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27章 第五百二十七頂複活的環保帽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五百二十七章

長城。本站名稱

涼風蕭瑟,故人跨越世界重逢。

麻生秋也所在的地方位於山峰之上,爬上來的遊客們較少,大部分人留在旅遊的初始地附近觀光拍照,然而金發蘭波的風采吸引了許多人的目光。

那一眼的所見之人。

是許多老百姓們一輩子都看不到的瀟灑人物,有道是“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他們不知道蘭波是誰,不知道超越者是什麼,可是在這樣的環境之下,有人坐在長城的古建築邊緣,晃著雙腿,看淡危險,無懼生死,便羨慕了無數在繁忙的工作中找不到意義,機械性生活的人。

有的人是為了生活,有的人僅僅是為了活著。

蘭波是前者。

永遠大步前行的前者。

在這個世界,無論哪個“蘭波”皆是出彩的人物,他們身上有著常人沒有的特質。

“快下來。”

麻生秋也的每個細胞湧上了無力之感。

“這位先生,你在說什麼?”

金發藍眸、酷似萊昂納多的阿蒂爾·蘭波歪了歪頭,把陌生人的反應裝得很到位。

“不要做出教壞彆人的危險動作……”

麻生秋也剛說出這句話,後麵就被喇叭聲打斷了。

長城旅遊地的保安看到金發蘭波的動作大驚失色,幾個人拿著大喇叭急忙趕來,邊走邊喊道。

“上麵的外國遊客!”

“金色頭發的外國遊客!”

“請小心安全,保護自身,坐在上麵太危險了!”

“另一名遊客,請你不要刺激他,保持距離!如果方便,請打開攝像頭進行錄像,勸說他下來!”

一連數遍,保安展開了高素質的救援行動,一邊擔心外國遊客的安全,用不同的語言進行喊叫,一邊擔心本國人員的安全,讓對方進行自保性的錄像。

如果發生意外死亡,本國人員可以借助錄像,避免外交糾紛,畢竟誰也不清楚金發青年的身份背景。

麻生秋也心窩子一暖,這就是被國家保護的感覺。

哪怕金發蘭波摔死了。

他也會被華國政府牢牢的保護在身後。

話說——法國政府會給“黑戶”的金發蘭波出頭嗎?

“哎呀,又是這些多管閒事的人。”阿蒂爾·蘭波一臉習以為常,挪了挪屁/股,又換了個更加危險的蹺二郎腿行為,在保安的神經上蹦躂。

麻生秋也看不過眼,上前猛地把人拽到安全地帶。

“啊!”阿蒂爾·蘭波裝作驚呼一聲。

他倒在麻生秋也身上。

沒有男士的香水味,沒有騷/氣的旖旎,麻生秋也隔著衣服,感覺到阿蒂爾·蘭波身具野蠻堅韌的肌肉。這不是一個二十歲的青年,而是一頭曆經風霜的叢林之王。

“好巧。”麻生秋也啞著嗓子,“我也覺得你很熟悉。”

金發蘭波調侃地問道:“是什麼樣的熟悉感?”

麻生秋也說道:“手癢了。”

金發蘭波沒有被恐嚇到,順水推舟地握住了麻生秋也的手,他的手指撩撥地劃過對方的手掌心。

“是這樣的癢嗎?~”

“……”

“此地不宜久留,我先走一步了。”

金發蘭波塞給麻生秋也一張紙條,往後一個跳躍,躲開了趕來的保安的抓捕行為。金發蘭波跟保安作對慣了,身姿矯健地從另一條路跑下山,“彆抓我,我知道錯了,不想被逮去警察局裡說教,拜拜啦!”

保安隊長氣喘籲籲問麻生秋也:“你認識他嗎?”

麻生秋也果斷道:“不認識,一個奇怪的外國流氓,好像背景不凡,你們要小心,我出於好心才把他拽下來。”

保安隊長大怒,拿著警棍說道:“追!”

