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七十九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七十九章

十二月份。

大雪紛飛,今年日本的冬天異常的寒冷。

麻生秋也回憶起來,超過了以往,仿佛城市也在寒冷中凋零凍結。

因為麻生秋也的休假結束,蘭堂幾乎是渾身抖成一團,哆哆嗦嗦地非要跟秋也出門,理由是去入職港口黑手黨。可以讓一位喜愛罷工的法國前·間諜·現·新誕生的異能力者如此積極,不畏寒冷,絕對是真愛了。

麻生秋也看向坐在副駕駛室上的蘭堂,啟動車內暖氣後,擁抱住蘭堂片刻。

蘭堂冷到僵硬的身體逐漸軟化。

麻生秋也低聲道:“這麼冷,等春天再去吧。”

對方用法語清晰地說道:“我要去。”

麻生秋也從未約束過蘭堂的外出,對方是自由的,然而愛情的魔力套牢了這個自由的靈魂,讓法國無拘無束的風停留在了麻生秋也的指尖。

蘭堂用柔軟地唇貼到秋也的臉頰上,印了個吻,融化沾上的風雪。

“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秋也。”

在危機四伏的港口黑手黨之中,麻生秋也無人保護,蘭堂怎能安心地待在家中,等待自己的戀人闖過明槍暗箭、再以疲憊的身軀匆匆回歸。

“嘶哈——好冷——秋也,把空調溫度調高一點,求你了。”

“沒問題,親愛的。”

麻生秋也見他立刻暴露怕冷的本性,無奈地看向儀表盤,車內的溫度需要時間才會上升,就像是愛情也需要時間沉澱下來。

過了大概十分鐘,蘭堂坐直身體,係好安全帶,指揮道:“出發。”

麻生秋也踩下油門,開往港口黑手黨本部。

這一次,他無所畏懼。

來吧。

這個糟糕的時代,糟糕的天氣,他和蘭堂都要在黑暗中汲取養分成長!

……

一個月的時間,港黑首領的麵容衰老了許多。

港口黑手黨的中下層無法敏銳地察覺變化,上層卻戰戰兢兢,恨不得出差去外地,感覺到了Boss的喜怒不定和一種虛弱狀態下的狂暴。

“一群廢物!”

“與造船廠的保護合同作廢?是誰去談判的?!”

“下半年出現的各種紕漏,到現在還無法解決?高瀨會——這種幾年前誕生的組織敢趁機搶奪我的地盤,還擊敗了一個黑手黨小隊?”

“賭/場的經營份額縮小?原因呢!”

在港黑首領的怒斥下,三位乾部低下頭,唯有大佐辯解了一下,“橫濱現在算是半個租界,外國人經營的賭/場背後有軍隊撐腰,我們不敢明麵上去搶奪,而且現在許多日本人崇洋媚外,對新鮮事物更感興趣……”

港黑首領陰蟄的目光陡然落在大佐身上,“閉嘴!”

大佐的呼吸一滯。

曾經還無法清晰地感受到,如今已經很明顯了,港黑是首領大人的一言堂。

首領大人不需要辯解,他要的就是痛快的責罵!

發泄不滿!

發泄橫濱不再受到掌控的憤怒!

西田乾部突然說道:“Boss,麻生君休假結束,今天回來了。”這一招引火能力夠強,港黑首領注意到了為自己賺錢的小金庫,“麻生秋也回來了?養傷了一個月,他倒是舒服,身體比女人還要柔弱嗎!”

大佐內心歎道:從狙/擊槍下撿回一條命,養傷一個月也不過分啊。

另一位八木下乾部快要被罵厭煩了,提供了一條情報:“Boss,準乾部行定渡邊身亡一事還有點蹊蹺,原本是認為他與木村瀨明的死有關,可是我手下有人發現木村瀨明在外活動的蹤跡,這個黑蜥蜴成員似乎沒死。”

港黑首領的理智勉強壓下怒火,問道:“在哪裡發現他的?”

叛徒比任何事都嚴重!

八木下乾部吞吞吐吐地說道:“餐廳,便利店,車站,以及……情趣用品店。”

港黑首領以為聽錯了,眼神放空了一秒,“哪裡?”

八木下乾部冷靜說道:“我的部下收集到了他的購買清單,他買了各種類型的套子和成人用品,大約有十八種以上,據店老板交代,這個人有怪癖,全部自己用了一遍,好用的才會買第二遍。”

此言一出,港黑首領室寂靜下來。

西田乾部嘴角一抽:“令人歎為觀止。”

八木下乾部無所謂道:“成年人的自由,前提他不是港黑的叛徒。”

聽完兩位同事的發言,大佐表示不想發言。

港黑首領確認了木村瀨明的情況,直接下達了處理叛徒的命令。

第二個命令是——“讓秋也君來見我。”

港黑的新人介紹處。

本部的成員對麻生秋也不陌生,見到他帶了新人加入港口黑手黨,也不刁難,按照正常流程地詢問道:“麻生先生,您介紹的是一位外國人,他的國籍如今在哪裡?”“日本。”“會日語嗎?”“會。”“有無犯罪記錄?”“無。”“有無殺人的經驗?”“無。”“在加入港口黑手黨之前,他有無在其他黑道組織任職過?”“無。”“您對他的來曆可以全權擔保,成為他的引路人嗎?”“可以。”

麻生秋也站在蘭堂的身前,成為對方的擔保者。

蘭堂若有所思地看著回答問題的戀人,如果自己背叛了港口黑手黨,秋也同樣會死無葬身之地,這便是“引路人”的責任與信任。

麻生秋也讓蘭堂填寫表格,蘭堂哆嗦著拿起筆,看完後,寫上了自己的信息。

在語言上,他填了日語、法語、英語。

在過去的職業上,他填了自由職業。

在有無特長上,他直接寫下了“有異能力”。

在個人感情上,他……填了單身,按照來之前與秋也說的保密約定。在港口黑手黨內部,他們不會在其他人麵前暴露關係,免得閒言碎語,或者是把麻生秋也和蘭堂當成彼此的弱點,等到關起門來,隨便怎麼玩都可以。

蘭堂忽然發現表格上居然有性取向的填寫地方,驚了。

日本果然也很開放啊。

他偷瞄一眼秋也,發現秋也在和同僚聊天,於是寫下了自己的性取向。

【男女皆可。】

他絕對是亂寫的,給戀情打個掩護而已!

麻生秋也看見表格後:“……”

蘭堂,你當我會覺得是假的嗎?你就是一個有海王潛力的雙性戀!

“不錯。”麻生秋也如同前輩般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光明正大地說道,“蘭堂,這張表格提交上去,你就沒有反悔的餘地,我再一次問你,你願意加入(嫁入)港口黑手黨嗎?”

蘭堂發懵,覺得自己耳鳴一下,聽岔了意思。

不要說的和求婚一樣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