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七十五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七十五章

舞台上的演員很賣力。

但是對於穿越者和異能力者來說,話劇很無聊。

不管他們有多麼激昂高呼,祈求上帝的寬恕,天使的審判,也無法改變編劇在寫劇本的時候是摻雜私心,把異能力者和神話故事編織到了一起,脫離現實,又違背了現實,以一個非異能力者的視角在努力形容異能力者。

偶爾,瞎掰的劇本裡有蒙對了的事情,例如異能力者的覺醒和失控。

“秋也,有的人居然無法掌控突然覺醒的力量,引發失控?”蘭堂的關注重點果然偏離了劇情,在仔細聽那些演員們講述異能力者的事情,“為什麼要說異能力無法帶來幸福呢?難道不應該為得到力量而高興嗎?”

有一連串疑問的蘭堂做出總結:“看上去不像是秋也寫的劇本啊,秋也的爽文寫得明明白白,有機遇就要抓住,有力量就要掌握,做人要有理想和信念。”

麻生秋也聳肩:“舞台上的劇本,不是我寫的。”

蘭堂深思的表情立刻變成無趣,暗示性地捏他的手掌,“這個編劇不如秋也。”

麻生秋也:“……”

你就是想讓我寫劇本給你看吧!

“我不擅長這種浮誇的風格,我們看莎士比亞先生的劇本吧。”麻生秋也想辦法轉移蘭堂新冒出來的想法,蘭堂忽然笑道:“場外的發展倒是出人預料。”

觀眾席上,江戶川亂步在吐槽劇情,拆穿舞台上的演員們誰是凶手。

一時間聽到的人被劇透了。

上半場的話劇在演員的賣力表現下,觀眾們還算滿意,中場休息時間到來。麻生秋也和蘭堂皆沒有離開房間,以防撞上了江戶川亂步。

即便是這樣,VIP包廂的門口不久後就出現了少年清脆的聲音。

“有人嗎?待在裡麵的人出來接受檢查!”

“……”

麻生秋也對此不作回應,看向蘭堂,蘭堂微微一笑,把亞空間覆蓋到門上,使得不知道從哪裡拿到了鑰匙江戶川亂步怎麼也進不來。

門外,黑發少年折騰了片刻,江川女士及時趕到。

“你在做什麼?這裡有重要的客人!他們身份沒有問題!”

“神神秘秘的……有人在裡麵不出來。”

江戶川亂步的雙眼銳利地看著包廂,覺得裡麵就是有問題,沒準罪魁禍首就在裡麵!這樣的推斷毫無由來,卻充滿了江戶川亂步式的直覺。

福澤諭吉說道:“既然劇院的經理做出保證,我們去其他地方。”

他看了看隱私性極高的包廂,猜測內部反鎖了。

經過勸說,倔脾氣的江戶川亂步放棄探究包廂,蹬蹬地下樓走了,令包廂裡沒有發出聲音的麻生秋也和蘭堂愉快地乾杯,在空調下喝起了美酒,“蘭堂的異能力最方便了~。”“秋也,你總是能讓我開發出新用法。”

無良的兩位家長是不會跟孩子承認:我們在看你的成長經曆。

而唯一能拆穿他們的夏目漱石——

在劇本上寫劇本。

夏目漱石假扮了名叫“淺野匠頭”的異能力者,想要釣出V組織的人,以及給福澤諭吉和江戶川亂步創造出羈絆。換句話來說,這場劇院的戲“精彩”無比,加上偽劇本組的秋也,一共有三個劇本組參與,兩個成年人在聯手鍛煉一個年幼的劇本精亂步,為對方的“童年”生活留下一份心理陰影。

下半場的話劇開始後,“意外”發生了。

男主角村上時雄在表演之中,突然死在了舞台上,胸口仿佛被利刃貫穿!

蘭堂眨了一下眼睛,“死了?”

麻生秋也說道:“沒死。”

蘭堂指著下方舞台中央上大出血的村上時雄,篤定道:“死了。”

麻生秋也笑眯眯地再次回答:“蘭堂的視力不行啊。”

蘭堂堅持己見:“我分明看見了有像利刃的東西,唰的一下刺穿了他!按照貫穿的程度和出血量,這個人堅持不到去醫院!”

麻生秋也與他打賭道:“說錯的人,親手做一個星期的家務。”

蘭堂一下子猶豫了,瞅了瞅舞台上像模像樣的死者,及時改口:“不賭了。”

家務要人命啊。

有“彩畫集”在,讓彆人跪著抹地板不好嗎?

麻生秋也捏了把蘭堂腰間的軟肉,蘭堂被癢得站起來,躲到了旁邊。

“秋也欺負人!”

“我家蘭堂沒以前單純了,以前都會答應的。”

“那是我不懂!”

