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525、第五百二十五頂複活的環保帽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五百二十五章

在華國,更名為“王秋”的麻生秋也沒有急著回家,而是在路上走走停停,若非他的腸胃不允許他進食難消化的食物,他肯定一頭鑽進了街邊的烤鴨店。google搜索"書名本站名稱"

來到祖國的首都,怎麼能拒絕烤鴨的芬芳。

“烤鴨、涮羊肉、炸醬麵、驢打滾都吃不了。”麻生秋也顧忌著新身體,遺憾地放棄了傳統小吃。

他坐在一家經營多年的粥鋪裡,桌子是簡易的木桌,座椅表麵都快包漿了。雖然這裡遠離高檔餐廳,但是幾塊錢就能吃飽肚子,撫慰了他對錢包的憂慮。

麻生秋也沒有日本人吃飯前說“我開動了”的習慣,然而繃直的腰部,儘量保持齊平的雙肩,讓他注意到自己跟其他食客們不太一樣。

過於恪守禮儀,營造形象,反而是一種問題。

這不行。

我又不是什麼大人物。

論容貌,他都回到了文野世界,這裡遍地是美人。而在華國,他失去了黑發黑眼的亞洲美人光環,融入社會裡,頂多是一個病怏怏的小夥子。

麻生秋也想到自己平民百姓的身份,渾身鬆懈了下來,多年以來,他為了提升自己在他人眼中的形象,學習老師立人設,把自己包裝成了一個大佬。

如今,他不想當什麼大佬,隻想家庭團圓。

他放棄想接下來的步驟,大腦好像長期不思考、如同生鏽了一樣會隱隱作痛。他小心翼翼地吹了一口熱粥,放入嘴裡,味蕾尚未完全複蘇,嘗不出具體的味道,鼻子聞到淡淡的粥香,倒是令人有了一些胃口。

粥鋪裡的老人家居多,牙口不好,都是街坊鄰居,偶爾會有幾個年輕人跑來匆匆解決一頓夥食。

社會太繁忙,人的腳步越來越停留不住。

麻生秋也的心態早已偏離了青年,朝著他不想承認的年齡段滑去,麵對年輕人們報以隨和的態度。

“老板,打包一份皮蛋瘦肉粥!”

一個父母不在家的高中生走進來,點了簡單的晚餐。

他的神色散漫,在等待著店員的打包。這個年齡段的人對明星最感興趣,視線忽略掉了老大爺、老大媽們,有意無意地去看坐在靠裡麵角落裡的黑發男人。

在麻生秋也喝粥的時候,他的眼睛就亮了。

這名高中生一個箭步衝了過去,掏出新買的手機,激動地說道:“我可以跟你合照嗎?”

“現在高中生不會被沒收手機嗎?”麻生秋也瞥過手機,是某某國產品牌的智能機,外觀接近他上輩子的款式,自己以前持有過對應的股份,顯然是增值了。

華國高中生:“……”這人歹毒!

少年翻白眼地說道,“大哥,都什麼年代了,隻有高三那群苦逼的人會這麼慘,我高一,還能玩兩年!”

麻生秋也考驗道:“你們老師沒有布置課後名著的作業嗎?”

少年被帶偏了話題,飛快地說了幾本華國名著的名字,其中還提到了《巴黎聖母院》,一臉嫌棄地說道:“我覺得把《巴黎聖母院》編入語文書裡,是來折磨我們這些年輕人,誰會想看悲劇啊!”

麻生秋也問道:“莎士比亞先生的作品裡麵也有不少悲劇吧,難道你一部歌劇都不喜歡?”

少年驕傲地說道:“沒錢看門票那麼貴的歌劇,大不了我去陪爺爺奶奶看最新的戲劇。”

麻生秋也怔愣,一個不滿十八歲的華國少年,能寧願去看戲劇也不愛看歌劇,說明有根深蒂固的文化意識。

戲劇……這麼傳統嗎?

他年輕的時候更多的是在看世界名著。

“你為什麼要找我拍照?”麻生秋也開玩笑道,“我知道我長得很帥,但是不至於吸引男孩子吧。”

少年大驚失色:“大哥,我看你氣質不凡,不像是個社畜,你有多少年沒看國際新聞了?”

麻生秋也裝作身體不舒服:“我一直在療養呢。”

少年興奮道:“你這張臉可值錢了!”

麻生秋也:“?”

他摸了摸臉,又摸了摸眼角,嗯,沒有皺紋,年輕是他唯一值錢的地方。

他的心底升起了一抹不安。

以他過去黑手黨的身份,日本政府和法國政府都不可能公開他的資料,莎士比亞先生編造的歌劇劇本裡,也是把他性轉後改編得亂七八糟,非熟人認不出來。

以至於他認為自己相當於死去的前代首領,在國外最多是名字被泄露出去,長相容貌處於保密狀態。

六年過去,理論上他的死亡風波停止了,沒人會把他誤認成死去的港口黑手黨首領。

“我的臉……哪裡比較特殊?”

問出這句話的時候,麻生秋也做好了心理準備。

八成是有人賣掉了他的身份信息。

“日元啊!”

少年說出了意外的答案,“你知不知道,有一個日本人和你長得很像,他死後被印上了一千元的日元紙幣,風靡全球,稱史上最好看的紙幣人物,導致國內外流行求婚的時候送日元紙花啊!”

“愛情的象征,黃金屋的贈送者!!”

“我媽都說了,本來因為黃金屋的出現,國際黃金價格暴跌了,就因為他和他老婆又漲了回去,大家覺得黃金屋一輩子都賣不出去了。”

少年打開攝像頭功能,眉開眼笑,想要合照。

“複活這種事情,想想都不可能,大哥,話題扯遠了,讓我們合個照,我要跟女孩子說我碰到了紙幣上的男人!今年肯定財運滾滾!”

“……”

麻生秋也蚌住了。

我、我我我我生前一個混黑的人,死後登上了日元紙幣的人物頭像?被全世界人知道了自己的長相?

那群看不起黑手黨的日本政客,不可能會同意吧?!

這是何等的奇葩——!!!

莫非,外界沒有宣傳他不能見光的職業,隻把他形容成了送法國人黃金屋的日本人?

“你知道……他以前的職業……嗎……”

“知道呀!日本橫濱市的地下龍頭老大,港口黑手黨早就發展成了城市文化,我夢想著去那裡看一眼文豪機場和港口黑手黨總部的幾棟大樓呢!”

“你不覺得這很有問題嗎?”

“沒問題呀,國外混亂歸國外,隻要橫濱市適合旅遊就行了,黑手黨頭子聽上去就很厲害,放在我們國家,百分百會被槍/斃了!”

少年滿臉幻想。

麻生秋也胃痛,單手擋住了對方的手機攝像頭。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