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32章 第五百三十二頂複活的環保帽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第五百三十二章

出門五個小時後。google搜索"書名本站名稱"

金發蘭波總算抱著電熱水壺回來了。

麻生秋也瞥了他一眼,“你沒有在外麵喝酒嗎?”

金發蘭波笑嘻嘻道:“吃了一頓飯,沒有喝酒,我想著你明天應該會做手術就早點回來了。”

麻生秋也意味深長地說道:“多謝關心。”

麻生秋也的視線落在金發蘭波的鞋子和褲子上,金發蘭波鎮定自若地蹭了蹭腳底的塵土,燕京是一座乾淨的城市,塵土是在另一座城市不小心沾上的。

論厚臉皮,金發蘭波屬於麻生秋也認識的人裡的前列,哪怕被抓包了也不會臉紅。

麻生秋也說道:“去了哪裡?”

金發蘭波打死不承認:“就在燕京本地呀。”

麻生秋也指向他的褲子:“你的牛仔褲有幾處地方褶皺明顯,說明坐了不短的時間。”

金發蘭波應對:“因為我是坐著吃飯的。”

麻生秋也微笑了起來,不需要等明天做手術開唇角,直接滿足了金發蘭波對他笑容的喜歡。

“蘭波,你過來。”

麻生秋也對自己的“大兒子”招手。

金發蘭波放下電熱水壺,走到床邊上,麻生秋也的手閃電般地襲擊對方的胃部。金發蘭波比他更快一步,捉住了自己老父親檢查吃沒有吃飯的手。

金發蘭波認真:“就算是爸爸,也不能占我便宜。”

麻生秋也對他的不要臉有了新認知。

“很好,我可以等著聽你肚子的咕嚕聲。”

“……不會有咕嚕聲的。”

金發蘭波的運動量大,對食物的需求也比常人大。

於是,一個小時後,當金發蘭波麵對送來的十五英寸披薩外賣和肥宅快樂水,他的肚子可恥地出賣了他,發出了好想吃飯的“咕嚕”聲!

金發蘭波無奈地捂住肚子。

麻生秋也靠在床頭,說道:“吃吧,買給你的。”

金發蘭波不肯動。

麻生秋也又說道:“能讓你出一趟遠門,飯都沒有吃就跑回來,是遇到了緊急的事情吧?”

金發蘭波死鴨子嘴硬:“我就是擔心你。”

麻生秋也靜靜地看著他。

擔心?

你高看了你自己。

上個世界依賴他的蘭波都未必這麼有良心。

金發蘭波在王秋先生看穿的視線下敗退,想裝一個好兒子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金發蘭波說道:“如果你不想你的消息走漏,明天早上立刻整容,然後我帶你出國,去哪裡都可以。”

麻生秋也嚴肅地思考自己的未來:“也就是說,我們沒有舉報整容醫院、索要賠償款的時間?”

“對,我們得整容完了再趕緊走。”

“你有渠道?”

“我當然有渠道,不然我怎麼可能自由進出華國。”

“那我們今晚立刻走!”

“今晚……??”

金發蘭波突然被這個轉折驚到了。

“等下。”金發蘭波滿臉懇切,抓著王秋先生的手晃來晃去,“我們還有一些時間,明天再走沒問題,我絕對會傾儘全力地保護你!”

他看過了整容醫生的手術計劃,對王秋先生的“變美”產生了極大的獵奇心理,何況,他並不希望自己“抵觸”的蘭堂這麼快就能找到王秋先生。

蘭堂的黑發綠眼,勾起了金發蘭波的心理陰影。

想要團圓,總要億點點波折才行吧!

當年王秋先生就是這麼破壞另一個“我”的感情!美其名曰,要考驗我們的愛情!

蘭堂休想輕易當我媽!

金發蘭波用出自己最真摯閃亮的表情。

麻生秋也把手抽出,在被單上擦了擦,金發蘭波露受傷的模樣,麻生秋也說道:“要麼實話實說,要麼給我去整理出院的行李箱,二選一。”

金發蘭波嘀咕:“我又哪裡做錯了?”

麻生秋也扶額,“你這個家夥,我是不想讓你欠人情,才寧願選擇合法範圍內的整容方式,你要是有正規的渠道讓我離開華國,我又何必去整容。”

金發蘭波愕然:“我什麼時候說了是正規渠道?”

按照他表現出來的情況,王秋先生應該認為他是非法走私進入華國的才對!

麻生秋也說道:“在你走之後,有官方的人來了。”

金發蘭波的臉色一冷。

一刹那,麻生秋也感受到了心靈上的壓力。

人類麵對大海的風暴,相當於麵對超越者的感覺。

——每個超越者皆是行走的天災。

麻生秋也直視地說道:“我知道我跟你的感情基礎,來源於你夢裡的記憶,而夢與現實有區彆,你在模仿記憶中的行為,試圖跟我拉近關係,我們就像是多年未見的親人,實際上的感情稱不上多麼深厚,你想要找到我——是出於你少年時期強烈的願望。”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