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448、邪神祭·船屋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次日。

白柳一行人被帶到了船屋進行檢測,?小葵被留在了北原家。

船屋那邊??接待白柳他們??依舊是禦船。

幾??月不見,這男人又變得陰鬱衰老了不少,縮著??腦袋,臉上??皺紋像是陳皮一樣堆疊,看向白柳他們??眼神就像是某種深海魚類,透著一種渾濁??捕獵意味。

站在白柳旁邊??祭品樣貌整潔,穿著??衣物一看布料就價值不菲,?侍從就不一樣了。

除了和蒼太一樣被大家族挑中??,留下船屋????侍從皆蓬頭垢麵,骨瘦如柴,身上散發住一股濃烈??禽類腥臭,眼神空洞地低著頭跟在祭品後麵,像是一具具行屍走肉。

“過來吧。”禦船招了招手,語氣陰惻惻??,“希望你們??痛苦在讓神滿意之前,先讓我們滿意。”

白柳垂下眼跟在了禦船??後麵,拐了幾??彎之後進入了一間寬敞陰暗??和室內。

室內??正中央??地麵上是兩塊被掏空了??地磚,山石??擺設從地麵下冒出來,最頂端是一盞小而精巧??天平,山石上??石台上放著一麵紅色??木盤,木盤上放了大約十幾根鎏金??半透明絲線。

白柳掃了一眼這些絲線,發現這些絲線和綁在謝塔身上??大小和材質都差不多。

所有??祭品和侍從在這??山石麵前站成幾排,低著頭。

“這就是用來檢測你們這半年以來痛苦是否達標??器具,胡狼天平和痛苦絲線。”禦船背過手站在了天平旁邊,微仰下巴睨視所有人,“這些絲線都是??之前成功獻祭??祭品大人們??痛苦凝結而成??,在夢中至高神??允許下,我們將這些絲線小心翼翼地從神社裡邪神??軀體上剝離下來,用於檢測你們??【痛苦】程度。”

“你們將右手放在天平??這邊,另一邊我們??放上痛苦絲線。”

“胡狼天平可以檢測到你們心中??痛苦,如果你們心中??痛苦比絲線重,天平就??像你們這邊倒去,當然,如果你們??痛苦比這些痛苦絲線輕,天平就??倒向另一邊。”

“按照我們之前??經驗,痛苦程度能重達一根絲線??祭品,就是合格可以獻祭??祭品了。”

禦船斜眼掃了所有祭品一眼:“檢測沒有次序,誰要先來。”

祭品們??臉上都有明顯??不安,下麵輕微地騷動了一????,有??祭品深吸一口氣舉起了手,顫抖地說:“我……來。”

禦船揮了揮手,旁邊有傭人躬身上前將天平挪動到山石下方,用戴著絲絹手套??手謹慎地夾住純銀??鑷子,右手夾住一根痛苦絲線,用左手撐著右手??下端放在了天平??左端。

天平瞬間就倒向了左邊,盤底砸在底座上,發出“啪”??一聲脆響。

蒼太看得咋舌,湊到白柳耳邊小聲說:“這根絲線看起來好重。”

那??祭品看著那根絲線,似乎是覺得自己可以輕易將天平壓到自己這邊,鬆了一口氣,然後他抖著右手放在了天平??右盤上。

天平紋絲不動。

這??祭品臉瞬間就白了。

可以?明顯地看到他開始努力地將手抵在盤子上自己用力下壓,可是就算這??祭品用力到臉都紅了,天平??指針都沒有絲毫地轉動,就像是右盤上根本沒有放上任何東西那樣。

禦船皺眉怒視:“一??重物格??痛苦都沒有,廢物!”

說著他就一腳踹了過去,祭品直接被踹得打了兩??滾,撞到??倒在地上,禦船根本看也不看地轉頭看向傭人:“服侍他??侍從呢?叫他??侍從來檢測!”

傭人跪地低頭:“好??,禦船大人。”

?快這??祭品??侍從被帶了上來,這??侍從幾乎是被折磨到有些遲鈍了,聽到人??聲音都反應不過來,是被傭人摁住手放在天平??右盤上??。

當他??手被放到天平上??時候,天平??指針?輕地晃了一下,向右偏轉了兩格。

禦船??表情瞬間就舒展了:“不錯,兩格,有五分之二??一根絲線痛苦了。”

他看向這??麵容呆滯肮臟??侍從,滿意地點點頭:“從今天開始,你就是祭品大人了。”

“你服侍??祭品就成?你??侍從。”

那??被踹到一旁??祭品聽到禦船??這句話臉上最後一點血色都褪去了,他撲過來抱住禦船??大腿,崩潰地哭鬨著,想要再把手放到天平上去:“禦船大人,求您再讓我試試吧禦船大人!”

禦船熟視無睹:“把他帶到籠子裡,和他??寵物一起關起來。”

傭人低頭:“是。”

兩??傭人將這??哭鬨??祭品拖下去了。

沒過一????傭人回來了,一??傭人跪地向禦船彙報:“在我們將他關到籠子裡不久後,他突然發瘋大哭地將自己??小貓掐死了,然後磕頭求我們再對他做一次檢測,禦船大人,需要再對他做一次檢測嗎?”

禦船冷漠地搖頭:“再讓他痛苦一陣。”

“下一??祭品。”

祭品們都被這??殘酷??開端驚嚇到,上去檢測??祭品一??比一??臉色更白,勉強合格??就劫後餘生地下來,然後神魂不定,蒼太聽到好幾??祭品都在自言自語說怎麼辦,要怎麼樣才能讓自己更痛苦之類??。

檢測了幾十??祭品,沒有一??祭品??手放上天平??時候,天平??偏轉超過了?格。

禦船??臉色越來越不好看,看向祭品??目光也越來越不善:“連一??能達到一根痛苦??祭品都沒有,看來是我們對你們太好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