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470、第四百七十頂異國他鄉的環保帽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四百七十章

十月十日,麻生秋也選擇了一個適合出海的好天氣,與巴黎的朋友們告彆,今年不會再來法國了。

一是為了給王爾德過生日。

二是要去英國處理公司業務,製造更多的專利產品。

他沒有把房子留給蘭波居住,毫不懷疑對方會糟蹋自己的房子,不丟垃圾,懶得換洗床單,喜歡跟朋友聚會是小事,他最不想看見的就是保羅·魏爾倫溜進來跟阿蒂爾·蘭波談情說愛。

自己有這麼心胸開闊嗎?

沒有,謝謝!

麻煩蘭波靠這張臉,自己去外麵找一份包吃包住的工作。

“你明年一定要回來,否則我去英國找你。”

阿蒂爾·蘭波為王秋先生提著行李箱上船,戀戀不舍地目送輪船離開,那一身闊綽又瀟灑的大明星打扮讓他登上了巴黎報紙。

看到蘭波的照片,認識對方的人都驚呆了。

這還是那個邋遢的少年?

他們知道蘭波的五官好,眼睛漂亮,但是這些優點統統被對方不講衛生、窮酸隨意的外表打敗了。誰都沒有想過,當王秋給蘭波精心打扮之後,十八歲的大男孩能帥暈全巴黎的女人啊!

保羅·魏爾倫更是被突然上門拜訪的阿蒂爾·蘭波迷得七葷八素,忘記了身邊的妻子,結巴道:“蘭、蘭波,你怎麼變成這樣了?”他下意識伸出手,擦過蘭波的臉頰,指腹抹出了一層脂粉,原來是化妝技術提亮了蘭波的膚色。

“王秋先生讓我去應聘,特意把我打扮成這樣。”阿蒂爾·蘭波大搖大擺地走進來,“你覺得我該應聘哪個行業?”

“蘭波,隻要你保持下去,沒有人能拒絕你。”保羅·魏爾倫給他倒水,阿蒂爾·蘭波當著瑪蒂爾達的麵,狹促地對魏爾倫說道:“我覺得我需要一根香煙。”

“給!”保羅·魏爾倫連忙遞過去。

阿蒂爾·蘭波夾在手指上,腦海中想到的是王秋先生的一舉一動,優雅貴氣的東方人仿佛流淌著上流社會的血液,會賺錢,也懂得花錢,與不同階層的人打交道都顯得輕鬆自在。

對方教導自己坐姿和說話的語氣,抽煙的時候如何夾著一根煙,如何輕輕吐出,表現出男性的得體和性感,這些簡單的知識直接顛覆了阿蒂爾·蘭波對當一個男人的印象。

阿蒂爾·蘭波深深吸了一口香煙,再吐出,灑在魏爾倫臉上。

他得意,囂張,驕傲,又透露出孩子氣的純真。

這張被修飾過美貌的臉衝擊人心。

既是三次元萊昂納多的寫照,也是二次元北歐神明的影射對象!雖然沒有足夠的金錢與力量,但是他在最美的年齡,最才華橫溢的時期,得到了儘情釋放魅力的機會。

“魏爾倫,我要讓法國臣服在我的腳底下!”

“……”

保羅·魏爾倫從癡迷中清醒,噴笑而出。

三兩句話就暴露你的底細了啊,就你的假模假樣水平,連王秋先生都不敢說出這種話。

沒辦法,誰讓蘭波越來越好看了,自己也舍不得反駁。

“蘭波,我們出門去見朋友吧。”

保羅·魏爾倫彈堂而皇之地與阿蒂爾·蘭波舉止親密,摟住了胳膊,瑪蒂爾達眼不見為淨,氣呼呼地上樓,想了片刻,又不甘心地捶打枕頭,“這個該死的蘭波!”

瑪蒂爾達自認是一個平均水準線上的美女,十六歲時迷住了花心風流的保羅·魏爾倫,然而阿蒂爾·蘭波的容貌男女通殺啊!

瑪蒂爾達可悲地發現,男人禍水起來,真沒女人的事。

這家夥憑一個眼神就能勾住魏爾倫!

瑪蒂爾達心目中唯一能蓋過蘭波風姿的人,隻有容貌氣質兼具的王秋先生了,就算是自己見到那人,也經常心跳加速,幽怨自己已經結婚生子,無法以少女含羞待放的模樣見到對方。

王秋先生知識淵博,優雅淡然,對自己和孩子非常關照,抱孩子的姿勢比自己都要熟練幾分。

何況,王秋先生敢於站在莊嚴的法庭上證明清白。

這才是真正稀少的好男人。

瑪蒂爾達越想越難過,恨著不肯分居的魏爾倫,在孩子麵前流淚,嘴裡狠狠地說道:“喬治,你要是長大之後喜歡男人,我就沒有你這個兒子!”

年幼的小喬治吧唧著嘴巴,完全聽不懂媽媽在說什麼。

大人之間的愛情,不是孩子能參與的。

英國,愛爾蘭,奧斯卡·王爾德摟著回來的黑發男人,手臂的力道更緊了一分,恨不得把對方永遠留在視線之中。

奧斯卡·王爾德卻不敢把內心的想法說出來。

因為,他得到的會是拒絕。

“秋。”奧斯卡·王爾德的每個細胞歡欣鼓舞,胸膛緊貼著,貪婪又急切地感受對方低溫的身軀,他的大腦下流地想道:秋會不會感覺到我的溫暖?會不會想要跟活人靠近一些?

麻生秋也說道:“抱夠了?可以鬆手,讓我呼吸一下。”

奧斯卡·王爾德深情道:“我想你,每時每刻都在想你,我好後悔我在聖三一學院念書,沒有辦法陪你往返法國。”

麻生秋也溫柔地看他:“如果每天都見到你,而你無所事事,不去上學,我可能就沒有辦法心平氣和地對待你了。”

奧斯卡·王爾德噎住:“……你比我父母還焦慮。”

麻生秋也閃出了懷抱,理了理西裝,熟練地接過王爾是送來的一支百合花,插到了行李箱的鎖扣上。

“謝謝,你又浪費錢了。”

“同樣的話,我聽膩了,我就是要給你浪費錢!”

奧斯卡·王爾德高傲了一回。

碼頭上,兩人過於醒目,麻生秋也笑著把臭屁的王爾德拉走,一路上愛爾蘭人眼珠子都黏在了麻生秋也身上,走路回頭率百分百,不經意之間,城市的交通速度都緩慢了下來,形成了一種難得的畫麵,所有人陶醉於美的視覺體驗。

麻生秋也放下行禮,被奧斯卡·王爾德邀請去自己家裡吃晚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