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471、第四百七十一頂異國他鄉的環保帽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四百七十一章

蘭波的生日結束後,第二天就是亂步的生日。

麻生秋也把家裡三個孩子的生日牢牢記住,亂步是十月二十一日出生,中也是四月二十九日出生,太宰是六月十九日出生。即使自己無法為他們慶祝,在每年的這些日子裡,他都會默默地說一聲:“祝你又長大了一歲。”

類似“生日快樂”的話,他無法說出來,因為他明白走出陰影是需要時間的,正如他每一次複盤都感覺心裡在絞痛。

他回憶了自己走向死亡的全過程,唯一無法確定自己去了中島敦所在的孤兒院後,拿到【書】,在上麵寫了什麼內容。

他確定自己會寫有利於跟蘭堂重歸於好的願望。

可現實是——他裂開了。

嗯,這不是什麼形容詞,而是一個標準的動詞。

他把準備交給蘭堂回國的道具【殼】,最後留給了保羅·魏爾倫,他把所有對蘭堂的愛,化作了對蘭堂和魏爾倫的詛咒。

擺在他麵前的就三種可能性:一,許願失效;二,【書】按照真名判斷人物,阿蒂爾·蘭波和保羅·魏爾倫互換名字,導致他的許願內容實現在了保羅·魏爾倫身上;三,【書】隻實現了一部分合理的許願內容,其餘的全失敗了。

麻生秋也對此深感絕望,無臉麵對文野世界。

不怕你許願失敗,就怕你許願到了情敵頭上,給殺死自己的情敵送寶物、送人頭、送老婆!

“真特麼活見鬼了。”

胡思亂想地度過了一天,麻生秋也想到自己亂糟糟的感情糾紛,再看到奧斯卡·王爾德那張臉,決定不能讓對方也吃虧。

“奧斯卡,我訂了兩張去蘇格蘭的票,我們去拜訪昆斯伯裡侯爵,感謝他一直以來對我的照顧。”

“什麼?他有照顧你嗎?”

“我在英國能這麼安靜的生活,全靠他的一張嘴了。”

麻生秋也對昆斯伯裡侯爵的態度必須豎起大拇指,這是自己來到這個世界後最佩服的人了,上到王公貴族,下到富商軍官,就沒有昆斯伯裡侯爵不敢噴的人。

昆斯伯裡侯爵的“直男”之名,在英國已經如雷貫耳。

男人,就該身正不怕影子斜!

蘇格蘭低地,德拉姆蘭裡戈城堡裡在舉辦一個小型的生日宴,昆斯伯裡侯爵的第三個兒子阿爾弗萊德·道格拉斯今天生日,年幼的金發兒童有著璀璨的金發和純正的藍眸,肉乎乎的小臉上,有著被眾人形容為天使捏過的下巴。

即便長得無比可愛,阿爾弗萊德·道格拉斯太小了,比他更引人矚目的是六歲左右,能跟隨父母接待客人的侯爵長子。

奧斯卡·王爾德見到弗朗西斯·阿奇博德·道格拉斯的第一眼,對麻生秋也偷偷誇讚道:“真是一個天使般的孩子,有我小時候三分之一的可愛程度了。”

換作奧斯卡·王爾德的哥哥,估計當場要“呸”過去。

就你?

弟弟,你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的大餅臉!

麻生秋也沒見過,所以疑惑地問道:“有嗎?”

奧斯卡·王爾德厚顏無恥:“我家有照片,我可是媽媽的心肝寶貝,小時候穿裙子跟女孩子差不多。”

麻生秋也莞爾,回去一定要看看。

麻生秋也讓奧斯卡·王爾德把禮物遞過去,寫上名字,參與生日宴。宴會上,麻生秋也特意問了王爾德一個充滿深意的問題:“奧斯卡,你覺得侯爵家裡的孩子裡誰最好看?”

奧斯卡·王爾德沒發覺自己的命中“桃花”就在這裡,四處張望之後,不可避免地注意到生日宴的主角——阿爾弗萊德·道格拉斯。這一眼,沒有什麼電流竄過全身,普普通通的打量,最多是包含了對一個兒童的讚美之情。

他眼前一亮,判斷道:“這孩子不長歪,肯定好看。”

麻生秋也故意跟他唱反調:“我覺得是長子。”

奧斯卡·王爾德搖頭:“侯爵的長子是很不錯,麵容一看就是個英俊男人的縮影,未來會是一個女人想嫁的丈夫,但是他不夠‘漂亮’。”為了賣弄自己的知識,他壓低聲音說道,“在英國稱得上好看的人,一定要鼻子高挺,嘴唇適當薄,容貌要精致,又不能淪落為俗氣,就像是秋一樣……”

麻生秋也觸及王爾德呼吸地熱氣,往旁邊走了半步,對年幼的波西示意:“阿爾弗萊德勳爵,來我這邊玩。”

阿爾弗萊德·道格拉斯蹦蹦跳跳地過來,沒有太約束,在家裡他是最受寵愛的孩子,連他父親都懶得管他的行為。

“秋!”阿爾弗萊德·道格拉斯清脆地說道。

麻生秋也抱起他,沉甸甸的,三歲就很有分量了。阿爾弗萊德·道格拉斯給了麻生秋也一個濕漉漉的香吻,印在了臉頰上。

麻生秋也回了一個臉頰吻,能讓在場的人有大半酸了。

麻生秋也說道:“很高興見到你,勳爵。”

阿爾弗萊德·道格拉斯像模像樣地回答:“我也是。”

而後,年幼的波西就如同知道誰是美人一樣,賴在了誰的懷裡,時不時動一動小鼻子,去聞麻生秋也的脖頸:“你為什麼沒有香氣?”麻生秋也巧妙地回答:“這樣你才能記住我。”

阿爾弗萊德·道格拉斯好奇地想要拉扯絲巾,脖子那裡被擋住了,麻生秋也溫柔地說道:“我脖子不好看。”

阿爾弗萊德·道格拉斯說道:“白色的,像天鵝!”

麻生秋也抱著波西又看向了王爾德:“你覺得他怎麼樣?”

阿爾弗萊德·道格拉斯去看挺直胸膛的王爾德。

那脖子,有點粗。

“貓頭鷹。”

三歲小孩用童言無忌打敗了王爾德。

奧斯卡·王爾德灰溜溜地說道:“他不懂得審美。”

麻生秋也笑道:“過來,替我抱一抱他。”待奧斯卡·王爾德抱住了波西之後,麻生秋也說道,“勳爵,如果你喊他一聲叔叔,我就送你一件小禮物。”

阿爾弗萊德·道格拉斯果斷喊道:“叔叔。”

奧斯卡·王爾德:“……”

麻生秋也給了波西一塊黃金打造的懷表,小孩子見多識廣,馬上就收下了,而後,麻生秋也放下了他,他就一溜煙跑去了哥哥們那邊炫耀起來。

奧斯卡·王爾德憂鬱地說道:“秋也,你是在暗示我長得老嗎?”

麻生秋也一副痛心的模樣,“你誤會我了,我是想要說——”在王爾德連忙道歉的時候,他說完後半句,“這是侯爵加的三子,你也是他的長輩,以後我不在了,你要替我送禮物。”

奧斯卡·王爾德怔然:“為什麼要說‘以後你不在了’?”

麻生秋也以見慣了分彆的語氣說道:“就算是戀人、親人、最好的朋友,也無法永遠地陪伴著某一個人。”

“你會長大。”

“而我——會在背後注視著你。”

奧斯卡,波西三歲,請牢牢記住你們之間的年齡差距。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