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30章 第五百三十頂複活的環保帽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五百三十章

有了金發蘭波,麻生秋也不用再顧忌太多,累積到了起始資金後,賺錢速度極大提升了。本站名稱

他攜帶一萬塊華國幣,迅速投入股市的世界,不用再辛辛苦苦地打工了。七進七出,他眼光精準,結合當下的社會資料,投資近期會有大漲潛力的股票。

急缺錢的麻生秋也放棄了醫藥行業和服裝行業,以半導體行業、汽車行業、軟件開發行業為主,分析公司的組成結構、開發方向、和對外公布的財務報表,便差不多知道是條搖錢樹還是虧錢樹了。

二零一二年,最火熱的就是這三個板塊的行業。

再具體一點——

汽車行業一定會迎來爆發性的增長!

麻生秋也親身去坐過公交、地鐵、出租車,統計首都上下班高峰期的車流量,估算華國的發展狀況。

配合網絡上的資料,他發現今年全國機動車保有量為1.9億輛,年增長1700輛,遠遠沒有達到極限。在他的記憶裡,上輩子的國家在十年後的機動車保有量為3.72億,差距了近兩億的數值!

在城市、鄉鎮道路越來越好的今天,人民的收入在提升,對交通工具的需求量與日俱增,華國的汽車數量會在接下來的十年裡暴增!

麻生秋也以短線操作為主,結合往上的時事新聞往往可以預判出小漲還是小跌。

謹慎預判性,使得麻生秋也沒有成為股市裡的韭菜,而成為了一根牆頭草,哪邊漲幅安全就倒哪邊,短短幾天,他馬上就攢到了去日本兩人遊的費用。

金發蘭波毫不吃驚,但凡了解過麻生秋也在日本橫濱市的發家史,便會知道對方的炒股能力。

——能看見一國經濟脈絡的男人。

“你打算怎麼去日本?”

金發蘭波詢問王秋先生要如何通過出國審核。

在麻生秋也點開日本自由行頁麵後,慢吞吞地說道:“我沒有犯罪記錄,自然是用正常的遊客渠道。”

金發蘭波大笑:“憑你這張臉,你出不去的!”

他沒泄露與國家的交易,就想看看對方苦惱的模樣,這也是他一點點找回對王秋先生的感情的過程。

“那我就毀了這張臉。”麻生秋也看都沒看對方,忙著查出國申請的流程,乾脆利落地說道,“如此就不會有人認為我是出國找富婆了。”

金發蘭波抗議:“不要啊,那多醜!”

麻生秋也說道:“我是說我,你走自己的渠道吧,我沒有把握把你也送去日本。”

金發蘭波獻出自己的人/皮/麵/具:“看我的!”

麻生秋也斜睨:“身份證呢?”

華國對居民身份的管理相當嚴格。

金發蘭波說道:“彆小瞧了黑市裡的手藝人,這張臉是照著活人的臉製作出來的。”

金發蘭波想到官方的人:“假如你毀容後,發放護照的審核員問你,你是不是想去那邊尋找治療機會……”

麻生秋也對答如流:“對,我就是去找醫院的!”

金發蘭波眨了眨眼,有點不能理解:“那就失敗了呀?你無法出國的原因就是容貌,華國怎麼可能讓你在國外治療好容貌,到時候不回來怎麼辦?”

麻生秋也失笑,轉過椅子說道:“華國不可能拒絕本國的人去尋找治療的機會。”

金發蘭波說道:“不可能嗎?”

麻生秋也對這個國家充滿信心:“對!”

無論金發蘭波在華國停留了多久,對方始終沒有融入這個國家的文化思維裡,抱著外國政府的理念看待這個會用利益審視每個人的世界。

“國家寧願賭自己的子民會回國,也不會拿子民的身體健康,去賭一個不回國的可能性。”

“這事關的是國家的公信力。”

“我相信,沒有人會覺得我願意待在日本一輩子。”

“我——可是響當當的燕京戶口啊!”

麻生秋也說得慷鏘有力,而金發蘭波有一些迷茫,燕京戶口又怎麼樣,他們買不起房啊。

金發蘭波忽略了一個接地氣的社會問題。

這戶口是真的千金難買!

一天後,麻生秋也就要對自己的臉下毒手了,金發蘭波欲言又止,麻生秋也打斷了他的猶豫:“我知道你在華國有熟人,不要為了這點小事求助他人,你的人情留到以後再用!”

金發蘭波聳了聳肩:“我怕你疼。”

麻生秋也說道:“沒事,我連分屍都經曆過。”

金發蘭波嘴角一抽,想到自己幫不上忙,說道:“我去幫你偷麻醉器械。”

麻生秋也的臉色溫和下來:“不用。”

金發蘭波說道:“你買不到的。”

麻生秋也說道:“誰說的?這年頭想變美不容易,變醜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嗎?”

金發蘭波問道:“刀子?”

麻生秋也考慮到毀容方法,頷首:“刀子。”

兩個小時過去。

麻生秋也和金發蘭波來到了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合資醫院前,金發蘭波的額頭流下冷汗,僵硬地去望宣傳廣告:整容醫院給你一張完美的臉。

“我們來……整容醫院進行毀容手術?!”

“對,我精心挑選的地方,保證能把這張臉毀了,之後我們一起問他們要賠償款,揭發這家黑心醫院。”

“……爸爸,做人不能這麼狠啊……”

“不狠一點活不了。”

麻生秋也堅定地踏入了整容醫院的大門。

這位容貌優秀的黑發男人對醫生說出了要求:“麻煩你了,醫生,我覺得我的眼睛太細了,臉頰不夠飽滿,請幫我開個眼角,墊下巴,填充麵部蘋果肌,我這輩子想要換個臉活,止痛劑幫我選擇對身體最無害的那一類,我能忍得了痛……”

“我不想跟某個死去的日本人有同一張臉。”

“我要比他更好看!”

這個理由完美到無可挑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