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472、第四百七十二頂異國他鄉的環保帽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四百七十二章

因為青黴素的推廣,奧斯卡·王爾德名聲大噪。

即將畢業的他,在聖三一學院拿到了全額獎學金和所有能爭取的獎項,不僅如此,他提前就收獲了牛津大學的錄取通知書,成為了今年愛爾蘭最知名的學生!

奧斯卡·王爾德獲得了夢寐以求的名聲,走到哪裡都有人議論自己,親朋好友們為他感到光榮,王爾德的姓氏變得耀眼,甚至有人將他推薦英國女王,給予相關人員專門的受封爵位。不過這些後續的榮耀,要等到青黴素真的名副其實後才能得到。

這些,全是王秋送給他的禮物。

奧斯卡·王爾德比誰都幸福,看得也非常開,哪怕知道自己是掛個名,他也不會糾結於自己沒有付出多少貢獻的問題。

【我才不會跟小說裡斤斤計較的男人一樣,非要證明自己,把彆人送給自己的名譽丟到垃圾桶裡。】

【我啊,喜歡王秋,喜歡他給予的一切。】

【看他為自己努力,為自己謀劃,為自己施展手段——簡直是一種無與倫比的驕傲吧。】

【我是他在歐洲最重要的人。】

【我是他離開法國,在愛爾蘭留下來過年的原因。】

“秋。”

奧斯卡·王爾德早已確認自己的感情。

初戀是最美好的東西,比他曾經追星更真實和羞澀。

在麻生秋也出國的期間,他花費大價錢購買了不少違禁書籍,惡補了許多知識,例如布魯塞爾秘密出版的《主教代理官的風流韻事》,真是令他大長見識,這本書還是蘭波推薦他的。

相比有實踐經驗的蘭波,王爾德就是個雛/雞,與他同齡的學生們談戀愛的時候,他還在絞儘腦汁地想怎麼把王秋從國外拉回來,為多得到對方的一抹笑容而打雞血。

半夜,他偷偷溜進麻生秋也的臥室,隻為了幫對方點燃壁爐,增添室內的溫度,不想讓房間如同冰冷的棺槨。

他注視著壁爐上的火星一點點冒出,搓著手掌心,身上就穿著睡衣,在十月底的夜晚有些單薄。

忽然,床上假寐的麻生秋也說道:“不要冷到自己。”

奧斯卡·王爾德甜蜜道:“隻要秋能感到溫暖,我就不怕冷。”

麻生秋也沒有說話,靜悄悄的,奧斯卡·王爾德卻仿佛能感受到對方的歎息,他走到床邊,低下頭輕輕地說道。

“你對我的好,我無以回報。”

奧斯卡·王爾德心中補充一句:【我把我自己送給你。】

“請務必回報。”

麻生秋也閉著眼睛說出了停止旖旎的話。

“嘠?”

奧斯卡·王爾德的笑容停滯。

“小說,詩歌,戲劇,一切文學作品,我不挑,請送我高質量的回禮,不要妄想把你自己賣給我,我不是人口販子。”

麻生秋也的一番話,使得王爾德灰溜溜地跑了。

禮物。

他暫時拿不出來啊!

十一月天氣降溫,奧斯卡·王爾德領取了畢業證,回到了家,得到哥哥失望的眼神,“你的那位美人朋友去哪裡了?”

奧斯卡·王爾德給了他一對白眼,“他去接一位朋友,很快就回來。”說完,奧斯卡·王爾德對母親喊道,“媽媽,今年聖誕大餐要豐富一點,我爭取把秋留下來過夜!”

王爾德夫人織著聖誕的毛線衣,頭也不抬地說道:“好,聽你的,小夥子,不知道王秋先生喜歡吃什麼?”

奧斯卡·王爾德摸著下巴:“他的胃口不大,但是喜歡口味豐富的食物,最好是他沒有品嘗過的類型。”

而後,奧斯卡·王爾德盯著媽媽的毛線衣,炯炯有神。

“媽媽,織毛線難嗎?”

“我想給秋送一條手工製品當禮物!”

王爾德夫人一聽,用懷疑的目光去看自己的兒子,這個平時聰明伶俐的小夥子,該不會是對東方人入了迷吧?

算了。

她看得出來,王秋先生壓根沒瞧上自己的傻兒子。

維也納世博會結束了,麻生秋也按照約定去接伯莎·金斯基,這位求知若渴的貴族小姐成為了他身邊的一名秘書。

他把伯莎·金斯基安置在英國倫敦的公寓裡。

伯莎·金斯基一身裙裝,對他屈膝,笑道:“老板,這裡環境很不錯,我非常喜歡,謝謝你給我準備的房子。”

麻生秋也溫和道:“金斯基小姐,有任何問題可以發電報給我,你初來倫敦,以熟悉環境和業務為主,等過完冬天,再正式安排你入職,這樣的安排可以接受嗎?”

伯莎·金斯基點頭,一臉慶幸:“完全沒問題,我可以躲開冬季貴族們頻繁又無聊的宴會了。”

麻生秋也莞爾,這又是一個脫離享受、有精神追求的人。

“注意安全。”

交代了一番後,麻生秋也注意到伯莎·金斯基有帶保鏢和仆從來幫忙,放心地離開了公寓。他為她租的是一處高檔公寓,環境很好,距離自己的投資公司隻有兩百米的距離。

麻生秋也在倫敦路上步行,帽簷擋住了部分的眉眼,為臉部輪廓打下朦朧的陰影,然而他的身影已然是倫敦的一道風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