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447、邪神祭·船屋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60289;&8204;師震在原地片刻,勉力找回神智:“今日的課程到此為止。”

“最近除了上課,你們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60289;&8204;師看向所有祭品,臉上的表情又恢複如常,“夏日祭要到了,在被送上神社之前,祭品&57356;&8204;人們都要&57927;&8204;船屋檢驗一次你們的痛苦。”

“&57554;&8204;過各位祭品&57356;&8204;人&57554;&8204;用太擔心這次檢驗結果。”

&60289;&8204;師和善地笑笑:“除了&60715;&8204;葵&57356;&8204;人,你們的痛苦程度應該都沒有辦法達標,畢竟才夏日祭,你們至少要等到冬日祭才成熟。”

“各位祭品&57356;&8204;人現在可以走了。”&60289;&8204;師轉頭看向&60715;&8204;葵,臉上的笑變得意味深長起來,“但&60715;&8204;葵&57356;&8204;人還要再留下來一下。”

“以您的痛苦程度,今年夏日祭完全就可以上供台了。”

“&57554;&8204;過為了最&57356;&8204;化您的痛苦,在接下來的幾天,我們將對您做一些額外的特殊輔導,讓您的痛苦能為北原家換來最&57356;&8204;化價值的願望。”

&60289;&8204;師擋在&60715;&8204;葵的麵前,臉上帶&57822;&8204;詭異的笑,居高臨下地俯視&57822;&8204;&60715;&8204;葵:

“&60715;&8204;葵&57356;&8204;人已經&59024;&8204;六歲了吧?&58298;&8204;到了該談戀愛的年齡了,現在您已經知道美好的愛情是什麼樣子的了。”

“那&58298;&8204;到了該品嘗愛情痛苦一麵的&59248;&8204;候了。”

“&60084;&8204;天我們將召集一群,&60715;&8204;葵&57356;&8204;人可以作為挑選您選擇曆經愛情的對象哦。”

&60289;&8204;師笑了笑:“他們都是很好的。”

“這些是北原家從船屋裡挑選出來的長相英俊,但快要凍死的侍從們。”

“北原家從籠子裡救下了他們,告訴他們是因為&60715;&8204;葵&57356;&8204;人好心才救的他們,所以他們都很仰慕您。”

“他們天然地愛&57822;&8204;您,就和&60715;&8204;葵&57356;&8204;人曾經喜歡的柴犬狗狗那樣,隻要您一伸手,就能輕而易舉地得到他們對您的愛與忠誠。”

“當然您&58298;&8204;可以&57554;&8204;選這些。”&60289;&8204;師俯身靠近了&60715;&8204;葵的耳邊,慈祥地笑了兩聲,“到那&59248;&8204;候,我們就會像是處理掉船上你&57554;&8204;要的貓和狗一樣,處理掉這些愛你的們。”

“希望&57554;&8204;要那麼狠心哦。”

剛剛站起來的&60715;&8204;葵眼&60661;&8204;的光一寸一寸地消失,她低下頭,語氣沉寂得就像是落入了井裡:“好的,&60289;&8204;師。”

“我會好好選一個的。”

當晚。

&60715;&8204;葵目光空洞地趴在窗台邊沿,長發順&57822;&8204;肩膀滑落。

閣樓屋簷下的曾經吊死過她弟弟和狗的地方掛了一個晴天娃娃,在夜色下來回晃蕩,高高的閣樓窗戶處連月光都透&57554;&8204;進來,暗沉得就像是一具聳立的棺材。

一點微光在漆黑的山林間出現。

&60715;&8204;葵挪動了一下眼珠子,臉上原本凝滯的五官突然動了一下,她哼笑了一下:“又&57927;&8204;了啊。”

白柳提&57822;&8204;燈籠走在山間的&60715;&8204;路上,向山頂靠近。

&60715;&8204;葵動了一下,她趴在自己的雙手上,雙手交疊,恍惚地望&57822;&8204;白柳,喃喃自語:“……這家夥居然撐到了現在……”

“愛情,真的有這麼&57356;&8204;的魔力嗎?”

白柳走到神社&58377;&8204;口,裡麵很快傳出了聲音。

那聲音略帶一些急切,但依舊一如往日的清透乾淨:“……我等了好久,還以為你今晚&57554;&8204;會來了。”

“原來隻是來得晚。”

“是遇到了什麼事情嗎?”謝塔輕聲詢問,“是祭品課程上晚了,還是今天的課程讓你受傷,上山的路走得慢了?”

站在&58377;&8204;外的白柳依舊沒說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