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八十頂有顏色的帽子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八十章

辦公室裡,麻生秋也看著帶回來的貼身保鏢,不知道該說什麼。有一個異能力者保護自己是好事,前提她不是首領大人用來破壞他人感情的!

尾崎紅葉滿臉冷漠,長發落在肩頭上,像極了IF首領宰線裡的泉鏡花。

不,應該說泉鏡花像此刻的尾崎紅葉。

“你……啊,算了,正式打個招呼。”麻生秋也沒有對付小女孩的經驗,卡詞了片刻後找到交流方式,“我是麻生秋也,今年二十二歲,私底下有一個同居的戀人,我的工作內容就是給港口黑手黨賺錢,大部分時間待在本部,不會輕易外出,我們雖然不是初次見麵了,但是很高興認識你,紅葉君。”

尾崎紅葉緊繃的神經鬆下來少許,再三觀察,確定自己暫時是安全的。

“你好。”她言簡意賅。

“看來我們解除了第一個誤會。”麻生秋也隨即說道,“Boss的安排是好意,激勵人的手段有一些……呃,極端,不過我的實力有限,需要你保護,我保證不會強製命令你做任何不喜歡的事情。”

“你說的任何話,我會稟報給Boss。”尾崎紅葉冷冰冰地開口,與其說是威脅,不如說是警告,“麻生君,管好你的嘴。”

麻生秋也立刻投降,哭笑不得道:“請幫我委婉地表達,感激不儘。”

他抬起手,邀請對方坐下。

尾崎紅葉見狀,乖巧地坐到對麵,總算有了一點小女孩的氣息。

麻生秋也問道:“紅葉君,你今年多大?能透露年齡嗎?”

尾崎紅葉回答:“十三歲。”

麻生秋也想到自己和她是同一天生日,這麼說來,下個月她就是十四歲了。

“這麼小就能保護成年人,很厲害啊。”麻生秋也為了不引起她的排斥,溫潤地說道,“我比你大九歲,生日在一月十日,馬上比你大十歲。”

尾崎紅葉一聽兩人有緣的生日,目光微動,也是這一天嗎?

她說道:“不會,你隻比我大九歲。”

說完,她後悔了。

這不泄露了自己的生日月份了嗎?

尾崎紅葉發覺了這個男人的可怕之處,瞪著套自己話的罪魁禍首,而對方仿佛知道她在害怕什麼,忍笑地說道:“當我們沒有聊過這個話題吧。”

尾崎紅葉鬱悶地不想說話。

麻生秋也看待她的目光猶如長輩,不帶侵略性,拉開了年齡的差距。

他舉起雙手:“我先說明一下,我的性取向是男人,最多把你當成女兒……不用瞪我,十四歲以下在我眼中就是幼女,我不會變成幼女控的。”把兩人的關係處理好之後,麻生秋也給她塞了一本,“紅葉君,我的辦公室工作比較枯燥,難為你了,你要是感覺無聊,可以看一看愛情。”

尾崎紅葉本來是要拒絕的,但是聽見是愛情,好奇了起來,以她的生活環境,平時接觸不到這些談情說愛的。

一個小時過去。

如麻生秋也所言,工作是枯燥無聊的,尾崎紅葉開始翻閱起。

辦公室裡的人員出入極少,安靜下來後,出現沙沙作響的翻頁聲和使用電腦的敲擊聲,麻生秋也抽空看了她一眼,引來她的敏銳回視。

他笑了笑,繼續注視著電腦屏幕上的文件信息。

【十三歲啊。】

【紅葉比亂步的年齡小兩個多月,不知道目前有沒有談戀愛?】

【可能有苗頭了吧,首領大人會這麼安排,本就有破壞彆人感情的嫌疑。原著中紅葉與組織成員的私奔事件應該發生在未來三年之內,按照文野的劇情慣例,重要人物的第一場變故通常集中在十四歲或者十五歲的年齡……】

【明年,或者後年?港口黑手黨會有一個成年男人會帶著小女孩私奔?】

【這個男人是蘿莉控吧!】

情報部,掌管這個部門的部長看向自己的得力部下,說道:“貫一君,Boss安排尾崎紅葉去了麻生秋也那邊,充當貼身保護的護衛。”

一名年輕的男子臉色不好看,聞言,黯然了下來。

戰爭時期,日本允許女性十三歲結婚,即使戰爭結束不久,港口黑手黨的首領讓一個小女孩去貼身保護一個容貌俊美、未結婚的成年男人……

“我知道你和紅葉的關係好,也有幫你打掩護,但是你太心急了。”情報部的部長是一個異能力者,但是他對普通人沒有偏見,在這個位置上,他見識到了港口黑手黨九成以上的黑暗,“她是Boss握在手中的一把刀,這把刀可以有感情,卻不可以違背主人的命令,否則她就失去了價值。”

間貫一急促地說道:“我隻是希望她過得好一點,身為強大的異能力者,長大後不用學花魁的那一套去侍奉男人!”

