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465、第四百六十五頂異國他鄉的環保帽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四百六十五章

奧斯卡·王爾德來了後,憋著一肚子怨念。

可是,當他看到霸占了秋也房子一部分、懶洋洋的阿蒂爾·蘭波後就心生歡喜,這是一位正宗的法國美人!

他在愛爾蘭見過杵著拐杖的蘭波,知曉蘭波跟魏爾倫簽約了燉鴿子出版社,是一對同性戀人,他一度認為魏爾倫太占便宜了,完全是鮮花插在牛糞上。

沒錯,奧斯卡·王爾德喜歡保羅·魏爾倫的詩歌,但是不妨礙他對保羅·魏爾倫的臉有極大的意見。

他覺得對方太醜了,見一次就想吐槽一次。

“蘭波,謝謝你的開門,你的腿好了嗎?”奧斯卡·王爾德把買的花插到花瓶裡,湊上去關心阿蒂爾·蘭波,得到對方的打量。

阿蒂爾·蘭波心道:王秋先生好像很照顧奧斯卡·王爾德?完全是一個英國的毛頭小鬼嘛!

“走路沒問題。”阿蒂爾·蘭波嫌棄他跑過來,“你來做什麼?”阿蒂爾·蘭波對王爾德產生了一絲危機感,這家夥看上去瘦了很多,衣冠楚楚,勉強一表人才,對王秋先生的心思未必正常。

奧斯卡·王爾德喜氣洋洋:“我來保護秋!”

阿蒂爾·蘭波心底不屑,嘴上說道:“你跟王秋先生是什麼關係?”

奧斯卡·王爾德回答:“朋友。”

感覺氣勢弱了,奧斯卡·王爾德試圖占據主場地位:“蘭波,你怎麼老是問我這些誰都知道的問題,我記得你跟魏爾倫的‘關係好’,你怎麼一個人出現,魏爾倫呢?”

阿蒂爾·蘭波不爽:“你提他做什麼?我沒地方住,王秋先生收留了我。”

“這樣啊。”奧斯卡·王爾德大方地說道,“你是我們的出版社簽下的詩人,以後你遇到困難,記得來找我,我會請客!”

阿蒂爾·蘭波的眼睛一冷,感覺對方是在自己麵前表現闊綽。

誰要你的臭錢。

不就是出生在一個好的家庭裡嗎?

阿蒂爾·蘭波目送奧斯卡·王爾德上樓去找王秋先生,手裡的書看不下去,丟到一旁,氣悶不已。相比默默無聞的奧斯卡·王爾德,阿蒂爾·蘭波有容貌、有名氣、有才華,可是他們兩個誰在王秋先生心中分量重,這種事情明眼人一看就知曉。

二樓,奧斯卡·王爾德的笑聲不斷,與麻生秋也說著話,刺激著渴望從麻生秋也這裡得到親情的阿蒂爾·蘭波。

阿蒂爾·蘭波抱膝坐在沙發上,委屈道:“我來就給我冷臉。”

無數次,他夢到火車翻到的那天,自己被黑發男人不顧一切地撲過來,保護在懷裡,抵擋了旅客被甩飛後強大的衝擊力。

他在腿部受傷的情況下無法移動,腿上流著血,情緒崩潰,親眼看到黑發男人為自己著急,努力挽救自己的生命。唯有那個時候的王秋先生是真實的,強勢的,用背著阿蒂爾·蘭波連夜跑去醫院的行為告訴著對方:我不會放棄你,所以你也不要放棄自己。

如果說火車上的王秋先生是冷靜的拯救者,那麼到了醫院裡,這個男人就刷新了阿蒂爾·蘭波的認知,化身成了他的守護者。

各種殺毒消菌,醫護陪床,日日夜夜測量體溫,擔憂發炎,就算是最有錢的貴族也不可能享受到他生病的待遇。

那是從身體到心靈的全部照料。

王秋先生用他能哭泣的溫柔與細致陪他度過了七天的難關。

七天後……

王秋先生就把魏爾倫忽悠了過來,自己跑了!

阿蒂爾·蘭波牙癢癢,恨不得那樣的日子延長下去,儘可能地觸及王秋先生的真心,魏爾倫怎麼就上當了呢?

越聽樓上的聲音,阿蒂爾·蘭波就越羨慕,討厭王爾德。

他凶狠地對樓上“汪”了一聲。

二樓,奧斯卡·王爾德被大型犬類型的犬吠聲嚇了一跳,誤以為自己沒有把門關好,有法國的流浪狗闖了進來,“秋,我下去關門!”

麻生秋也沒有說出猜測,笑著同意了。

為了自保,奧斯卡·王爾德借用對方的手杖,氣勢洶洶地跑下去。

然而,奧斯卡·王爾德在樓下沒有發現狗的身影。

“蘭波,剛才有狗嗎?”

“跑掉了。”

阿蒂爾·蘭波在沙發上翹著腿。

午餐,是麻生秋也下廚做了三人份的食物,奧斯卡·王爾德一如既往的喜歡炫耀自己在愛爾蘭的經曆,凡爾賽到了法國人麵前。

“秋,我不打聽不知道,愛爾蘭的作家也很喜歡你,為你發表聲明的作家裡就有五位女性,兩位男性作家!我的媽媽堅信你是被人汙蔑,在雜誌上幫你罵了那些告你的人,而我在聖三一學院替你做演講,我的同學們都很想見一見你……”

巴拉巴拉的話語不斷。

有王爾德的地方,社交言論要麼被他占據,要麼其他人散開。

阿蒂爾·蘭波忍耐著聽英國佬的聒噪。

麻生秋也習慣了,勸對方多吃一點食物,處於減肥節食階段的王爾德發愁地說道:“我要保持體重,蕭伯納說我不能吃太多肉,容易胖回去,秋,你下次給我做不同口味的沙拉吧。”

麻生秋也溫柔道:“好。”

奧斯卡·王爾德切下一小塊鮮嫩多汁的牛排,放到秋的餐盤裡,三個人的午餐裡就對方沒有準備自己的牛排,“你也多嘗一嘗,在愛爾蘭,你每次沒有食欲卻為我一個人下廚,我也難過。”

麻生秋也收下了王爾德的心意:“好吧。”

阿蒂爾·蘭波的眼珠子都綠了。

王秋先生經常給奧斯卡·王爾德下廚?這是同居了吧!

“你們在愛爾蘭……住一塊?”

“是的。”

奧斯卡·王爾德搶在麻生秋也開口之前,驕傲地說道,“我在學校旁邊的公寓都是秋買下來送給我的。”

“蘭波,你千萬彆說出去。”奧斯卡·王爾德後知後覺,怕新聞媒體抓著這件事欺負王秋,“我們就是正常的同居關係,他教我法語,我教他德語,互相學習對方不會的東西。”

阿蒂爾·蘭波僵硬一笑:“嗯。”

麻生秋也的眼波微動,看出了蘭波壓抑的不悅,然而王爾德對法國美人的態度很好,半點也沒看出蘭波的好感度在飛快下降。

“奧斯卡,再不吃,牛排就要涼了。”

一句“奧斯卡”,證明了王爾德在麻生秋也心中的地位。

阿蒂爾·蘭波豁然抬頭,用目光控訴:【你都沒有喊過我阿蒂爾!】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