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450、邪神祭·船屋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與此同?,北原家。

?葵滿臉麻木地脫下了自己身上華麗的衣裳,旁邊的傭人低著頭,輕聲勸告:“?葵大人,您已?挑選?了自己的【王子大人】。”

“要是您在夏日祭前隨便逃跑的話,您的【王子大人】會發生什麼,您應該清楚吧?”

?葵看向窗外那個掛在屋簷下的晴天娃娃,垂眸嗯了一聲。

傭人雙手交疊在身前,鞠躬後退,?葵仿佛凝固一般地站在屋子中央許久許久,?後轉頭趴在了窗戶上,一動不動地,出神地望著神社。

現在已?是夜裡了,???六還沒有回來,據說是被禦船扣在了船屋,北原家主正在大發雷霆,整個北原家都在準備出動,去禦船家交涉祭品的扣留問題。

於是她每晚的樂子——看??六上神社,也就這樣沒有了。

盯著那個神社看了很久,?葵有些倦怠地打了個哈欠,心裡覺得無趣,正想收回目光睡覺,??看到那神社的門突?被推開了一些。

?葵目光驚疑未?地看向那扇被推開一點的門,又在周圍看了看,確?沒有看到??柳之後,她的心臟狂跳了?來。

如果不是她每天每天都在觀察,幾乎發現不了這扇門微弱的差距。

這個住在神社裡的邪神,在沒有痛苦祭品的存在下,邪神蘇醒了過來?!

?葵推開窗左右看了看,在確?隻有左邊的閣樓裡有個已?睡著的傭人的?候,她翻身,熟練地從閣樓側邊爬了下去。

北原家去禦船家交涉最?一個??,在這個期間北原家的人手會比較空,?葵冷靜地想到,隻要她在那之前回來,應該就不會被人發現。

雖?被抓了回來,她畢竟也是從北原家成功外逃過一次的祭品,這種不出大門隻是去一趟神社看一眼的事情,她自認做?來駕輕就熟。

?葵吊在閣樓下方晃蕩兩下,穩穩地跳躍落地,?後往神社的方向跑去。

在她背後的閣樓上,她以為正在沉睡的傭人正沉默地推開窗戶,目送著她向神社跑去。

這個傭人手上拿著一部有線電話,正在湊近聽筒,低聲彙報:“北原?葵正在靠近神社,與這數月的北原??六一樣的行動路徑。”

“家主,還有兩日就到夏日祭了,在這四個月以來我們已?確?祭品北原??六具有喚醒邪神的資質,是否將在今晚檢測北原?葵是否能喚醒邪神後,將已?安排?的逃跑的路徑下放給這兩個祭品?”

“下放吧。”聽筒裡傳來一個嘶啞的中老年男人的聲音,是北原家主,“我們不能將第一的位置讓給禦船家。”

“我們已?陪這兩個祭品演了?半年的戲,是?候讓他們為北原家的饋贈付出名為【痛苦】的代價了。”

“是。”傭人飛快回答,他斜眼看向掛在自己門背麵的【祭品養育計劃】表格,恭敬地請示,“我?向您確認一遍。”

“我們為北原?葵準備的養育計劃是【教育認知偏差】以及【外逃兩次】。”

“去年在禦船家引導的【外逃計劃】中,我們不得不讓北原?葵外逃,在外麵渡過了兩個月的漂流?光,在這期間禦船家有讓自己的人去接觸她,?因為我們不想讓北原?葵處於禦船家的控製下,?以?今年拿到了納稅第一之後,我們強行召回了北原?葵。”

“在召回之後,我們對她進行了【教育認知偏差】培養,折磨她的同?,將這個世界上一切最美?的事物教導給她,讓她以為外麵的世界都是很美?的,激發她的?次外逃欲望。”

“在今晚,我們會安排一條北原?葵的逃跑路徑,並將北原家裡的某位【?人】安排到這條路徑裡,幫助她一?外逃,並且徹底俘獲她的心。”

“在半年後的冬日祭上,我們會讓這位【?人】背叛北原?葵,將她親手綁?送回北原家,即?,她就是最完美的痛苦祭品。”

北原家主沙啞地笑了?來:“用她許的願望一?相當完美。”

傭人遲疑了一下,?後看著【祭品養育計劃】繼續念了下去:

“祭品北原??六,在抵達北原家的第一天就成功地偷竊了神社鑰匙,去到了神社喚醒了邪神,是個一開始就成熟的祭品。”

“在接下來的這四個月裡,北原??六每日都上神社去祭拜,我們一開始以為他是一個虔誠的□□徒,?以給他製?的培育計劃是【瀆神】,也就是讓邪神在他心中信仰隕落崩潰。”

“比如在神社裡折磨他,逼迫他向邪神求救祈禱,?邪神並沒有出來救他,通過這樣方式讓他背棄信仰,達到讓痛苦加深的目的。”

“?很快我們發現北原??六並不是一個虔誠的□□徒。”傭人頗為困惑,“……通過這半年的教導和觀察,我們發現與??說北原??六每日去神社的原因是因為信仰邪神,不如說是在,在……”

北原家主啞聲接上後半句:“——是在調/教邪神,讓邪神反過來為他痛苦,信仰他。”

傭人點頭:“是的,?以我們針對於??六並沒有特彆?的培育計劃,隻是按部就班地準備將他投放到【逃跑計劃】中,半年後看看結果怎麼樣。”

“嘖。”北原家主眯了眯眼睛,“隻是可惜我們沒有禦船家那樣可以度量痛苦的工具,不?就不用等到半年後就能看到結果了。”

“天平和船屋這兩個培育祭品的關鍵道具都被把持在禦船家手裡,我們也不能明著在非祭祀節點打開神社,?以隻能通過遠距離觀測祭品在神社外麵的表現,來看看祭品是否具有喚醒邪神的資質。”

傭人喟歎:“就算這樣,因為邪神對看見他的人的異化影響,我們在觀測的過程中也損失了不少人。”

“不過,從今晚禦船家的搶奪??六的表現來看。”北原家主的發出了某種沉悶乾啞的笑聲,“??六應該是相當痛苦的祭品了。”

傭人躊躇?來:“那家主,既???六已?這麼痛苦了,還要將逃跑路徑下放給??六嗎?”

“放。”北原家主語氣沉鬱,“目前的北原家爭不過禦船家,不放也隻不過是讓禦船家強取豪奪罷了,先放??六出去,等到下半年,北原家完?掌控鹿鳴縣?把他給綁回來。”

“是。”傭人恭順地點頭,“那我馬上安排接應他們逃跑的人。”

山頂,神社。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