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29章 第五百二十九頂複活的環保帽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五百二十九章

“這花……”

巴黎公社,為(死si)亡的花卉存放室打掃衛生的另一個藍西裝職員發現了山茶花的異樣。google搜索"書名本站名稱"

他走過去查看:“上次是這樣的嗎?”

這算是輪流來的日常工作,非內部的高級職員,不可能接觸到波德萊爾的異能力。他記得以前來看的時候,山茶花是斷開的模樣,也沒有根須。

法國人對花要有較深的了解,一如他們懂得用花來(勾gou)搭對象。斷頭的山茶花,對應著麻生秋也的悲劇,所以每個打掃衛生的人都會看一眼。

舉世聞名的愛情,竟然是如此凋零的。

玻璃器皿裡,“惡之花”凝聚的一支山茶花躺在那裡,細小的根須好似幻覺,花朵與花枝沒有分開,導致職員懷疑有哪位同事挪動了山茶花。

“不會人擅自拚湊它吧?”

藍西裝職員不放心,法國的奇葩很多,超越者的狂熱粉絲更是會為悲劇打抱不平。

他在玻璃器皿下方的金屬台上輸入一串電子密碼,檢查山茶花的申請上報成功,幾秒後,得到通過。

“滴”的一聲。

玻璃器皿緩緩開啟了罩子,香氣越發濃鬱。

“好香啊。”他戴上手套,在攝像頭的麵前拿出工作證,而後動作輕柔地托起山茶花進行檢查。

發現花朵和花枝連在一起,沒有分開,他的臉(色)忽然大變,說道:“該不會是有人黏了膠水?!”

藍西裝職員試圖找到膠水的痕跡,不敢上手去扯。

山茶花任由他打量,裝死中。

香氣越發濃鬱。

藍西裝職員頭有點暈,吸入過多,眼前浮現幻覺,想起出軌後甩了他的前女友。

法國的離婚率位列世界前十,與他們過於開放的(性xing)格有很大的(關guan)係,而一部分夫妻沒有離婚的原因很簡單,你出軌,我也出軌,大家和樂融融。

“我怎麼想起了她,不行……這味道太齁了。”

藍西裝職員把山茶花放回去,捂住鼻子,生怕自己想哭出來,談戀愛誰被綠,誰可憐。

他關上門,急忙出去稟報給波德萊爾先生。

“首領!”

“花卉存放室的山茶花出了問題!”

一下子,夏爾·皮埃爾·波德萊爾坐不住了。聽完屬下描述的畫麵,他悠閒的表情蕩然無存,起身往那邊走去,吩咐道:“把監控室的人喊過來。”

到了麻生秋也死後,山茶花存放的位置,夏爾·皮埃爾·波德萊爾親自上手檢查它。

“沒有膠水,這是怎麼接回去的?”

夏爾·皮埃爾·波德萊爾的手撫弄花枝,宛如描繪美人細致的肌理,全神貫注地感知自己的異能力。

“這根是怎麼回事?”

他用指尖觸碰山茶花的“尾巴”部位。

山茶花一顫,被癢到了。

柔弱無害的根須像是受到巨大的(刺ci)激,根須一甩,繃直成一根針,紮進了波德萊爾的手指上,仿佛在說“弱小的花朵也可以有傷人的辦法”。

夏爾·皮埃爾·波德萊爾的瞳孔緊緊地看著它,無視疼痛感,力道跟蚊子的叮咬感沒有多大區彆。

“山茶花活過來了?”

夏爾·皮埃爾·波德萊爾一瞬間毀掉了監控,用(身shen)體擋住山茶花的反應,他珍惜地看著手裡柔弱倔(強qiang)的花,“斷了頭的花為什麼會動?自我覺醒異能力‘惡之花’開始,從來沒有先例,它對應的是(死si)亡的人……”

“麻生秋也死了,山茶花理論上就(死si)亡了……”

年歲不輕的巴黎公社首領想到了一些很可怕的事情,臉(色)陰晴不定。

忽然,他發現四周的香氣濃鬱得過分,(身shen)體的血液流動速度加快,臉上陣陣發燙。再一看山茶花,花枝柔軟地纏在了他的手指上,汲取著什麼喜愛的營養一般……可是他的血液沒有流出去。

那麼,山茶花汲取的是什麼?

夏爾·皮埃爾·波德萊爾不受控製地想到了過去。

每一個愛過他的、或者受他喜愛過的情人仿佛近在眼前,記憶如同翻頁的照片集,越往前,越是泛著時光的昏黃,如同打上了柔光的濾鏡。

他想到了十五世紀善良的東方舞女。

他還想到了更早、更早的時期,那個二十歲心懷崇敬和狂熱,對維克多·雨果百般追求的自己。

最恨的莫過於他被繼父(強qiang)行送去國外的前夕,他用割/腕/自/(殺sha)的暴烈方式反抗繼父,說要見維克多·雨果一麵,這個人仍然沒有來見他。

他曾經天真地想到,要是他跟維克多·雨果在一起,對方是唯一能幫他擺(脫tuo)繼父監/管的人……

我年輕時有多喜歡你,後來就有多討厭你。

後來,我看開了。

你不是礙於天生的(性xing)取向,對男(性xing)不感興趣——

你隻是不想跟我在一起。

你喜歡善良的、溫柔的、像晨曦一樣舒服的人,所以你願意跟我當朋友,也不願跟我當戀人。

等我們老了,便是一輩子的朋友。

你會笑話我的身材走形,你會對我說哪個女人漂亮,哪個男人過於陰柔,你不再對我避之唯恐不及,你會跟我無話不談,死後也當鄰居……

“啊啊啊!我在想什麼東西?!”

夏爾·皮埃爾·波德萊爾及時打斷了詭異的柔情。

他麵(色)羞惱大過了驚恐。

初戀這種東西,就該跟垃圾一樣塞進焚化爐裡消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