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509章 喬木私立高中(完)(日+239)下……

首頁 書架 加入書籤 返回目錄

教室裡。

牧四誠還在後排呼呼睡,白柳翻開了草稿本的最後一頁。

最後一頁上畫一個獨一人坐在花壇邊,拿兩支冰激淩的小人,小人低頭,當初小狗線團的出的位置,似乎在等小狗線團再次出,說要吃他手裡的冰激淩。

而這次,他會給它。

白柳合上了草稿本,他的神『色』還是平靜的。

他沒有這段記憶,他記憶裡的出過關於所有黑桃相關的東西都像是被某種東西刻意洗刷過,一點痕跡都沒有殘留下——就像是之前他和謝塔的回憶一樣。

不難猜出這段記憶也被折疊了。

白六還是老樣子,將【錨】下放他周圍,引誘他進入遊戲,雖然最後,他的確也進入了。

——還走了挑戰賽這一步。

“吱呀——”

教室的門被推開了,睡在後排的牧四誠猛地警覺清醒過來,他抬頭從教室鬼鬼祟祟走進來的一個矮小人影,下意識就要甩出利爪。

“等等。”白柳語平靜地說,“帶我們上山的人來了。”

人影走了白柳麵前,是雙目通紅的鮑康樂,他目光陰狠地盯白柳:“你不是喜歡什麼恐怖遊戲嗎?那你敢不敢和我打賭?”

白柳順從地接了下去:“賭什麼?”

“跳下高考湖,做完所有題再上來。”鮑康樂說,“誰先做完就誰贏了。”

“贏的人可以……”

鮑康樂正絞儘腦汁想獎勵呢,他就白柳輕描淡寫地站起身:“好,走吧。”

鮑康樂一愣:“你同意了?”

“我已經同意過一次了。”白柳微笑,“沒必要浪費時間了,走吧。”

山上的高考湖旁。

陸驛站單手舉重劍『插』在地裡,他安靜地站在湖旁邊,垂眸湖裡的己。

湖裡水波『蕩』漾,陸驛站的臉也因此被晃『蕩』得模糊不清,他臉上都是傷,神『色』卻很靜,像是想了很多東西,又像是什麼都沒想。

他的思緒回了六年前,白柳高三的時候失蹤的那段時間。

陸驛站那個時候去找過一次岑不明。

“陸驛站,你當我是什麼?”岑不明抱胸冷笑,“我白柳的退步最多隻能做在實裡不去乾涉他,你要讓我幫他處理好喬木私立高中那些事,要我動用權利幫忙說服這個校留白柳下來繼續念——”

他神『色』冷峻又諷刺:“我不如你寬宏量,白六的衍生物還這麼掏心掏肺……”

岑不明罵人的話在舌尖打了個轉,他在他麵前低頭像是認錯一樣的陸驛站,這句臟話還是被他咽了下去,他冷下聲:“我做不,你可以走了。”

“我也沒辦法完全做。”低頭的陸驛站突然開口,“我會忍不住懷疑他。”

準備轉身離去的岑不明一頓,他又轉了回來,眼睛眯了眯:“什麼意思?”

“我理智上知道他是個無辜的人,但情感上我控製不住先將他置身於……”陸驛站深吸一口,他抬起了頭,麵上帶無奈又苦澀的笑,“我也挺矛盾的。”

“我為了讓他不傷害人,過度地控製他的行動,抑製他的展,這樣的舉動無疑是在剝削他的,讓他環境裡的他傷害沒有反擊能力,我也在懷疑我己,這樣的選擇是的嗎,是公平的嗎?”

陸驛站長長地歎了一口,他後仰頭靠在異端管理局走廊的牆麵上,望花板的眼神有些空茫:

“如果他是一個無辜的人,我這樣做就是在犧牲他。”

“如果他不是,我這樣做就是在養虎為患。”

“有時候我也在想,底怎麼選才是的呢?”

