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453、邪神祭·船屋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月色普照??地。

黑暗森林裡,從高處的閣樓下外逃的“公主”神誌恍惚地跌倒在下山的小路上。

在她完全地回想起一切的時候,小葵忍?住趴在地上瘋狂乾嘔起來,她死死地扣住地麵,眼淚和胃裡的酸水一起從身體裡被排泄出去。

白六……

白六!!

懦弱又自我懷疑的祭品成??他??掌裡肆意玩弄的道具,因??產生的痛苦隻?過是他用來通??遊戲的消遣。

“小葵!”杏子跪在地上流著淚抱住小葵的頭,她也想起了一切,於是悲泣著,“我可憐的妹妹。”

“嘖。”一聲略顯揶揄的年輕男聲從她們背後傳出,有什麼人正從漆黑的森林裡往外走,皎潔的月色一點一點地落在這個正在走出來的人的臉上,他微笑著,“真是功虧一簣啊,小葵姐姐。”

“都玩到了這一步,差一點就把邪神給獻祭了,?想到……”白六前傾身體,他伸??,輕輕抬起表情一片空白,動彈?得的小葵的下巴,他輕笑著?,“居然還有其他的玩家能將邪神引誘出神社,觸發這種特殊遊戲路徑。”

“太有趣了。”

白六眼眸半闔:“你?,你的痛苦現在能將邪神引誘出神社嗎?”

“如果?能,那我該怎麼辦呢?”

小葵克製?住地發起抖來,她餘光掃到了杏子舉起一塊??石頭,正滿臉絕望地準備狠狠地向白六砸去的杏子:“你這個瘋子,你離小葵遠一點!”

白六彎起嘴角,他的??滑??了寬??的袖子裡,一截黑色的骨鞭若隱若現。

“姐姐?要!”小葵崩潰地叫出聲來,“快跑!”

在石頭即將砸到白六肩背的一瞬間,他頭也?回地從袖口裡抽出一根染血的黑色骨鞭,甩??,抖出,收尾纏繞上杏子的脖頸,將杏子乾脆利落地拖過來,整個過程?過??幾秒鐘,白六腳下的步子都?有挪動一下,就用鞭子纏住杏子的脖頸,將對方拖到了自己麵前。

白六一隻??握住鞭子,將在地上的杏子半提了起來,杏子的腳在地上?停地掙動,雙??緊緊抓住卡在她脖頸上的骨鞭向往外扯,臉都漲得青紫了。

“啊。”白六仿佛才剛剛回想起某件事一樣,恍然??悟地點點頭,“我差點忘了,杏子姐姐現在好像懷孕了。”

他臉上帶著友好的笑意,語氣愉快地詢問小葵:“孕婦窒息多少分鐘,肚子裡的胎兒就會因??缺氧而死來著?”

“我記得好像是,3分鐘?”

白六在?話的過程中,??上勒住杏子的鞭子完全?有鬆?,反倒是提得越來越緊了。

杏子在地上瘋狂地掙動蹬腿,眼瞼上翻,握住鞭子的???始慢慢地下滑,她臉上從青紫變白,對著小葵竭?嘶啞地?出了最後一句話:“……?要因??姐姐的死,而痛苦。”

“痛苦,就是他想要的。”

小葵眼神徹底地渙散?了。

在杏子的??緩緩滑落在地的一瞬間,一根白色的骨鞭從白六的斜後方猛地掃了過來,白六敏銳地鬆?了鞭子,然後側身雙??握住一截,回擋住這根來勢洶洶的白色骨鞭。

黑白兩根鞭子在空中交接,互相錚動,發出清脆的嗡嚀聲。

杏子被鬆?在地的一刹那,她就被小葵衝上去接住了。

杏子捂住胸口,虛弱地倒在小葵懷裡??口??口嗆咳喘氣,感受到杏子的呼吸,小葵一陣後怕,她仿佛是自己死裡逃生般地流下淚來:“活著就好,活著就好!”

白六警覺地看向白色骨鞭被拖回去的方向。

皎潔如水的月色下,有個穿著寬??白色狩衣,長發上係著長紅絲帶的人緩步走出了森林,發帶飄過這人的眼角,這人垂眸,?緊?慢地將鞭子卷回了??上,然後抬起黑色眼睛望向了對麵的白六。

“哇哦。”白六忍?住吹了聲口哨,他挑眉,“穿戴得可真整齊。”

“這可是給即將獻祭的祭品穿戴的裝束,我可?記得我有答應過北原家,要獻祭我自己?”

白柳眸光淺淡地平視著白六:“?是北原家。”

“是禦船家。”

白六一靜。

杏子的驚呼頓時響了起來,她驚異未定地撐起小葵的肩膀直起身子來,望向燃起熊熊??火的山下,?可置信地反問:“這是怎麼回事?!”

“北原家怎麼燒起來了?!”

那燃起熊熊??火的位置赫然就是建造在神社下麵的北原家住宅,??刻就像是有無數火星從空中落下般,憑空燃起了??火,並且以燎原之勢,迅速席卷了整個北原家。

就算是站在山上,也能聽到北原家的仆人驚慌失措的呼喊和慘叫:

“祭壇和神社那邊都燒起來了!”

“家主房室的典藏書畫呢!快用水捂住救出去!”

“祭品們住的閣樓塌了!”

“快停止假山石的暖水供應,引園子中的泉水來救火!”

“怎麼會……”小葵恍然又?可思議地望著山下的這一切,她做夢都希望醜陋肮臟的北原家能被一把??火燒個乾淨,??當這一切真的發生在這眼前的時候,她又覺得如??的?真實。

——就像是神明顯靈,賜予她的美麗夢境。

小葵猛地轉頭看向白柳:“是你放的火?!”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