敢做出這樣違反安全法的事情,必須被拘留一次!

禍水東引。

麻生秋也目送金發蘭波被保安追著跑的畫麵。

爬長城——上來容易,下來難。

等到他們走遠了,麻生秋也打開手心裡的紙條,上麵不是法語,是漢語,不變的是蘭波寫什麼都像狗爬字。

我在燕京最好吃的烤鴨店等你。

“最好吃的……”

麻生秋也忍俊不禁,眼底浮現深思,這個金發蘭波顯然是衝著自己來的,是自己在哪裡暴露了容貌嗎?

來意。

這個要慢慢判斷。

善惡立場。

他沒有從金發蘭波的身上感覺到惡意。

也就是說,金發蘭波對自己有可能是好奇為主。對方再與世隔絕也會知道麻生秋也的死亡案件,一個跟自己的克隆體成為情敵,並且綠了克隆體的人,本體都難以無動於衷。

近代社會針對克隆體和本體的討論源源不絕,金發蘭波對他、蘭堂、保羅·魏爾倫是什麼心思是一個謎。

這方麵,決不能輕易代入三次元或者二點五次元的蘭波性格,文野的社會環境獨特,金發蘭波隻會更加放浪,某個性格麵會被擴大,不知是冷漠麵,還是對自由的在意。

以原著的果戈裡為例子,這個人對自由的看法,簡直有毒。

麻生秋也錘了捶發酸的大腿,從長城原路返回。

“還有一種可能,他早就認識我,之前是在試探我……”麻生秋也把紙條捏緊,不敢隨便丟垃圾桶,他想到了一個至今尚未看到真麵目的家夥:租房的同居者。

合租,外國人?

這些疑點早就勾起了他的警惕。

書能給他身體,不會遮掩身體帶來的影響力,麻生秋也猜測自己複活之前,容貌就進入了某些人的視野。

——他麵臨的風險,在複活前就存在了。

燕京,前門大街,最具備代表性的一家烤鴨總店裡,麻生秋也等了許久,沒有等到金發蘭波的出現。

麻生秋也詫異,隨即臉色驟變罵出了一句:“靠!”

這個家夥在燕京吃出了經驗!

這家烤鴨總店在外界最為出名,傳承了百年曆史,是外國人心中最值得來吃的烤鴨店。但是,在燕京本地人、或者是美食饕餮眼中不是它,比它好吃的地方絕對是有的。

終日打雁,叫雁啄了眼!

他把金發蘭波當作外國人,對方也敢把他戲耍一遍。

麻生秋也匆匆離開,去老巷子裡問燕京本地人:“大爺,哪裡的烤鴨最好吃?”

連續數個人說出了不同的店名,各有各的道理,有的鴨皮脆,有的鴨肉香,有的麵皮和醬料是一絕。

麻生秋也扶額。

麻生秋也直截了當問:“美食饕餮最愛去哪家?”

這回得到了打牌的大爺們笑嗬嗬的答案:“當然是燕王府的私房館!我年輕的時候吃過一回。”“對,那邊下廚的老師傅可是國宴級彆的高手,烤鴨的味道聽說是一絕。”

一個小時後,天色已然黑了下來。

燕京太大,遠超了橫濱市,麻生秋也風塵仆仆來到燕王府的大門前,本來預感自己肯定是被放鴿子了。這種私房菜的地方,老師傅脾氣很大,非親非故,不會願意等客人那麼久。

結果——

他看到了亮著一排燈籠在等自己的燕王府。

燈籠上畫著一片秋葉,枯黃的葉片有著詩意之美。

一刹那,麻生秋也明白過來,自己小覷了金發蘭波的社會關係,對方在燕京不是一個普通的遊客。

麻生秋也莫名有種孩子翅膀硬了的感慨。

真的不一樣。

對方不是那個窮巴巴得要把錢纏在腰上的家夥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