岑不明眉頭一皺,開口就要罵人,陸驛站就像是知道他要罵人一樣,先舉起雙手苦哈哈地投降:“好了好了,我知道你要說我什麼了,優柔寡斷,一旦我開始在兩樣裡麵選的時候,就掉入了白六給我設下的遊戲了。”

陸驛站慢慢地笑了一下:“我想了很久有沒有兩全的辦法,終於想了一個。”

“我準備放手,讓白柳己展了。”

這下輪岑不明怔住了,他眉頭緊皺:“你要乾什麼?”

“等高中畢業之後,我不會再過度乾涉他的生活,讓他按照己的意願來處理己的生活。”陸驛站抬起頭,他直視岑不明,“如果他哪一越線了,我會第一個殺死他的。”

“但他如果沒有,他就會完全像個正常人一樣在地生活下去。”

“為此,我會放鬆白柳的監管。”陸驛站臉上的神『色』變得沉穩,“但同時,我會做好他後手準備。”

“如果白柳有一己選擇進入了遊戲,為了防止他在遊戲裡越線,我需要一個在遊戲裡可以阻止他的存在。”

陸驛站抬眸:“岑不明,我加入你的公會。”

“我會賭上我的命,讓白柳待在安全線內,不讓他贏最後,踏上神殿,見白六。”

“但在的話。”陸驛站突然憨笑撓起頭,“為了讓白柳順利畢業,師弟,你就幫我給喬木私立高中說說嘛,以要收納異端的名義讓他們把湖給填了,把山上給取消了,再順便查查校長和那些玩家老師。”

岑不明:“……”

原來繞了一圈還是在這裡等他呢。

岑不明最終還是答應了,所以後麵喬木私立高中的事情才會處理的那麼輕鬆,高考湖也被填了。

在那之後,陸驛站沒想過己還會第二次見高考湖。

也沒想會第二次和白柳在高考湖這裡遇。

陸驛站的背後傳來腳步聲,他轉頭,臉上帶清朗又熟稔的笑:“你來了啊。”

白柳站在和陸驛站間隔三四米的位置,他臉上沒什麼表情地望麵的陸驛站:“你應該猜我會來了。”

陸驛站向白柳後麵了一眼:“鮑康樂呢?他帶你上來的吧?他人呢?”

“開門之後被牧四誠打暈放在鐵門門口了。”白柳語淡淡,“他的作用也就這點了,畢竟今的主場不是我和你嗎?”

他話音剛落,牧四誠就一個健步從白柳後麵衝了出來,他高舉利爪,飛速地靠近了陸驛站,尖爪直取陸驛站的喉口。

陸驛站迅速提起重劍格擋後退,下一秒,白柳提匕首出在了他身後。

白柳單腳踩在陸驛站的肩膀上,左手拉住陸驛站的後頸將他向後扯去,右手握住的匕首從陸驛站的脖頸上斜向上劃過,拉出一道血線。

觀賞池。

主持人頓時興奮地叫了起來:“這是典型的盜賊和刺客的配合打法!盜賊吸引注意力,刺客偷襲!”

“配合得相當好!逆神掉了三點血量,他隻剩十二點血量了!”

“又一次配合!漂亮!逆神隻剩十點血量,局勢殺手序列相當不妙啊!”

劉佳儀望屏幕裡的白柳,眼神晃動了一下——這是當初牧四誠和劉懷最擅長的配合方式。

“在我們逆神會如何回擊,逆神回擊了!他提起重劍劃線向了牧四誠的左方,沒擊中,是重傷影響了揮嗎?”主持人盯屏幕,很快嘴唇變成了一個目瞪口呆的o形,“等等,家快,這是什麼技能?!”

“牧四誠的左下腳的空間扭曲了,出了一道空間縫隙,這不是隻有黑桃的鞭子才能撕裂出來的空間縫隙嗎?逆神的重劍怎麼也揮出來了!”

