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466、第四百六十六頂異國他鄉的環保帽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四百六十六章

快要到晚上,奧斯卡·王爾德背疼不已。

他要麵子,不敢表現出來,怕再次遭到阿蒂爾·蘭波的嘲笑。

麵對奧斯卡·王爾德渴望留下來的眼神,麻生秋也無法厚此薄彼,阿蒂爾·蘭波是沒有地方去住,奧斯卡·王爾德又是身處於異國他鄉,來到陌生國家的不安全感,是每個人都會有的。

“去洗漱吧,我給你準備好了日用品,就放在一樓的房間。”麻生秋也在奧斯卡·王爾德開口之前,未卜先知地說道。

奧斯卡·王爾德內心:“歐耶!”

阿蒂爾·蘭波撅起嘴,在麻生秋也發現之前又拉平了嘴角。

當夜,奧斯卡·王爾德去浴室裡衝澡,臥室裡亮著燈。阿蒂爾·蘭波偷偷潛入對方的房間,沒有動對方的東西,過了片刻就出來了。

奧斯卡·王爾德裹著浴巾出來,絲毫未察覺到異常。

這一個晚上,麻生秋也又掛了一個木牌,為自己進行辟謠。

【我的愛爾蘭朋友來了,他跟蘭波同僚,玩的很開心,今天留下過夜,他們兩個皆住一樓,請不要誤會——秋。】

隔壁鄰居,保羅·魏爾倫頹廢,自己在白天去找過蘭波,蘭波完全不想去他家裡做客,說待在自己家裡就像是一個被人審視的犯人。

保羅·魏爾倫心生怨懟。

在他喜歡蘭波之前,瑪蒂爾達就很瞧不起蘭波,非要蘭波出去住,仿佛這個家庭的男主人連安頓朋友的權利都沒有。

在嶽父母的家中,保羅·魏爾倫感受到了無比的約束和壓抑。

然而,他無法在巴黎買下這樣一棟帶花園的三層房子,巴爾貝斯區域的尼科萊街不算富人區,然而瑪蒂爾達家的這棟房子在這裡絕對是一個有錢人才買得起的房屋。

保羅·魏爾倫的臥室就在妻子的隔壁,與瑪蒂爾達分床睡後,他享受起了孤獨之中彌漫的自由。蘭波就在附近,他不用擔心走遠,瑪蒂爾達就在身邊,他推開門隨時可以見到妻子和兒子。他的心靈忽然安頓了下來,有了創作的想法,腦海裡想著王秋先生家裡是什麼樣的……那三個人在房間裡做什麼……

麻生秋也的房間放了許多盞燈,仿佛不在乎浪費錢,讓玻璃窗有著他坐在書桌前的輪廓,到了晚上九點以後一般會熄滅。

麻生秋也拿起鋼筆,汲取了墨水,在紙上寫了一個日期。

【2006年1月8日……】

後麵的內容,他遲遲沒能在紙上落筆。

一滴墨水暈染開來。

複盤看似是一件容易的事,卻是要把傷心的記憶原原本本的剖開,去回憶自己是怎麼走向死亡的過程。

那一天,是星期日,冬天的天空陰沉,下著雪。

麻生秋也為了籌備生日的事情,回到港口黑手黨本部摸魚,法國那邊迫切想見到自己的態度令他不安,他隻能心驚膽戰地為自己被拆穿謊言做好最後的準備工作。

當時,蘭堂也在,表情似乎沒有任何異樣,陪了他一會兒就去了乾部辦公室,畢竟蘭堂已經從港口黑手黨辭職,正在做交接工作,之後就要回到法國恢複超越者“阿蒂爾·蘭波”的身份……

不對,蘭堂回乾部辦公室的態度有一點著急?

蘭堂在急什麼?

急著回去跟波德萊爾先生稟報,還是從彆人那裡收集線索?

