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七十六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七十六章

一夜之間,江戶川亂步愉快地套上“異能力者”的身份。

福澤諭吉後麵的話來不及說,對方就腦補得完美了,自己是一個異能力者,家裡人也是,監護人為了讓他的力量不失控,隱瞞了異能力的事情,等他成長到足夠發現異能力的那一天就是他解開“封印”的時候啦!

他是天選之子,掌握超乎常人的才能,命運讓他來拯救這個世界的庸人的!

“哈哈哈——我要保護這些笨蛋大人們,憐愛他們的頭腦,不是他們敵視我、壓迫我,是他們無法理解我的世界啊——”

江戶川亂步破開了阻礙他的視野,望到了更遼闊的異能力世界。

他感覺自己的靈魂得到了升華。

輕盈而快樂。

束縛他的鎖鏈相繼脫開,有人在前方注視著他,引導著他,他是幸福的人。

黑發少年感受了片刻“覺醒”異能力的滿足感,翠綠的眼睛像貓兒般眯起,突然看向通道的一方。卡特琳一身午夜的黑色洋裝,手持時髦的羽毛扇,頭戴紗帽,眼神羨慕而嫉妒地看著江戶川亂步,竟然一眨眼就變成了異能力者?

“姐姐,我是異能力者,不可能跟你走的。”

“……是這樣啊。”

卡特琳不意外亂步看穿了自己,這個少年的智慧達到了“破格”的程度,如果不是異能力,又怎麼解釋人類該如何擁有這樣的才能。

忍了片刻,卡特琳好奇道:“恭喜,成為異能力者是什麼感覺?”

江戶川亂步從口袋裡掏出玻璃珠,是淺藍色的。

他通過玻璃珠去看世界。

五光十色。

“這個世界——真有趣,真好看!由一群無聊的人組成了精彩的故事,而編織故事的那些人在期待著、等待著成長的亂步大人加入。”

劇本組正式添加了一名新成員!

超推理,江戶川亂步!

江戶川亂步放飛自我,去追查劇院背後操控的勢力,坐上田村巡警長的車,主動踩進圈套,而福澤諭吉不得不照著江戶川亂步的劇本,去追查江戶川亂步的下落。為了找到關押亂步的地方,福澤諭吉去警察局附近的地下拘留所,見到了擺在過道處的大量咖喱飯,聞著味道就香噴噴的。

福澤諭吉問了拘留所的人,得到滿臉驕傲地回答:“是市民自發送過來的感謝,能夠讓我們晚上吃到宵夜,我問過店家了,送餐沒有問題。”

福澤諭吉靠看守拘留所的人帶路,見到了織田作之助。

雙肩稚嫩的殺手坐在牢房裡,雙眼無神,一見到他就開口道:“咖喱飯。”

福澤諭吉:“?”

紅發少年如幽魂般說道:“我聞到了濃鬱的咖喱飯香氣。”

福澤諭吉靈機一動:“如果你幫我一件事,我就做主給你一份,外麵有很多。”

紅發少年說道:“真是厲害啊……”

福澤諭吉困惑,對方在說什麼,但是紅發少年沒有再多說。福澤諭吉迫於時間的壓力,沒有精力去深究,連忙詢問V組織最有可能關押亂步的地點。

紅發少年……也就是織田作之助看著他,問道:“不殺人是什麼滋味?”

福澤諭吉愣住,手下意識想要放到空著的腰間,那邊原本有他的佩劍,是他幾十年如一日修煉的武器,幫助他斬殺了無數政府的目標。

“不殺人,很安心。”

“……”

“保護人又是什麼滋味?”