遊戲中。

陸驛站神『色』沉,他根本己身上不斷受的攻擊,而是將重劍向那道縫隙裡一拉,將口子撕裂得更了,形成了像是折紙撕開破損一般的規整裂隙。

【係統提示:玩家逆神使用個人技能(世界線重疊)】

【注:該技能每個遊戲隻能使用一次,請慎重選擇使用時機。】

陸驛站向左一劃,裂隙瞬間擴,牧四誠不慎一腳踩了進去,陸驛站瞬間翻轉壓下刀,將上麵扭曲的空間像是疊麵團一樣將表情愕然的牧四誠給迅速疊了進去,還使勁揮舞了兩下重劍,給拍實了。

【係統提示:玩家牧四誠因空間折疊,主動遷移出遊戲地圖,被視作消極遊戲,做退出遊戲處理。】

莫名妙就出在了觀眾席上的牧四誠滿臉:“????”

這什麼幾把情況?!為什麼他退出遊戲了??

觀眾池裡短暫的平靜之後,爆出了熱烈的喝彩,把退出遊戲的牧四誠給嚇了一跳。

主持人緊接激動地解說起來:“是規則技能!逆神身上除了預言技能之,居然還藏了一個空間級的規則技能!”

“兩項規則技能!”

“我誓,從逆神參加聯賽在,我從來沒有見過他在任何一場比賽裡使用過這個技能,這技能很有可能不是他的原有技能,而是他人死前轉交給他的,但我們這個將技能轉交給他的玩家卻一無所知。”

“這簡直太離奇了!”

主持人越說越激動:“這個技能肯定是這賽季之前逆神就有了的,但從季中賽打在,逆神和三十一強隊打了一個輪回,白柳是唯一一個『逼』得他使出了這個技能的玩家。”

“這場決越來越有頭了!”

屏幕內,白柳和陸驛站站在湖兩邊的鑄台上,風從他們兩個人之間寂靜無聲地吹過,一片樹葉落在湖的正中央,暈開水中月的層層暈光,四周的地麵上都是重劍和刀砍出來的一片狼藉,地上全是交錯又深刻的刀痕。

“這就是你之前拚死都要護住牧四誠留在遊戲裡的原因嗎?”陸驛站麵的白柳,他脖子上的傷口還在滴血,臉上卻帶無奈的笑,“我上次救你,讓你我還留有這麼一個殺手鐧,可以隨機將人從遊戲裡遣送出去。”

“留下一個隊員,可以用這個隊員消耗掉我這個技能。”

“你倒是針我做了不少布置啊。”

白柳淺淡地回答:“差不多吧,就和你針我做下的布置一樣。”

月亮終於轉了深藍『色』空的正中央,陸驛站和白柳同時抬眸了湖麵的方一眼。

十八歲傷痕累累的陸驛站,十八歲傷害累累的白柳,他們穿被方砍得襤褸的校服,被夜風吹動衣擺,站在高考湖的兩邊,彼此平靜地峙。

皎潔的月『色』從頂端傾斜下來,落在湖麵上,泛起一層幽暗的銀藍,就像是神明含笑注視的一隻眼。

白柳不偏不倚地和陸驛站視。

陸驛站靜了一下,他忽然很釋然地笑起來,笑得眉眼都彎起來:“白柳,我有沒有說過,你和十八歲的時候差還蠻的。”

——就算是一樣的貌,一樣的裝束,一樣地站在湖邊。

但白柳不再單薄了,他目光平靜地注視陸驛站,明明是一個人站在這裡,但卻好像有很多人站在他身後一樣,有一種絕不後退的攻擊『性』。

“你長了。”陸驛站深吸一口,他將重劍抵在己身旁,然後垂下眼簾,湖麵裡依舊年輕的己,呢喃了一句,“……我老了。”

——我的身後已經一個人都沒有了。

人會因為有所依靠而長,也會因為無所依靠而衰老。

深黃『色』的月亮層層暈開,湖麵裡出了一套桌椅,高考湖的最後一個地圖開啟了。

陸驛站和白柳同時跳了下去。

在落水的一瞬間,他們同時舉起手中的重劍和鞭子,毫不猶豫,毫不留力地衝向方。

神殿。

白六饒有趣味地望麵石塊已經凝結隻剩下一隻右手和半張臉的陸驛站:“你真的要這麼做?”

“這麼做了,你可就沒有退路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