卡特琳對他的衣物不是特彆滿意,打扮的品味很好,但是已經穿了兩天,有的地方褶皺了。

江戶川亂步倔強道:“這是蘭堂先生給我挑選的。”

卡特琳拐帶亂步的心思躍躍欲試,好奇地問出一件事:“你說你住在他們家裡,那你知道蘭堂先生的日本男友是誰嗎?”

江戶川亂步答道:“知道啊。”

他對卡特琳扮鬼臉,粗心的地方粗心,該精明的地方比誰都精明。

“不告訴你!自己去查呀!”

好氣。

以為是好騙的小鬼,實際上早就看穿你的心思了。

卡特琳微微磨牙,再看見亂步的臉,找回對高顏值對象的喜愛之情,可惜對方昨天夜裡柔弱可憐的形象已經破碎得不成樣了。

“姐姐帶你出門玩,玩個過癮!”卡特琳要花錢把人給砸下來。

“好啊。”江戶川亂步眯起眼,孩子氣無比。

在商業街上,江戶川亂步完美地充當了受到包養的男孩子,活潑地跟在卡特琳的身邊。卡特琳給他買各種貴重的物品,他既不答應,也不拒絕,當真是一隻最高傲又頑劣的貓咪,給人希望的同時,又讓人覺得他隨時會離去。

卡特琳想要給他戴一頂帽子,江戶川亂步躲開,跳起來,“我不喜歡這個!”

他喜歡的是廉價的、普通店裡有的偵探帽。

而不是高檔的禮帽。

最重要的是他在秋也的家裡偷偷試戴過蘭堂先生的黑帽子,看上去不倫不類,等他長大以後,他可以考慮從中也的手裡搶過這頂帽子的“繼承權”。

“好,我尊重你的意見。”卡特琳吸了口氣,壓下“好可愛”的尖叫。

江戶川亂步的臉扭過來,不屑地說道:“要包養我就拿出誠意,不要總是把當娃娃來打扮,我可不是你們女孩子的娃娃。”

店外。

福澤諭吉又看見了這個少年。

對方跟在法國女士身邊,對方在給他買東西,他卻一臉不情願。

隨即,福澤諭吉的瞳孔緊縮,讀懂了江戶川亂步說話的唇語,他與法國女士的關係不是自己誤以為的“親朋好友”,而是包養關係?!

福澤諭吉被打過針的胳膊在發疼。

拳頭握緊。

天哪,他放任對方去做了什麼事?隻為了一個星期的食物?

他忍耐住脾氣,繼而跟蹤這兩個人,以防江戶川亂步誤入歧途。

江戶川亂步與卡特琳走出商店,指揮富婆小姐去買冰淇淋。卡特琳全部應下,完全不在意在天氣寒涼的季節給人吃冰淇淋的下場。她沒有養孩子的經驗,隻有養男朋友的經驗,對於男朋友這種生物向來是“你要什麼,我就給你什麼,給不起,我就把貪得無厭的你給踹了”。

趁著與人分離,福澤諭吉大步流星地上前,抓住江戶川亂步的胳膊。

江戶川亂步看向他,“乾什麼啊!”

福澤諭吉怒聲道:“你的監護人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