情報部部長不曾嘲笑他,平淡地說道:“你在可憐她?”

間貫一低下頭。

情報部部長說道:“出去吧,早點坐上高位,你才有資格代替麻生秋也。”

間貫一想反駁,可是現實壓迫得他苦澀地離開了。

沒有了其他人後,培養了間貫一的情報部部長嗤笑一聲,翻開一個麻生秋也的情報,看他帶進來的新人的資料。他是繼首領大人之外,第二個清楚地知道麻生秋也的底細的港黑成員,“是他的法國戀人?眼光不錯嘛。”

在這個多事之秋的年尾,港口黑手黨格外的熱鬨。

異能力者是珍稀的。

蘭堂沒有資格見到首領,但是他的資料也是第一時間通報給了上層。

他的審核手續通過得非常快,就像是上麵開綠燈,立刻接納了這個人。與之相對應的是港口黑手黨沒有給他適應黑暗的時間,港口黑手黨的新人測試員帶蘭堂進入封閉的場所後,拿關押的牢犯測試對方的異能力。

麵對折磨彆人的事,蘭堂是反胃的。

他自認比較仁慈,殺人以高效率為主,不會給敵人太多的痛苦,最多是出於對廉價勞動力的需求,自己會製造出一個個人形異能力。

再說了。

人形異能力是人嗎?

不會流血,不會疲憊,心臟時刻跳動,有一顆永動機般的肝和腎。

他欺負工具人,和欺負真實的人是兩碼事啊!

蘭堂的視線移開,沒有焦距地注視著空氣,不去看被金色的亞空間禁錮住身體的階下囚。對方在慘叫,用怨恨的目光看他,咒罵著異能力者,其他人負責拷問這名階下囚的最後一絲利用價值,結局是一聲骨頭脆裂後,對準頭部的槍響。

新人測試員看完蘭堂的表現,馬馬虎虎,膽量比一般的新人要好很多,符合沒有經曆過特殊訓練的背景。他去看手上的資料:“你的身體素質很好,異能力適合輔助戰鬥,把你編入黑手黨的戰鬥小隊沒有問題吧?”

蘭堂拉了拉圍巾,擋住脖頸處的風,回答:“嗯。”

新人測試員又照常說道:“你是由老人帶進來的,他作為你的引路人,你有不懂的地方可以去問他,他有義務為你解答。不排除忘記的可能性,按照港口黑手黨的傳統,你入職後,他會贈送一件貼身物品給你。”

蘭堂似懂非懂道:“貼身物品?”

他的關注重點是這個——是秋也的貼身物品?!

新人測試員沒發現蘭堂的問題哪裡奇怪,當作是正常的好奇心,“嗯,一般而言是給你衣服、手套、領帶之類的東西,再不然就是槍/支、彈/藥。”

蘭堂準備回家去問了,要秋也的禮物!

結束了連番的審核,在場的人都有一點疲倦,並不會因為殺人而興奮。事實上這個世界的大多數人還是正常的,會對鮮血感到懼怕,對殺人感到抑鬱,能天生擺脫這種影響的人不是精神病態就是反人類反社會的存在。

黑色長卷發的法國人說出流利的日語,低低柔柔地問道:“我通過了嗎?”

四周的人看待他的目光裡多出認同和尊敬,異能力者始終是異能力者。新人測試員對他不再嚴厲,和藹道:“是的,歡迎你加入港口黑手黨。”

在這個日本的冬天,蘭堂有了一份新的工作。

——黑手黨。

這一次回家,蘭堂是單獨回去的。

蘭堂在客廳等了半個小時,麻生秋也第二個回來,再後麵是江戶川亂步。

江戶川亂步回來的時候,麻生秋也站在玄關處換鞋子,聽見門口的敲門聲。他轉頭去開門,一身偵探服的黑發少年站在福澤諭吉的身邊,神采奕奕,兩人成為搭檔之後,工作的效率極高,為警察局解決了不少棘手的案件。

“打擾了。”福澤諭吉儘職儘業地把江戶川亂步送回來了。

“要喝一口水嗎?”麻生秋也問道。

“不用。”福澤諭吉離開的背影有一點點解脫,無需負責亂步晚上的生活,代表他可以有一點私人空間,而不是成為全職保父。

家裡,江戶川亂步回來後就癱倒在了沙發上,一副貓貓受累的模樣。

“秋也,我要果汁!”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