“好吧,老婆說什麼都是對的。”

“秋也——彆過來,我怕癢,我們下次賭彆的事,我不要做家務——”

有著“彩畫集”這樣強大異能力的異能力者,在與戀人的玩鬨中宛如瑟瑟發抖的鵪鶉,被輕而易舉地抓到了懷裡。麻生秋也摸了摸他的腰間,嘖嘖稱奇:“寧願褲子穿加絨的,也不肯衣服多穿幾層,你是有多在乎你的形象。”

蘭堂用灰蒙蒙的眼睛看他,憂鬱地說道:“我的運動量少,腰粗就不美觀了。”

麻生秋也嘴巴抹蜜:“你就算胖成兩百斤,我也喜歡你。”

蘭堂:“……謝謝……你能換個形容嗎?”

麻生秋也在“彩畫集”的警告下,不再敢肆無忌憚地調戲蘭堂。

嘖,有力量的男人就是不一樣!

會反抗了!

“我們走吧,這裡的後續的交給亂步和福澤先生,回去之後,我要考慮怎麼跟亂步解釋異能力者的事情了。”麻生秋也不想接受市警的詢問,與蘭堂趁亂離開之前發了一條早已編輯好的短信給江戶川亂步。

【亂步,破解這個謎題吧,這是我交給你的課外作業。】

【還有——】

【異能力是真實存在的東西。】

【發揮你的推理,找出凶手,不要把自己置身於危險之下,有問題回家問我。】

【我期待著你的蛻變。】

這一番話,是家長對孩子的盼望,麻生秋也肩負起了亂步父母的重擔。

……

“銀發大叔,快點解決啦。”

江戶川亂步的心防比福澤諭吉想象中要嚴重許多。

他不相信福澤諭吉的解釋,不相信這個世界除了他,其他人都是笨蛋。

正因為如此,江戶川亂步對殺人案並不上心,認定了其他人能輕而易舉的解決掉,讓自己一個孩子出手是在鬨笑話,大人們早就看穿了一切。

舞台混亂了起來,江戶川亂步的第一反應是跑過去看屍體,然後踮起腳,想要站在舞台的高處,去看見VIP包廂裡坐著的人。那裡離開的人是如此眼熟,像極了他那對監護人的身影,他當場就喜悅起來,確定自己回到了安全之地。

秋也回橫濱市了!居然不告訴他,還來這裡看話劇!

江戶川亂步比短信出現前,更快一步地掏出手機,等待上麵的短信。

——秋也要他破案,承認了異能力的存在。

“什麼?有異能力?”

“我的課外作業是這個?!”

猜錯了的江戶川亂步一陣懊惱,虧他絞儘腦汁地想了幾百字的話劇觀後感,秋也總是能在作業上打他一個猝不及防。

“亂步!”

福澤諭吉喊住要跑掉的黑發少年,結果對方大聲說道:“我去調查凶手!”

福澤諭吉:“???”

很快,救護車來了,抬走了失去脈搏的演員,提前封鎖住劇院的市警在檢查觀眾們的數量和動向,發現少了三人!分彆是登記在案的“麻生秋也”、“蘭堂”、“淺野匠頭”,兩個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一個三十五歲的中年人。

福澤諭吉盯著市警問道:“確定是叫麻生秋也?”

好家夥,有殺氣!

三名市警中的巡邏隊長田村後退半步,緊張起來,“是的,是這個名字。”

福澤諭吉的胸口起伏,在隱忍著怒氣,“我明白了。”

亂步的監護人之前在這裡!現在離開了!

這無視命案、高居VIP觀眾席上看熱鬨的行為——實在稱不上好人。

劇院外。

走了內部通道,安全離開的兩人坐在車內,蘭堂詢問目的地。

麻生秋也苦笑地說道:“我們去晚香堂。”

自己怎麼教訓孩子的,該輪到夏目先生怎麼批評自己了。

“不,在去之前——”麻生秋也像是想到了什麼,“蘭堂,附近哪裡有咖喱店?我們訂一些不同口味的咖喱飯,再讓餐廳的外送人員送給市警的地下拘留所,以市民的身份感謝他們日以夜繼的辛苦工作。”

第一道預防手段。

這個晚上必須讓織田作之助吃到辣咖喱,對方才會樂意幫助福澤諭吉找到江戶川亂步,最後救出以身試險去V組織據點的小家夥。

“還有,我們開車容易暴露蹤跡,讓你的人形異能力出來吧,單獨潛入這個地方——暗中保護亂步,我擔心亂步在救援時間的估測上出差錯。”

第二道預防手段。

麻生秋也在蘭堂的耳邊說出地址,那是一家注冊為造船廠的外包公司,位置靠近附近的商業街,是一棟四層樓的全新建築物。

蘭堂沒有問他原因,全部應下。

“好。”

晚上十點之後。

晚香堂裡,天花板的燈亮著,講堂後,黑板上的字跡已經被擦拭乾淨,留下了一排新寫的字“恭迎夏目先生的大駕光臨”。麻生秋也把外套披在蘭堂的身上,蘭堂橫躺於拚湊的長椅,頭睡在他的膝蓋上,並不在乎睡覺地方的狹窄。

屬於他們不拘一格的浪漫和陪伴。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