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七十四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七十四章

晚上七點,“世界劇院”內部。

“我由衷地慶幸,自己能安安穩穩地坐在這裡看話劇。”

麻生秋也如是說道。

白天在橫濱市發生的事情足以讓他冒一身冷汗,堪稱驚魂,幸好乖孩子的中也跟他打了電話,否則他根本不知道放養一會兒的亂步就走向了混吃混喝、碰瓷富婆的道路。這究竟是怎麼學的啊!好的不學,專學一些他用來當反麵例子的行為!

他自己都是一個努力養家糊口的社畜啊!

肯定不是他教壞的!

蘭堂與秋也坐在“世界劇院”的VIP觀眾席上,實際上就是一個特殊的包間,置於觀眾席地後上方位置,能清楚地看見下方的觀眾和前麵的舞台。蘭堂剛吐槽完“世界劇院”的名字有多名不符其實,聽見秋也的慶幸之餘,揶揄道:“你不是對安排亂步很有信心嗎?也有失手的時候?”

麻生秋也揉了一把臉,說道:“我哪裡是亂步的對手啊,隻是亂步把我抬高了,自帶濾鏡,我靠一些情報上的優勢把他壓製住了。”

蘭堂為他的說法笑個不停,“你作為監護人,還承認自己不如孩子?”

麻生秋也認真地說道:“亂步的頭腦非常厲害。”

蘭堂與他牽手,在包廂裡儘情地誇讚戀人,法國人看得清家中的地位:“在我眼中,秋也最厲害,是亂步心中一直想要成長為的‘大人’呢。”

麻生秋也被他說得飄飄然,記起現實的殘酷,一顆心又掉進了涼水裡。

這次要被夏目先生狠狠批評了。

劇本失誤。

他這顆假“鑽石”想要變成真“鑽石”的道路不容易啊。

“蘭堂,我們看話劇吧。”麻生秋也一想到亂步的搞事能力,心力交瘁,記起了自己要帶蘭堂看話劇的真實目的——通過話劇,講解異能力者的常識。

“現在話劇開始了嗎?”蘭堂撥弄對方手指上的薄繭。

“已經開始了。”麻生秋也的目光陡然發亮,輕柔地講解劇本故事,“第一幕,觀眾們陸續到來,兩位搭檔收到消息,來查探殺人預告信的真相。”

八點的話劇開始之前,福澤諭吉攜帶著隨身貓貓及時趕來了。

“聽說你們這裡收到了一封殺人預告信?”

警察局查不到原因,毫無線索之下緊急求助了外援,與警察局交好的福澤諭吉肩負起了維護保護劇院的責任,見到了劇院的女經理,江川女士。

女經理立刻就被江戶川亂步得罪了,氣得夠嗆。

不過人命關天,為了劇院的安全,她忍下來,帶他們去後台詢問演員。

“第二幕,演員們在後台各自上演自己的表演。”

麻生秋也吐出“預言”,一個個演員們麵對殺人預告信,說出不甚在意的話。

每個人在虛偽中隱藏著真相。

“有意思。”

蘭堂被秋也調動起看戲的情緒,專心傾聽,支著臉頰,仿佛空著的舞台上已經有許多演員粉墨登場,可是在下方觀眾看來,話劇的時間並未到。

“第三幕……”麻生秋也繼續說道。

“咦,秋也,我看見了一個熟人。”沒等秋也講故事,蘭堂眼尖地發現了一個法國女性走入了觀眾席,“這個人,在秋也的預料之內嗎?”

“我又不認識她。”麻生秋也下意識說,瞬間警惕,“蘭堂,你認識她?”

蘭堂說道:“這麼緊張做什麼?怕我出軌?”

麻生秋也一噎。

蘭堂好心地解釋道:“我在橫濱市沒有熟人,恰巧遇到一名法國同胞被拖入巷子裡,便履行男性的義務救下她,之後便認識了。”

麻生秋也問道:“她叫什麼名字?”

蘭堂一臉漫不經心地說道:“這位小姐沒說姓氏,名字是‘卡特琳’,家族在法國有一些地位,感謝我的救命之恩後,幫我在主流報刊上刊登了一些詩歌。”

麻生秋也思索一遍腦海中女文豪的名字,沒有什麼印象。

估計是無名之輩吧。

世界級知名的女文豪還是比較少的。

“秋也繼續講故事吧。”蘭堂雀躍地說道,“我想看秋也眼中的故事。”作為一個自認智力不算頂尖的人,蘭堂也很想體會腦力派的世界,秋也用隻字片語勾畫的世界已經勾起了他的胃口,他想要坐在VIP的觀眾席上聽VIP的故事!

麻生秋也自然答應下來,用上帝視角進行旁白,說道:“第三幕,偵探發現細節……”

舞台後方的江戶川亂步仍然滿臉不樂意。

福澤諭吉說道:“你的監護人把你交給了我,這幾天就跟在我附近工作,等你的監護人把你接回去,我的任務就終止了。”

“什麼任務啊。”江戶川亂步說道,“秋也沒有給你錢吧!”

福澤諭吉深吸一口氣,不能把他塞進下水道,要耐心管教住這個熊孩子。

與其出賣身體……你還不如出賣頭腦呢!

“免費的!”

其他代價,他會找亂步的監護人出。

江戶川亂步小聲地發出“嘁”的聲音,嘟囔道:“你快點解決掉啦,銀發大叔,這麼晚的時間,還有兩個小時就要睡覺了。”

福澤諭吉奇怪道:“你平時這麼早休息?”

江戶川亂步回答道:“我在秋也家,從來都是九點半上床,十點睡覺!”

福澤諭吉為了小孩子的身體發育,理解地說道:“話劇在十點結束,我儘量在話劇結束後,帶你去休息。”

江戶川亂步一聽要熬夜,繼續鬨脾氣,然後被福澤諭吉鎮壓下來。

“想要早點睡覺,你給我分析一下殺人預告信!”

“有什麼好分析的,會殺人啊。”

“你說……會殺人?”

“對啊,不殺人為什麼要給預告信?上麵寫的清清楚楚,‘就真正意味而言,天使將會殺害演員’,要是秋也在這裡,估計能直接指認出凶手了。”

說到這裡,江戶川亂步泄氣,“我和秋也的差距好大啊……”

福澤諭吉:“……”

不妙,這麼厲害,他該怎麼揍到亂步的監護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