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七十七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七十七章

事實上,今晚想早點睡覺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江戶川亂步跑回家了。

這個“覺醒”了“異能力”的小鬼推理能力更上一層樓,判斷出麻生秋也和蘭堂搞定了外麵的事情後,他就捂住被打痛的屁股吵著要回去。福澤諭吉又氣又惱,隻好把他背上,免得對方在半路上鬨出什麼事。

“冒昧拜訪,在下福澤諭吉。”

“……歡迎,進來吧。”

打開門,麻生秋也就見到了比動漫中年輕許多歲的福澤諭吉。

居然沒皺紋?

三十多歲的男人硬是像二十多歲的人。

登門見江戶川亂步的監護人,銀發男人的臉色恭謹,眼神冷冽,像刀子一般地紮在麻生秋也的身上。麻生秋也不痛不癢,看向對方身邊的黑發少年,為黑發少年哭紅的眼眶挑眉一秒,隨即發現亂步沒有戴眼鏡,比預想中要好一點。

客廳裡,暖氣讓房間變得舒適溫暖,如同浸泡在名為“家”的熱水裡,讓疲於奔波的銀發男人放鬆了一分,繃直的腰板不再那麼刻意。

“亂步,沒事了,我們旅遊回來了,不會把你丟出去喝西北風的……”麻生秋也強忍著睡意,哄了亂步好一會兒,什麼異能力之類的事情,他暫時不想回答,把亂步交給了蘭堂,“蘭堂,你去給他塗藥。”

江戶川亂步立刻跳起來,“我不要!”

一直在掩藏挨過揍的江戶川亂步,被麻生秋也毫不客氣地拆穿了。

“蘭堂,扒了他的褲子,他的屁股可能腫了。”

“嗯。”

蘭堂借助法國人身高的優勢,輕而易舉地提起了亂步,炸毛的亂步想跑掉,被蘭堂單手圈住了腰,像是抱起一隻鬨騰的小貓咪,帶進了臥室。

“亂步君,乖一點。”

“我不要上藥——我自己來,蘭堂先生QAQ。”

臥室的門輕輕關上,阻絕了亂步變得軟綿綿地抗議聲。

福澤諭吉吃了一驚。

麻生秋也給福澤先生和自己分彆倒了一杯熱水,慰勞對方的辛苦,坐回沙發上,“很難想象吧,亂步不怕我,倒是很聽蘭堂的話。”

福澤諭吉下意識點頭,握緊水杯,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來之前,他是憤怒的,來之後……他是心虛的,自己騙了那個孩子有異能力。

這怎麼當著彆人家長說出來啊。

“沒關係的,從亂步的話裡,我大致知道發生了什麼。”麻生秋也通情達理地說道,“彆看亂步有十四歲了,心性還小著,他知道了有異能力者的事情,自然而然會聯想到家裡的情況,是我小覷了他的中二病。”

福澤諭吉困惑道:“中二病?”

麻生秋也飽含著經曆過的情緒:“就是一種在年少階段的心理變化,比如想要變成動感超人、鹹蛋超人、蝙蝠俠、蜘蛛俠、天使、惡魔之類的情結,簡稱為‘幻想症’,要遭遇下一輪社會的毒打後才能醒過來。”

福澤諭吉不知道動感超人這些東西是什麼,但是聽懂了天使和惡魔。

“亂步有說過自己是‘天皇子’。”

“辛苦了。”

“……”

“不用拿凶神惡煞的目光看我啊,福澤先生,我也隻接管了兩個月,最大的責任在亂步的父母那裡,不過人死不能複生,暫且不說了。”

“秋也先生!你在幫亂步的父母哄騙亂步!”

