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467、第四百六十七頂異國他鄉的環保帽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四百六十七章

奧斯卡·王爾德和阿蒂爾·蘭波在的日子,一陣雞飛狗跳,令麻生秋也通常沒有時間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

不是王爾德上樓找他告狀,就是蘭波在下麵敲鑼打鼓製造混亂。

兩人掐個不停。

王爾德的性格比蘭波軟,又對美少年無法發火,導致他被蘭波欺負得很厲害,隔三差五躲到麻生秋也的書房裡。這麼一來,蘭波就有了理由光明正大來麻生秋也這邊,不是借書就是折騰王爾德,偶爾還偷偷順走麻生秋也常用的鋼筆和墨水。

麻生秋也不得已,白天會去凡爾納先生那邊尋求清靜。

儒勒·凡爾納感同身受:“米歇爾在家裡也是一個鬨騰的孩子。”

“一個個都是不安分的家夥。”麻生秋也吐了一口氣,無精打采地去翻書,依舊是那本快要被他翻破了的《聖安東的誘惑》。

不怕熊孩子頑劣,就怕熊孩子懷裡抱著一枚核/彈頭。

加布裡埃爾·凡爾納就是這樣的存在。

對方占用了主人的身體,體內蘊含著“神秘島”的強大力量,來到法國順利“認親”之後,幾乎所有法國超越者都把他當小孩子對待,把他視作需要好好培養的下一代人。

這個時候,法國的兒童教育和保護工作就要提上課程了。

加布不是正常的兒童,身體是通過異能力回到凡爾納的十四歲狀態,所以他的身體有彆於正常的十四歲少年。

比如說,他少打了許多兒童應該打的預防針。

法國政府直接給加布在醫院裡掛號,安排了預防針,由亞曆山大·大仲馬帶著加布去完成疫苗的接種工作。

大仲馬本來以為是一個很快就結束的過程,打個針而已嘛。

結果,這個過程出乎預料的艱難。

“這是什麼——”

在兒科醫生拿出注射器後,黑發少年四處張望的新鮮感化作了濃濃的緊張,瞳孔不安地盯著那個朝自己走來的醫生,醫生手上的針頭在醫院的冷光燈下閃爍著令人害怕的光芒。

注射器,代表未知的藥物。

長長的針頭,代表會要戳進皮膚裡,會疼。

幾個記憶片段浮現在加布的腦海裡,那是“七個背叛者”在抓捕、誘/拐各國領導者時的畫麵,其中就有給人注射藥物的環節。

“不要!我不要打針!”

醫院的注射室內傳出劇烈的尖叫聲。

路過的病人和家屬被嚇了一跳,抬頭去看,哦,兒科注射室。凡是兒科的地方,此起彼伏的哭泣聲和尖叫就沒有斷絕過。

加布跳下椅子,跟兒科醫生玩起了躲貓貓,而後他被“爸爸”大仲馬給逮住,按回了座位。十四歲的黑發少年活像是七八歲大的兒童,哭得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在大仲馬懷裡不斷掙紮,死活不肯把手臂露出來,“我怕疼——我不要打針——!”

大仲馬教育道:“這是為了你的健康,給你打疫苗。”

加布充耳不聞,驚恐萬分,出生到現在就沒有受過半點傷。

疼痛的滋味,他半點都不想懂!

“哇啊啊啊啊——”加布直接產生了針頭恐懼症,雙眼翻白,被想象出來的巨大疼痛感給支配了。

注射室的地磚全部被撬動,飛了起來,要擋住醫生,被大仲馬用手給拍開,省得誤傷到了醫生。

大仲馬及時捂住加布的雙眼,學著正常家長的反應哄道。

“不疼,不疼,忍一下就過去了。”

“肯定好痛好痛的,我不相信——”加布怕死又怕痛,“爸爸,我的身體很健康,我不用打針啊啊啊!”

大仲馬的額頭流下冷汗。

再這麼下去,加布的異能力容易暴動。

一件小事,愣是讓大仲馬不知道該不該進行下去,哄了又哄,就是沒有辦法關鍵時候很精明的加布騙過去。實在沒有辦法,大仲馬被加布哭得頭疼,忽然想起一個能起作用的人——莫泊桑!

“居伊,你來我這裡一趟,我在巴黎市中心的醫院。”

“啊?好的。”

居伊·德·莫泊桑就這麼被騙了過去。

等到了醫院,一路來到兒童注射室,莫泊桑都弄不明白對方找自己什麼事,見到加布為了打針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忍不住用隨身的手機拍照留念,上下哢嚓幾下,這可是超越者的黑曆史,“這孩子怎麼了?不就是正常的打針嗎?”

醫生把注射器藏到身後,無奈地說道:“他太怕了。”

醫生對大仲馬先生說道:“要不然你抓住他的手臂,撕開袖子,我用最快速度完成注射疫苗的任務?”

大仲馬搖頭:“我擔心他用異能力反抗。”

大仲馬不敢鬆開手,膝蓋上趴著的孩子馬上就會跑掉。

莫泊桑出主意:“這個姿勢最適合打屁股針了。”

加布驚叫一聲,身體如同毛毛蟲般扭動,想要把屁股一起藏起來。大仲馬和莫泊桑齊齊笑出聲,沒有辦法,這個舉動發生在十四歲的少年身上太可愛了,也太慫巴巴了。

“打針很重要,而且他不止需要一針。”大仲馬跟莫泊桑擺出了長輩的和藹姿態,“但是他怕疼,我隻能找你了。”

莫泊桑愣是沒能第一時間弄懂原因:“找我有什麼用?”

他沒養過孩子啊!

大仲馬死死地抓緊加布,“幫個忙,發動你的異能力,分攤加布的疼痛感,我已經被他哭鬨了一個小時的時間。”

莫泊桑:“……”

他的異能力不是這麼用的啊,大仲馬先生!

“加布,這回相信爸爸吧。”大仲馬無意識地用上了父親的身份,實在是對方像個孩子令人操心,“居伊會讓你感覺不到疼痛,乖,伸出手臂,我保證你不會有任何難受的感覺。”

加布噙著淚水,停止了尖叫,弱弱地問:“真的嗎?”

經過醫生和大仲馬的各種解釋,他弄懂了疫苗是什麼,那是可以增強身體抵抗力的東西,有助於他變得健康強壯。

問題是他真的不想受傷。

如果有人代替他承受疼痛,那簡直是完美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