麻生秋也咬緊牙關,強迫進入思考狀態,那人的喜怒哀樂瞬間映入眼簾,從未淡化,仿佛永遠在心中安靜地望著他。法國人灰綠色的眸子就像是霧化的水晶,會在感情迸發之際染上濃豔的金綠色,將這張生來就有憂鬱感的容貌點綴出熱烈瘋狂的一麵。

“我可以確定,他當時見我——沒有生氣。”

法國的異能諜報員早就在日本丟了本職工作,在麻生秋也孜孜不倦地探索下,對方的一舉一動接近於半透明。

“這不是偽裝。”

“肯定是他回到辦公室到走出港口黑手黨的那段時間,有人泄露了我欺騙蘭堂的事情,會是誰?誰這麼缺德?”

“會是波德萊爾先生嗎?”

“不,沒有必要,波德萊爾完全可以等我回法國自投羅網。”

“可是我騙了人的事情,知情者太少了,雨果先生倒是能猜到,可是雨果先生是幫我的人,我家裡的幾個孩子更不可能出賣我,他們沒有這個膽子……那麼,知情者就剩下一個選項了。”

“保羅·魏爾倫。”

“隻有他說出來的話,蘭堂會信,因為我從未出現在他們兩個人的麵前,保羅·魏爾倫估計知道搭檔有沒有寫詩的愛好。”

“蘭堂在那個時候就跟魏爾倫進行電話聯係了?!”

麻生秋也的心臟一痛。

他憎恨愛人和魏爾倫的聯係,卻不得不說下去,“蘭堂跑回彆墅,翻亂了臥室和書房,詩歌散落在地上,說明蘭堂受到了極大的打擊,知道自己不是詩人,失憶前沒有寫過詩歌……”

“蘭堂在愛情中的思維沒有偏離正常人,不屬於劍走偏鋒的類型,所以他的想法應該無比接近正常人的思維……”

“他應該在想,‘這是我的詩歌嗎’、‘我既然沒有寫過詩,為什麼秋也騙我是詩人’、‘我能感覺到這些詩歌殘篇與我的契合’‘秋也不擅長寫詩歌是事實,不可能是他特意為我量身打造的詩歌’所有疑問歸納為一句話‘這些詩歌從何而來——?’”

麻生秋也的目光微微失去焦距。

當初的一個手段,足以弄暈阿蒂爾·蘭波,為自己爭取機會。

這本來就是他預留給自己的辯解地方。

“為什麼蘭堂不信我的解釋?”麻生秋也推導下去,“我跟他在酒吧見麵,親口說了我看到了平行時空的他——這是蘭波的作品——對了,文野世界的蘭波和魏爾倫互換名字,這使得蘭堂會誤以為自己認錯了人,把魏爾倫的作品給了蘭堂——”

麻生秋也猛地敲了一下桌子:“不對!還是不對!”

“這不是主要原因。”

“蘭堂不是那種會對平行時空的人吃醋的類型,好吧,我承認他有的時候會這樣小心眼,但是他總體來說非常溫和。”

“是我做錯了哪一步?導致了酒吧對峙的局麵?”

“就算詩歌不是蘭堂的,也不可能是文野世界的魏爾倫的,蘭堂沒有必要生氣到這種地步!”

作者有話要說:前100名留言的讀者,有慶祝全文破200w字的紅包喲~。

***

9月7日更新奉上。

***

【未完成基礎免疫的14歲內兒童應儘早進行補種。】

補種時掌握以下原則:一、未接種國家免疫規劃疫苗的兒童按疫苗免疫程序進行補種;二、未完成國家免疫規劃疫苗免疫程序規定劑次的兒童,隻需補種未完成的劑次;三、未完成百白破疫苗免疫程序的兒童,3月齡—6歲兒童使用吸附百白破聯合疫苗,7—11歲使用吸附白喉破傷風聯合疫苗,12歲以上兒童使用成人及青少年型吸附白喉破傷風聯合疫苗;四、未完成脊灰疫苗免疫程序的兒童,4歲以下兒童未達到3劑次(含強化免疫等)的應補種完成3劑次。4歲以上兒童未達到4劑次(含強化免疫等)的應補種完成4劑次;五、未完成2劑次麻疹疫苗免疫程序的兒童,應補滿至2劑次。

——總結,圈圈看到好多針啊,嘶,疼。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