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28章 第五百二十八頂複活的環保帽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五百二十八章

吃完了高大上的私房菜,也改變不了金發蘭波是一個窮鬼的事實,他們夜晚回到了出租屋。本站名稱

麻生秋也坐在不足二十平米的客廳,找出了健胃消食片。金發蘭波一副北京大爺的癱軟姿勢,摸了摸吃飽的肚子,打了個很香的嗝。

麻生秋也目光深深,遞去藥物:“你這些年在華國耳熟目染了很多嘛……”

他想把金發蘭波當超越者對待。

奈何,對方完全沒架子,令他有種無力的感覺。

金發蘭波愉快地磕了健胃消食片,嚼著藥片,“我可是跑遍了華國的人,哪裡有美食,哪裡就有我。”

麻生秋也故意問道:“不吃披薩了?”

金發蘭波說道:“吃呀,隻是不正宗的不好吃!”

金發蘭波的眼中浮現懷念。

“我最喜歡加肉加菠蘿的披薩,有一次去意大利,意大利人聽見我點菠蘿披薩,恨不得趕走我,反正高熱量的食物我都挺喜歡的……”

“不會變胖嗎?”

“你小瞧我的運動量嘍,絕對不會發胖!”

麵對王秋先生的質疑,金發蘭波自豪地宣布自己是一個吃什麼都不會胖的男人。

麻生秋也:“嘖。”

喂披薩的這一招居然廢了。

金發蘭波戲謔:“不過另一個我的確在三十歲後經常變胖,好不容易瘦下來,又反彈了回去。”

麻生秋也心中一動,坐到旁邊,“能說嗎?”

金發蘭波點頭:“沒問題,大不了燒掉出租房。”

麻生秋也:“……賠償金很貴的。”

金發蘭波滿臉無辜:“我已經說了開頭。”

麻生秋也與金發蘭波齊齊笑出聲,好吧,省不了錢,大家都要把自己的痕跡抹去。

此刻,複活後的壓力消失一空。

金發蘭波為麻生秋也帶來了可以說真心話的機會。

麻生秋也開始問話:“蘭波,你的記憶有多少?什麼時候開始知道我的事情?”

金發蘭波答道:“兩個世界之間的聯係挺奇妙的,平行之中又不平行,我在很早的時候……也就是戰爭時期失去父母之後,我就隱約記起了你,想到自己在這個世界還有一個活著的親人。”

“然後,我就去找你了。”金發蘭波把以前亂七八糟的事情一筆略過,“我印象中你叫王秋,應該是華國人,我就乘船去了華國,在華國找不到你後,我也偶爾會去其他國家逛一逛,再返回華國,這裡的人對我還算友好,沒有打算驅逐我。”

麻生秋也蹙眉:“你被官方注意到了?”

金發蘭波點頭,一臉無奈:“躲不過,當時背景敏感,他們對外國人的監視力度太強了。”隨後,他小聲地吐槽,“現在對外國人更加嚴格。”

麻生秋也頭皮發麻,想融入華國不容易啊。

金發蘭波說道:“我認識了一些朋友,幫了點忙後,被監視的情況便好轉了。”

麻生秋也麵露讚許,化被動為主動啊。

他沒忘記思索蘭波話語裡的漏洞:“我承認我對外是叫王秋,容易讓你找錯地方,難道你這麼多年來,忘記了我說過的其他事情?”

金發蘭波心虛地說道:“你最大概率出現在三個國家,英國,法國,華國,我從法國逃跑,自然不會跑回去,而英國又是敵國,我覺得在華國等你的消息比較有用,誰知道你會在日本……”

麻生秋也驀然問道:“你說你記憶不全,為什麼你會知道‘麻生秋也’是‘王秋’?”

金發蘭波說道:“上網一看就明白了。”

麻生秋也的臉皮微微發紅,咬牙道:“在我剛死的時候,官方不可能放任我的照片流傳全網。”

金發蘭波嘿笑地說道:“我是指你、蘭堂、魏爾倫三個人的恩怨糾葛,有獨家情報說一個日本人撬了法國超越者的牆角,愛上了阿蒂爾·蘭波。”

“阿蒂爾·蘭波哦~。”

“這個名字——我簡直如雷貫耳啊!”

“我心想,卷入糾紛的不是我吧?怎麼會有我的名字出現,再一看‘我’被通緝的頭像,我就突然想到了你的紋身、和你討厭‘保羅·魏爾倫’的事情。”

“完美!細節對上了!”

金發蘭波抑揚頓挫,為自己的推理過程鼓掌。

麻生秋也用死亡的目光盯著他。

“不對吧?”

“蘭波,你連前男友都能想起來,會記不清我們相遇後的經過?我自認跟你認識的時間比較長,臨走前說過全部的秘密,這就是你對我的感情?”

“直到我死了,你才發現我在日本?!”

什麼在華國找尋王秋多年,謊言一戳及破!

金發蘭波壓根不是那麼上心的人!

出租房的客廳裡馬上傳出了金發蘭波的辯解聲,各種理由說得斬釘截鐵,恨不得掏出心肝來證明自己對父親的感情。麻生秋也微微磨牙,誇張過頭了,蘭波的本性會渴望親情,但絕對不會被親情束縛住。

簡單來說,這個家夥分明是在華國玩上癮了。

“彆編了,你什麼德行我不知道?”

“……我真不是……”

金發蘭波噎住,無往不勝的那套失敗。

“這就是陰差陽錯吧。”麻生秋也不想糾纏這個問題,這個世界的蘭波不欠他什麼,頂多是鬱悶自己的弄巧成拙,把三角戀上升成了四角戀。

兩個人的故事,為什麼會變成四個人!

金發蘭波沒去戳王秋先生的心窩子,避開魏爾倫的話題,“我後來在夢裡頻繁的夢到你。”

麻生秋也淡然:“沒找心理醫生嗎?”

金發蘭波鼓起腮幫子:“這種私事,我怎麼可能暴露給其他人,我堅信夢裡的經曆是真實發生過的。”

下一秒。

“畢竟在夢裡,我看到了那麼多作品,作品名字全是異能力名字,跟現實對應上了。”

看似感性至極的金發蘭波,時刻露出了理性的一麵,把成年人的世故和年輕人的頑皮切換自如,單是從表麵上來看,麻生秋也都看不透這個蘭波。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