“……有一種自己還有價值,沒有徹底迷失自我吧。”

福澤諭吉無愧於三次元的教育家,即使在這個世界也能傳播正能量。

話音落下,監獄的牢房靜悄悄的。

在這個年底的寒冷季節,就算是犯罪者也想要找尋溫暖的地方,找一個親朋好友喝酒,而不是孤零零地待在牢房裡,度過這個混亂年份的年尾。

對方的藍眸裡浮動著福澤諭吉看不透的情緒,仿佛不再那麼冷漠。

“其實住在這裡挺好的,空調和被褥一應俱全,就是夥食特彆差。我想要逃走,隨時都可以,但是我突然想看到一本書的結局。”

“故事臨近結尾,的主人翁為了妻子和孩子去赴一個危險的約。”

“他是生,是死,我很感興趣。”

“你幫我買一本。”

“我就告訴你想要知道的地址。”

一個殺手不殺人,選擇保護他人之後,究竟會得到怎樣的結局?

織田作之助想從中的保鏢、現實中的福澤諭吉身上看見,因為男主角的身上有對方和自己的影子,仿佛在預告他的未來會走向相似的道路。

突然。

他有些厭倦了殺手的職業。

他想:若是結局很美好,可以考慮嘗試一下其他職業了。

……

福澤諭吉走了。

織田作之助得到了美味的辣咖喱,和一本嶄新的讀本。

他慢慢地研讀,看到了結尾的部分。

一霎那,咖喱飯不香了,他嘴巴沒有味道了,活躍的心思仿佛被一盆水澆滅。

的結局是男主角死亡!

結局全滅!!!

織田作之助忍住心塞,去看“讀者”這位作者書寫的結尾語。他一直認為自己不是天真的人,然而裡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美好部分,讓他對故事產生了向往之情,“隻有男主角活下來,才能稱得上《善哉》嗎?”

“死亡……就一無所有,既不算善,也不算惡,僅僅是人生的一場悲劇。”

“旁人看見徒增傷感,男主角終究是沒有救下妻兒。”

“這把刀,好刀啊。”

放下書,織田作之助無聲地感歎了一下。

所以說——

不想殺人的殺手是悲劇吧、是悲劇吧!錯誤的生存方式促成了最後的結局。

織田作之助繼續吃涼了的咖喱飯,辣椒味再次覆蓋了味蕾。

“啊,活過來了。”

全是糖的人生果然是假的。

……

V組織的據點之內。

“木村瀨明”避開了守衛,提早蹲點,百般無聊地扯自己的頭發。

他扯斷一根,掉在地上,消失,頭上又重新長出一根,這是他最近發明出來的玩法。這具身體是虛假的人類,不存在真正的受傷和流血,然而該有的痛感一應俱全,人啊,隻有死了才會回憶自己的一生,發現一點都不爽。

活著,他當黑蜥蜴的勞力。

死了,他當異能力者手下的社畜,全年無休,隨叫隨到,想著就要哭了。

“‘我’當年為什麼那麼囂張!”

要是沒殺死麻生秋也的父母,他就不會被做成玩具,死後不得安身,哪怕是政府部門最頂尖的社畜也沒有這種待遇吧?

看見福澤諭吉前來救援,“木村瀨明”確定江戶川亂步的安危後,悄悄撤退。

江戶川亂步在他走的瞬間望了過去。

“哼哼。”

被大人保護的感覺。

江戶川亂步渾然忘記自己方才在槍口下的危機,得意地朝福澤諭吉炫耀道:“銀發大叔,和我預計的一樣,不,比我預計的快一點——你來了!”

他得到的是福澤諭吉勃然大怒的回應。

“啪——!”

高興了一個晚上的江戶川亂步,被揍得哇哇大哭,用疼痛感受到“關心”。

大人們太過分了,保護人也要打一頓的嗎?!

不要啊!

他明明是安全的啊!!!

晚香堂,夏目漱石踏入自己的地盤,瞥見那兩個人,再抬頭去看黑板。

“恭迎我的大駕光臨?”

一個在小憩,一個寫完檢討在打瞌睡的人齊齊醒來。

麻生秋也乖乖地上交自己的檢討,而蘭堂支著身體,從秋也的懷裡坐起身,去見秋也認定的未來老師:“這位就是夏目先生?”

夏目漱石的外表是三十多歲的中年人,英倫紳士的打扮,實際年齡不明。

那份容貌端正,不陰邪,隻是看人的目光銳利。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