因為亂步一口一個秋也,連帶著福澤諭吉都這麼直呼對方的名字了。

“亂步需要一個借口。”麻生秋也平靜地目視他,“生長在溫室裡的花朵陡然接到外界的暴風雨,沒有辦法生長,會枯萎的。我最開始認識亂步的時候,並沒有想到會收留對方,我背後的事情已經很麻煩了,根本無暇顧及一個可能會半路夭折的天才,我想讓他去認識更多的人,所以幫他介紹了一些工作。”

福澤諭吉的不滿被掐滅,糾結地說道:“您為何要送他去搬磚和送信?”

麻生秋也說道:“他的頭腦太聰明了,在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前,需要的是不用動腦子和接觸複雜的人際關係的工作。”

說著用心良苦的安排,麻生秋也意味深長地注視著福澤諭吉。

“幸運的是亂步遇到了您,福澤先生。”

“這次的麵試——”

“請問亂步合格了嗎?”

麵試??!

福澤諭吉的瞳孔放大,腦海裡浮現亂步和自己說話的一個片段。

【我和秋也打了賭,麵試成功,我可以回家吃飯,然後秋也答應給我找一個照顧我的搭檔,以及一份我會喜歡的工作!】

“你若是回答另一個答案,我和蘭堂第二天繼續去旅行了。”麻生秋也立刻堵住了福澤諭吉的後路,笑眯眯地說道,“麵試失敗的懲罰,是一周之內,亂步要在外麵自力更生,不能找任何熟人幫忙,以亂步的驕傲是不會否認賭約的。”

福澤諭吉的雙手顫抖,一天求包養,兩天以身試險,一周不得飛上天?

“作為監護人,您在這方麵太隨意了!”

他拒絕接收亂步!

“我有我的苦衷,但凡我適合教育他也不至於會這樣,他需要的是像福澤先生這般心懷大義的強者,您會如一座燈塔,引導他走向正確的方向。”麻生秋也看向臥室的門,仿佛能看見自己的戀人和貓貓,目光繾綣,老婆孩子熱炕頭的生活多美好,再養一隻貓貓,簡直是人生最圓滿的時刻。

這位在福澤諭吉眼中分析力驚人,眼神溫潤的年輕男子說道。

“對不起,我是黑手黨。”

千言萬語。

化作最後的一句無言之語:我不想教壞他。

……

“他走了?”蘭堂出來後問道。

“嗯,留下了電話號碼。”麻生秋也露出得逞地表情,獨來獨往的銀狼想必要有一段適應的過程,才能接受自己變成一個托兒所保父的事實。

真慘。

福澤諭吉接手亂步後,他就能在白天少操一點心了。

“亂步呢?”麻生秋也沒看見調皮搗蛋的家夥。

蘭堂收拾桌子上的水杯,說道:“你們聊得太久,亂步在我們床上睡著了。”

麻生秋也摸著下巴:“我們睡哪裡?”

蘭堂說道:“我不嫌棄亂步君,可是他沒洗澡,我很想把他塞進浴缸裡。”

麻生秋也哈哈大笑,“好啦,看在他麵試成功,以後有一份工作的份上,我們就不要吵醒他了,早上還有一件麻煩事等著我們呢。”

“是你的麻煩。”蘭堂的嘴角翹起,“不打算和亂步解釋了嗎?”

麻生秋也說道:“不就是異能力者嗎?”

蘭堂的眼眸微微睜大。

這語氣!

秋也,你忘掉了你自稱“普通人”的謙虛嗎?

“我不認為亂步比異能力者差,但是他想要,我總要成全他。”麻生秋也沒注意到蘭堂的神色,經過深思熟慮後說道,“我會讓他成長起來,在這段時間內,他完全可以把異能力者們當成自己的同類,不用感覺到孤獨,當他脫離幼稚的階段,自然而然能發現自己不是什麼異能力者。”

蘭堂一針見血道:“我覺得亂步會為了有異能力,死命裝下去。”

不、不愧是養了亂步一段時間的人。

麻生秋也對蘭堂的敏銳歎為觀止,“媽媽”總是能立刻發現孩子的壞毛病。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